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星河咏》04章(星际ABO,穿越,系统)

什么时候其他两个攻才能上线呢……

03章:http://hongliaohuashu.lofter.com/post/1d510c07_ffa3b26

04章(邃墨,冥迹,玉法,昙楚)

地冥无神论喜欢在做不同事情的时候为自己代入一个新的身份,地狱魔幻师、命运规划主、冥冥之神、血暗源头……到现在的无神论——星际海盗集团绝对的主导者,他游戏人间,无恶不作,偶尔的善举也是别有用心,他又有别于一般的反派,所作所为似乎难以明确目的,或者说目的就是为了高兴。

    这一点,即使是与之相杀了半个世纪的玉逍遥也始终看不明白,他有时更觉得地冥的最终目的就是把他气死,没错,就是盼着他和一种早灭绝的古生物鱼类一样胀成球状,然后气炸而亡。而对此,地冥没有进行反驳。

    黄泉三千系,星际尘埃密集区,目不见物。

    男人用右手撩动着自己的焰色长发,他的五官本就深邃,悬浮框内三维星图的幽绿光芒更是将他的面容营造出一种对比强烈的光影效果,苍白的肌肤,森冷的阴影,像是古地球人类的一支神话中的嗜血贵族,恐怖如斯却又优雅美丽。

他修长苍白的左手虚虚执着一支精细的镀金沾水笔,凌空随意勾画,悬浮框内的图像随之不断挪移着方位,仔细观察便能注意到飞船方向变换和他勾画的动作似乎存在某种联系。每次勾画,飞船的偏转便是巧妙错开了一块近在咫尺即将撞上的陨石。

    航行在如此密集的星际陨石带,不启用智脑计算,而直接手动变轨,简直拿生命在开玩笑。

    玩命的人似乎是觉得这样的游戏太索然无味,终于放下笔,吩咐智脑开启自动驾驶模式。

    男人将右腿架上左膝,慵懒地贴靠着椅背。此时恰逢飞船冲出陨石带,尘埃淡去,灿烂而盛大的星辉稠如酒液,静静流淌在飞船光滑的金属外壳上。男人眼中也映照出斑斓流光,迟来的小礼包,你能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彼端,MT73行星已经近在眼前。

    墨倾池在见到他的一瞬间下意识的怀疑起这个世界的真实性,这位真的是意想不到的熟人——永夜剧作家。

    虽然上辈子只是半面之缘,但墨倾池依旧对这个一身西洋味特立独行的阴谋家记忆犹新,毕竟他记性很好,而且辨识能力也不错。

    “小家伙眼神不错。”地冥浅笑着,蹲下来揉乱了墨倾池的一头软毛,而这个动作让墨倾池寒毛倒竖,生理排斥,他忍不住后退一步躲开了。

地冥像是安抚一只刚被领进家门对一切还很陌生且排斥的幼猫似的,微笑着无视了墨倾池闪躲的动作,抱人站起来,调笑着,“怕生么?”

墨倾池闭口不言,他发现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这个古怪的世界还有三岁稚龄的自己。他看向地冥的面容,这个男人没有戴面具,面部轮廓带着点西洋的深邃意味,他化着极其精巧的妆容,墨倾池目测了一番,单以口脂论最少也抹了三种,手法也各不相同,不然是没办法呈现出这种渐变和光泽感。

实在话,他也是靠这个唇妆确认来人。

地冥坦荡面对墨倾池的打量,嘴角的弧度似乎是宽容的意思,但在墨倾池看来这份平和甚是虚伪,究其原因是在于地冥那双狭长的银灰色眼睛。

那目光里没有温度,阴影之下掩藏着浓重的讥讽,而这股情绪是针对整个世界而来。

“我不喜欢你的眼神,下次我会考虑给你换一双紫色的眼睛,或许会顺眼点。”

轻描淡写的语气好像在说着今天的天气不错,然而内容却是能止小儿夜啼。

墨倾池不知道他又被什么刺激了,他垂下眼帘,决定不予硬碰。同时他在心里思考着,既然这里有永夜剧作家,是不是也表示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地冥无神论作为boss,显然不可能把时间全耗在墨倾池这个09号试验体上,在与墨倾池短暂接触一个小时后他便被人工智脑提醒需要去考察下一个实验项目的进度。

墨倾池被送回房间,卡通形象的机器管家已经把他的晚餐布置妥当,他往小椅子上一坐正,机械手便主动帮他系上了围兜,随后另一只机械手舀起一勺土豆泥送到他嘴边,墨倾池张嘴,也近乎机械化地咀嚼吞咽。

按那些研究人员说法,这种机器管家是针对学龄前儿童研制的,除了基本的保姆技能,最重要的是具有低等的思维辨识能力,可以作为小孩子的替代玩伴,算是大人忙工作的上佳托儿者。而三天前这台机器保姆被送来专门照顾墨倾池的起居,兼职陪他捉迷藏。

墨倾池不喜欢它,每天要完成“探索游戏”什么的实在是太烦了。

“宿主大人为什么不开心啊,说出来开心开心好不好?”

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墨倾池皱起微皱起眉头,机器管家代表脸的屏幕上的“( ^_^ )”变成了“(๑°ㅁ°๑)”随之关切地问,“您被烫到了?”

墨倾池摇头,机械管家继续喂饭。

“你早就知道我认识这个boss?”墨倾池在心里问系统。

“这么说其实并不准确,不是我知道,而是数据库有存档,通过调取档案我可以知道一些权限范围内的资料,而调取档案也是有前提条件存在的,所以你不用问我谁谁谁在不在,在哪里,什么身份了,能说的我一定早透干净了,不能说的不是我不知道就是内容违反系统规定,禁止提及……”

啧……又来了。

墨倾池任系统自由发挥,反正他要说的话是坚决一句不落的,区别是一直说还是分开说,叫停也没用。

他这边被系统捏着耳朵念叨,玉逍遥哪里也是不得安生。

君奉天在会议之后主动给玉逍遥发来了通话请求,接通后却是一句话不说只是开着光脑给玉逍遥直播自己处理公务的场景。

玉逍遥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敢继续无厘头,默默喝水,安静玩个人终端,假装自己不存在。
可到两小时玉逍遥就忍不住了,他给大漠苍鹰发过去一条简讯,让他找准时机救场,这次的暴风雨酝酿的时间破了纪录,他怕自己扛不住后面的惊涛骇浪。大漠苍鹰的回复却只一句“下班时间,不接任务。”

玉逍遥:……

君奉天似乎是终于想起了玉逍遥还在干等着,终于把视线转到了玉逍遥的影像上,“到吃晚饭的时间了,你不饿?”

玉逍遥连忙推拒,“不饿,不饿,奉天要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

君奉天的目光陡然一冰。

玉逍遥立刻低头认错“我错了。”

这句话君奉天听了几十年,不可谓不熟悉,玉逍遥每次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身后有条狐狸尾巴委屈蜷起,低眉顺眼的样子更是好不可怜。

可惜全是装的。

君奉天摆手,“行了,这个套路玩了这麽久不该换了吗?”

话是这么说,眼神却不由软了些。

玉逍遥陪着笑脸,“招数管用就好,不论新旧。”

他和君奉天自小一起长大,对对方可能比对自己了解还要透彻,君奉天面冷心热,看着十分不好说话,实际上耳根子软极了,就是捱不住人求,当然,这一点因人而异。

“说回正事。”君奉天十指交叉,撑着下巴,“这次会议内容你听了多少?”

“那两个议员的废话没听,关于‘曙日边线’翻修建设的听的七七八八。”玉逍遥把脚架上桌面,伸了个懒腰再窝回椅背,“我们可能要成为有史以来第一批任期未满就要失业的边线守将。”

“曙日边线”是星联最重要的防御工事,他抵御的对象却并非星联内臭名昭著的星际海盗团伙,事实上,近半个世纪以来出生新一代人类所接触的信息来源中除了少数几个民办新闻会报道,并没有任何官方报道会多提及这一类外太空生命体 ——虫族。

有关它们的记载是星际时代史料中最为沉重和血腥的一个章节,星联甚至将这部分历史禁止编入小学教材,直到初中历史书上才会进行初步讲解,而这故事至今也是没个源头。

没头是因为人类至今无法对它们的来源有个确切的解释,这些前所未见的巨型怪物在星河纪元十七世纪末突然在宇宙一角显露行迹,还没等人类对这一崭新的生命体命名,随即它们便像是遮天蔽日的蝗虫般入侵了彼时还未统一的星际各国,所经之处不管是人类、动物、植物都会被吞噬一空,普通民们的反抗是无力的,绝大多数虫族的外壳坚硬无比,要掀开它们的甲壳最少也需要二类激光炮攻击,但这种大杀伤类武器往往只被允许在军事上,虫族的口器虽然还不能发射炮弹,但喷射的剧毒毒液以及丝网也是相当棘手的生化武器,首次袭击导致的伤亡可想而知。更为可怕的是虫族的繁衍极其迅速,只要有足够的营养补给,母虫几乎可以无限制的产卵,孵化过程也只在几周到一个月间。所以等到虫潮进行完第一波,虫族数目就达到了惊人的高度,对比葬身虫腹的众多可怜生命和满目疮痍被洗劫一空的星球土地,这些嗷嗷叫的虫子是如此触目惊心。

为了对抗虫族,人类的武器研发走向了极端,而人类生来具有的精神力也是其中一个研究方向。虫潮爆发五十七年,星际已知可供生存的星系损失超过三成,虫族活跃区比照一开始扩张了七倍有余,第一台机甲就在这样存亡时刻被研发出来,由于条件限制下,能运用的只有精神力C级以上的人,而要达到作战标准,却需要达到B级,大部分的beta都不符合这个前提,仅依靠为数不多的aphla又无法扭转败局。

在这个情况下,omega的角色开始改变,纤细柔软的omega开始走出家庭束缚,科研、劳作、参军,在各自岗位中发光发热,纷乱的环境容易造就巨大变革,属性平权的思想浪潮在战争年代强势席卷辽阔的星河系,当然,这已经是另一个章节的内容了。

两百年前,也是虫潮爆发一个世纪有余,人们付出相当惨痛的代价终于把虫族隔绝在以羊子系为中心的十几个小型星系外,同年星河联盟成立,“曙日边线”开始建设。为了确保虫族不会再次入侵,这里的驻军占了星联军队的五成,且设立了两名四星上将负责。

时至今日,“曙日边线”已经成功把虫族所在的星系包的密不透风,可以说防御网在一日,虫族就不可能逃出来,这也是为什么玉逍遥会说他和君奉天面临失业的原因,如果防线真的固若金汤,继续在这些鸟不拉屎的偏僻星球上驻军显然浪费,两名四星上将更是多余,搞不好还要进行一波裁军。

那么,军庭和议会再也不是势均力敌了。

但也不一定全是坏事,况且失业云云还只是玉逍遥的玩笑话,其实光是要确定“曙日边线”的实际性能就要至少耗费几十年去一再测试,减军裁军更是没个百八十年是不会提上日程的,。
君奉天淡淡道,“失业先不管,该你做的工作你又做了多少?”

“什么?”玉逍遥不解。

“昊法系的武器装备确实该更新换代了,你既然帮我提出来了,想必也不介意帮我写报告给议会直接请求补给吧?”

“我有个问题。”玉逍遥苦着脸,弱弱地问,“要是他们不拨呢?”

君奉天眼皮一掀,“那是你的问题,我只管东西最后有没有送到昊法系的补给站。”

玉逍遥刚要出口的“可是”因为闪灭的影像原路咽回了肚子,君奉天又掐断了通话。

玉逍遥抱头哀嚎,脖子上的神谕体贴地化出一只机械臂膀拖来抽纸,顺便安慰地拍了拍玉逍遥的背。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