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恶魔法则》·中(ooc ,微西幻 ,邃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乐乎不让发,一个个敏感词试实在伤不起……

已经没有脾气了……
请走评论微博链接,真的是没办法了。
连吻都没有也禁!!!

《恶魔法则》·中(ooc,邃墨)

墨倾池是在两天后再次见到邃无端的,他们都作为目击者被传唤到警局做笔录,为了避免麻烦,墨倾池并没有拒绝配合。

两个人并排坐在办公桌前,对面是留着络腮胡,五十岁左右的老警官,墨倾池注意到他满是血丝的眼球和憔悴的脸色,这件无头案估计让他在内的至少一个专案小组连续运转了四十八小时以上。

在警官埋头浏览一叠文件的时候,邃无端偷偷扯了扯墨倾池的袖子,看得出来,他有些担心,墨倾池用手指点了两下他的手背,并没有看向他。

“两位,一天前凌晨三点五十分,市中心的蓝河酒吧附近发生了一件极其恶劣的枪杀事件,被害人是酒吧内的一名调酒师。”老警官双手相扣放在桌面上抵住了下巴,表情严肃,“而据调查你们当晚都曾出现在酒吧内,一位匿名的出租车司机提供信息,案发当时他看见了你们两个和被害人在酒吧门口,好像起了争执。”

他将一份文件摊开在两人面前,上面是一张照片,正是那个死了的调酒师,只不过这是他死后的照片,本来俊俏的面容因为青灰的面色和浑身的血迹而显出十足的惊悚感。

墨倾池的眉毛挑了一下,他看向邃无端,意料之中地看到了他一脸的苦瓜相,和隐藏在下面的些许歉意。

“Sir,我承认我见过这个男人,而且也和他有些许摩擦。”墨倾池率先开口说,“但他的死不关我的事。”

太过理直气壮的语气也太过冷漠无情,老警官的眼光锐利,但并没有明显的表现,他问,“我能问是什么矛盾吗?”

“这个……”墨倾池沉吟了会,他指着邃无端,“因为他。”

邃无端左顾右盼,分不清墨倾池这是什么套路。
“抱歉,我需要详细一点的说辞。”老警官皱起眉头,好像觉得这情况有些胡闹。

“那是间Gay吧,能待到下半夜还不走的也就只有一个目的,恰好我看上了他,那位调酒师也正好对他有意思,后来我搭讪成功,但临时有事先离开了,那位调酒师想撬我墙角,但还是没得手。”

“但案发当时你们三个都出现在酒吧门口,你能提供怎样的合理说法证明他的死与你们无关。”老警官显然不接受这样说法。

墨倾池有气无力地说道,“查案是你们的工作,而不是让每个公民去自己证明他无罪。”他顿了顿,似乎是察觉语气不对而稍稍提气说,“你可以再问清楚那名目击者看见我们三个出现在酒吧门口是几点,十二点半我就离开了酒吧去了美发沙龙,而到了大概凌晨四点的时候我就和这位先生在约好的地点开了间房,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离开。”

邃无端红了脸,老警官则一脸难以言喻,但到底经验丰富,他很快稳定好心绪,但总觉得记忆里好像有什么不起眼的东西溜走了,他尝试回想但依旧没什么用处,算了,正事要紧,那名司机提供的信息里好像确实没有准确的时间,他想他需要再次找对方确认一次。

墨倾池淡然地看了眼窗外,再有五分钟就能结束了。

邃无端沉默地听完整段谈话,脑袋瓜子里想不明白话题为什么会被墨倾池带偏,然后一下子两个人就没了嫌疑,他看懂墨倾池不打算让他插嘴的意思,于是乎憋足了一口气直到问话结束两人离开警局。

他们来到警局五百米外的公交站,大中午的,这里的人流量并不多。

“那天……你写的那个恶魔是认真的?”邃无端问的有些迟疑,他其实更想知道墨倾池之后的打算,这件事他觉得说结束也太莫名了。

墨倾池转头用他那双深灰色的双眼注视着邃无端,他们坐在公交站的长椅上,彼此的距离不超过一拳,这么近,一阵风带起墨倾池耳鬓碎发就能触到邃无端的脸庞,“你想问的不是这个。”

………………完整版在微博,评论区放链接…………

☆☆☆
总觉得原先写好的结局太仓促,我会再试着改改放上来。
“下”有新cp出场,也是下篇七夕贺文的cp。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