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少女认亲记•上(全员性转,天雷滚滚,)

我都没想到这篇性转还能有后续,和小伙伴们玩的太愉快,入戏深了,脑洞就来了,修改一下前文的问题:因为性转,所以席断虹是无端爸爸,然后无端就得喊法儒大姑。同理,天迹既是离经干妈,也是她嫷嫷(大姨)。

前文链接:http://hongliaohuashu.lofter.com/post/1d510c07_f48ea93

☆☆☆

伏字羲原来不叫伏字羲,他只是个以为自己叫伏字羲的妄想症患者越骄子,PS:上头还有一个知书达礼、做饭好吃、谜之执着黄色的姐姐——非常君。

几位如花似玉、风格各异的美女无疑是警察局僵冷色调里的一道靓丽风景线,凝聚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打量视线,美女们现在脸上却是齐刷刷的无语表情,完全无感这一波特殊关注,尤其是叹希奇,她大咧咧坐在办公桌上,断跟的高跟鞋被她抓在手里十分不耐地敲着桌面,撇着嘴连连啧声。

看美女的群众:这旗袍萝莉一股抠脚大汉气息……

墨倾池叹了口气,问:“现在是要接受和解吗,不再计较魔刀圣剑男的罪行?”

“问我干嘛?被骗钱的又不是我。让他以后别来我地盘搞事我也就懒得管了,啧——混黑的都不打听清楚地方大佬就敢乱来事。”叹希奇撅着嘴道,本来是十分娇软可爱的表情,但内中包含的社会气息却让人惊讶之余颇有些哭笑不得。

苦主邃无端的表情就很纠结了,她这些天都不敢和家里说自己被骗钱了,就靠饭卡里的一点点钱每天吃上一顿白饭打青菜,带学生晨跑都得降速了,这日子着实难过,而且玉离经还一连笑了她好几天了,魔刀圣剑男在她眼里便越发面目可憎加不可饶恕起来。刚才逮到揍了一顿虽说出了气,末了还能心平气和劝着叹希奇踹人不要太用力,但要原谅和解,别说现在是他姐姐来谈,就是他亲妈来说都不想听!

只是非常君女士真的是好人,不只立刻还了钱,送的点心也是真好吃,有点不想拒绝……

玉离经立刻明白她在纠结什么,戳了戳她鼓起的腮帮子,“瞧你那点出息,光想着那一篮子小饼干了?”
邃无端瞟了她一眼,虽没反驳,却毅然怼了回去:“姐,刚才吃最多的就是你吧?”

“没有!”玉离经颇为自豪,“非道可比我还要多吃三块。”

“她吃不胖,你呢?”这次是墨倾池来拆台,戳到痛脚的玉离经立即送给她噗噗噗的小粉拳,“容易胖怎么了?我告诉你墨倾池,我胖的五斤肉,你至少要为三斤负责!”

话音刚落,全场娇笑不断,玉离经旋即眼刀横扫。
墨倾池不再说话,这个责任她担不冤。

她体脂低,无端和云忘归又都是爱运动想长高的,寝室便隔三差五地开小灶改良伙食,每次不是炖筒子骨就是焖东坡肉,还经常是深夜里开饭,她不好这个,一般吃几口就算了,玉离经却是不愿浪费粮食总要把那剩的一点消灭掉,日子久了,她就和进了蒸笼的发面一样肉眼可见地膨胀了数分,准确来讲大概是赵飞燕转做杨玉环,美女依旧是美女,差别只在体积上。目前虽说跟着她妈君主任慢跑锻炼,但墨倾池觉得希望不大,人家君主任一天最少十公里坚持了二十年还没减成功,至于她啊……朋友,吃播了解一下喽!

这时剑非道从门外进来,手里还提着个购物袋,看样子应该是双鞋,只见她先是随大流不明所以地笑了两声,被玉离经瞪了也是一脸无辜,然后道:“那个,我在附近逛了一圈,没看到特别合适的红色细跟,我就买了双黑色皮鞋,叹希奇同学你先试试合不合脚。”

“叫我封剑主!”叹希奇强调,她可是称霸三个校区的黑社会扛霸子,怎么能叫她叹希奇同学,万一让小弟听见她多没面子!

剑非道全当没听见,把鞋递给她之后双手合十,少女心爆棚地冒着粉红泡泡,期待道:“快试试,你穿一定很可爱!”

叹希奇看着那绑着蕾丝系带的平底小皮鞋呆住了,她红着眼眶瞪向剑非道,咬牙切齿:“我不穿平底,死也不穿!”作为一个向往御姐的萝莉,穿高跟已经是她最后的倔强了!

——————————

追回钱的邃无端请大家在师大撸了次串,晚上她小委屈地抱着墨倾池咬耳朵,“倾池姐,离经姐说得告诉大姑我被骗钱的事,但那样我爸肯定会知道然后打电话来问我情况。”她顿了顿,咬着上嘴唇似乎非常苦恼,“我姐的事就麻烦了,还是别让我爸再来担心我了。”

上铺忽然一阵嗡嗡嗡打断了对话,听着玉离经依旧平稳的呼吸声,墨倾池从善如流地抬脚猛踹上铺床板,噔噔噔的巨响连带隔壁上铺戴耳机打王者的云忘归也好奇地摘下耳机钻出了蚊帐,她刚参加完竞赛回学校,对于这几天寝室的事一无所知。

“墨倾池!你干嘛?要床震酒店开房震去!”玉离经吓醒了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对着下铺就吼道。

云忘归打了个呼哨,随即握拳打call唱rap:“come on,离经,离经go go go!勇敢战,不要怂!”

“玉离经,你电话还要不要接了?”墨倾池淡淡问,随后又说:“云忘归,你再挂机小心被举报。”云忘归切了一声,回帐里继续七杀了。

玉离经这才注意到床脚狂震的手机,捞过来的同时还在奇怪自己又没有男朋友,君奉天这会早该睡了,骚扰电话也好歹有点职业道德别来扰人清梦吧。

“喂?”玉离经低声问,“请问有什么事?”

另一侧的女声很是激动欢喜,她娇软的声音特别甜腻的说道:“辰初,我是妈妈啊,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玉离经一头雾水,“你打错了吧,我叫玉离经。”

“那就没错了!”那女声不见低落反而更加激动,随后颇有些恶狠狠地骂道:“那挨千刀的君奉天,害我逃到日本不算,还占了我的女儿,让她认贼做母!”

玉离经第一反映是又遇上一精神病,但对方居然知道她妈妈的名字,于是她耐着性子又问道:“女士,不好意思,我确实不记得你,请问你的名字是?”

女声尤其温柔道:“我是你妈妈伏字羲啊!我的好女儿。”

怎么又来一个伏字羲?

玉离经愕然的同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睡迷糊还在做梦,她决定先挂电话睡一觉,明天再说。

“我明天有课,晚安女士。”果断摁下挂断键。

————————

通话记录显示昨晚十二点确实有个陌生来电,玉离经课上想了想,还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和同寝的小伙伴们说了昨晚的事。

“兄dei,数数这都是你第几个妈了?”云忘归一边嗦着面条一边吐槽。

玉离经白了她一眼,斥道:“我烦着呢,别乱说话!”

墨倾池却说:“这事你该先找君主任探口风,或者找你嫷嫷问一问,她应该是知道内情的,也应该愿意说。”

玉离经点了点头,邃无端这时也说道:“我觉得可能是昨晚的女士乱说话,我爸都从来没提过这些事,而且表姐你和大姑那么像,怎么会不是亲生的?”

玉离经听了话尤其感动,娇笑着扑去,“无端,表姐我果然没白疼你!”

邃无端几乎被那两团肉捂到窒息,挣脱后喘着气躲到墨倾池身后,只冒出半个脑袋警惕地看着玉离经——大胸女人好恐怖~

就好像忘了她自己也曾经沉迷埋胸……

吃过晚饭的玉离经还是听从墨倾池的意见打算找君奉天探探口风。

她到了君奉天办公室轻轻敲了两下门,听见君奉天的回应这才推开门进去。

沙发组从左到右坐着三位德古大佬,分别是一身墨绿休闲装的副校长尹潇深,再是身着艳红包臀一步裙搭浅金白色小西服的校长蔺天刑,最后则是简单白色职业套装的教导主任君奉天。望着多出来的两个人,玉离经不由觉得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

“是离经啊,来的真是巧,我们正好说到你。”尹潇深笑着说道,玉离经直觉这笑不简单,并不搭话,只回以淡淡笑容。

“你凄城姐最近喜欢做鞋子,做了蛮多的,我干脆就拿来送人,你妈说你的脚大小合适,这两双就给你了。”蔺天刑说道。

这话听起来不危险,玉离经松了口气,还以为今天要被这些个娘舅大姨耳提面命地催促起恋爱来了,还好还好。

君奉天打开桌上的纸袋,将两双钩针钩好的毛线拖鞋倒出来,“你试试。”

玉离经登时就傻了。

大红撞大绿……豹纹鞋垫……黑胶底……七十年代流行款。

妈呀!你饶了我吧!

玉离经收敛着内心奔涌的热泪,在三位大佬的森森目光下认命地穿上,还昧着良心将它夸的天花乱坠,堪比某知名D牌。

蔺天刑听她们夸自己女儿夸到满意了,也面上含笑却又很装作矜持地离开了,尹潇深面上略尴尬地笑着,紧随蔺天刑离开了。

门一带上,玉离经迫不及待地抬脚准备先抖落一只原谅绿色,君奉天却说:“你穿着,过会儿走再换。”

玉离经垮下脸,又把脚钻了回去,君奉天做十多年教导主任,那无可匹敌的杀伐气势已到了无韵自发的境界,平平淡淡一句话对职业学生来说那就是一击必杀的大招,玉离经就算想撒娇也会先看准时机,而刚才君奉天可不是随便说说。

玉离经吐了口气,走过去坐下,“妈,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有话就说。”君奉天并没有看她,转头将另一双毛线拖塞回纸袋,又推到玉离经面前,“女孩子爱俏是一回事,但别学你玉逍遥嫷嫷一样,去跑步都是一双恨天高。”

玉离经也不知打哪来的勇气,她道:“可嫷嫷说她根本不用跑步,也就是妈你坚持了这么多年还……”越到后面的话越不敢说出口,因为君奉天看了她一眼,就好像在说:还想活吗?

暑热未褪的九月,玉离经的心和泡在井里的西瓜一样凉透了。

天啊!她就是再傻又怎么会差点说出君奉天越减越月半的现实,这可不止是她的教导主任,还是她的母上大人(爸爸),这不是要被碾死的节奏吗?

总之这一吓导致玉离经忘了自己要问什么问题来着,等到她想起,人已经拎着袋子回到寝室了。

……活着的感觉真好。

寝室里邃无端陪墨倾池去DM广告部拍杂志,只剩下云忘归老僧参禅般盘腿坐在凳子上,当玉离经甫一进门便直勾勾地打量他,挤眉弄眼活像近视八百度的睁眼瞎在努力分眼前人的辨雌雄属性。

玉离经知道她眼神好着呢,看了眼脚发现并不是那双红配绿,心下一松,问道:“你干嘛啊?几百年没见过我了?”

“不像啊……不怎么像……”云忘归继续挤眉弄眼了一会儿,又等了一会才道:“刚才有个穿着风骚举止更风骚的女人自称是你妈,我怕她乱来,就说你和无端她们去DM了,可能很晚回来,然后她说明后天来找你。”

玉离经闻言陷入了沉思。

☆☆☆
预告一下,下面应该是三妈抢离经,各路亲友齐上阵环节。
鬼主唯一直女人设不动摇!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