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四王一寝·序(性转,现代大学,齐蹇,离执,仲孟,钤光)

                    序

蹇宾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脚上是一双同样白色的粗跟鱼嘴凉鞋,头发简单扎了个低马尾,脸上化着精细的淡妆,整个人看着清淡似荷,却又分外出尘耀眼,让下了计乘车的齐之侃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的她。

两个人遥遥相望,又对视一笑,即使中间是拥堵的新生人潮,这甜腻的恋爱气息依旧浓烈的熏的死人。在蹇宾旁边的执明翻了个白眼,全当自己瞎了,反正被这么闪也不是第一次了。

齐之侃拖着拉杆箱,单肩背着背包走到蹇宾面前,摸头略不好意思的笑着道:“没想到路被堵了,让你等久了。”
“没事,我也才刚到。”蹇宾两手挽过齐之侃的左臂,笑道。

执明听着心里只呵呵,谁大清早的六点钟就把人从被窝里揪出来,就为了在校门开之前赶过来等男朋友,鬼知道光挑衣服就花了两小时,结果又化妆才拖到现在。十一点了,她还早饭都没吃呢!

“别腻歪了,先让你们家的去报道,再去寝室放好东西占个床位,一会儿我们就去吃饭,你男朋友也该饿了吧?”执明轻轻戳了戳蹇宾的左肩说道,他不饿,她快饿死了好不好。

蹇宾闻言点点头,对齐之侃柔声道:“小齐饿了没?要不我们先去吃饭?”

执明摊手,一幅早就料到了的摸样,就知道只有她的亲亲男友才能让她这么上心。

“没事,我们先报道去,我记得那上面是说在体训馆报道是吧?”齐之侃说道。

执明想自己也该功成身退,再留也是惹人嫌弃的大灯泡,还要挨饿被秀,所以执明比着拜拜的手势说道:“煎饼哪,我就不打扰你们俩恩爱了,先走了,拜拜。”,然后没等蹇宾回答,就转头走了。

齐之侃哈哈笑道:“她们还真叫你煎饼哪?”。

蹇宾的脸沉了下来,两只手指捏着齐之侃手上的一块肉就跟拧螺丝一样转圈式的猛力掐。

齐之侃嘶着牙,五官都痛的扭曲了,可就是忍着没反抗。

过了一会儿,蹇宾自己都掐的没趣了,松开手问道:“疼吗?”

“真疼!”齐之侃捂着手一脸认真。

“哪有没有紫了,要不要去买点药擦擦?”蹇宾急了,抬起齐之侃的手就把衬衫袖口的扣子解了,准备撸起袖子看看。

齐之侃搭上她的手,笑道:“我这么皮糙肉厚,还能被你整成内伤?”

蹇宾听着又是不轻不重的一拳捶在齐之侃胸口,忿忿道:“让你贫!”。齐之侃相当配合的捂着胸口倒退了几步,一幅重伤不治的浮夸表现。

蹇宾无语了,扶额喃道:“有时候真不想别人知道我有个小男朋友。”

蹇宾大三了,齐之侃却还是刚刚踏入大学的小鲜肉,而他们已经谈了一年半的恋爱了。他们之间恰好差了三岁。或许是固有观念,姐弟恋总会给人一种不安感,蹇宾有时候也会怀疑他们两个能走到多远,所以大概三个月前,齐之侃高考完之后,蹇宾找他谈了一次,言明了如果齐之侃想结束的话,那就这么散了吧。

蹇宾并不是想分,但就是多了那么三年的时光,她不得不多思考一点,齐之侃毕竟还年轻,如果以后两个人继续这么分隔两地,感情不变固然是好的,但几个月才见一次面真的不会有影响吗?他在新学校找到了另一个喜欢的女生怎么办?

她不想这么患得患失,但就是忍不住想下去。最后她选择和齐之侃明说,把决定权交给他。

齐之侃听完先是呆住了,后来站起来大笑着把蹇宾横抱起原地转圈,引得当时奶茶店里的那些顾客和服务员都跟看什么一样的看着他们俩,蹇宾脸上火辣辣的,只得往齐之侃怀里埋,然后又是猛力揪着齐之侃手上的肉。

齐之侃嘶牙咧嘴的把人放下,又往蹇宾脸上啄了一口,趁人呆住的时候在她耳边低语道他第一志愿已经报了钧天大学,还是和蹇宾一个学院。

蹇宾听了,矜持也不要了,两手捞过齐之侃的脑袋,对着脸颊啵了一口,然后又开始拧那块肉,还嘟嚷着叫你瞒,让我干着急。

齐之侃咬着牙,任着她捏圆的搓扁的。

等到齐之侃放完东西下了楼,也到了十二点了。两个人牵着手去了二食堂,蹇宾这个老生自然负责带路。

孟章端着餐盘从人群里艰难的钻出来时就看到了那俩相当显眼的双白二人组,立即明白了这就是传闻中蹇宾的男朋友齐之侃了,稍微思索了下,她还是打算上去打个招呼。

蹇宾也看到了这个一身绿的孟章,见她走过来,说道:“你晚上还去图书馆吗?要不叫上其他人出去撸串儿?”

孟章摇了摇头,回道:“不了,我晚上有课,而且还有一份报告要赶,这吃完饭就得去实验室了。而且除了我,估计陵光也去不了。”

蹇宾抿嘴,眉头微蹙,说道:“也是,我倒忘了她现在是什么光景。”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好好过二人世界。拜拜。”孟章勾起一个笑容,摆手道。

“嗯,拜拜。”蹇宾和齐之侃同时笑着回道。

孟章看着这么同调的一对,笑了笑,端着餐盘转身走远了。

“刚才那名学姐是你室友吧,瞧着年纪好小?怎么不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齐之侃看了眼孟章的背影,扭头问道。

“她是一名勤奋好学又志向远大的妹子,才十七岁就大三了,而且看情况提前修完学分毕业也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就是有时候太内向沉默了,不太好亲近。住在一起两年多了,她也很少和别人一起吃饭。”蹇宾看了齐之侃一眼,说道:“你不也没叫上你室友?”

齐之侃只笑笑,不说话。

新生军训要等到一周后,这几天里齐之侃基本就是要跑到各座楼听那些讲座,或者是参观某某纪念碑、遗迹什么的。

吃完饭,蹇宾一边带着齐之侃认路,一边又提醒他刚来宿舍要注意什么。比如不要办洗衣卡,直接等到时候和同寝的人商量一下,在双十一凑钱买个洗衣机;又或者一食堂的东西不好吃,二食堂普遍好一点,三食堂最划算东西实惠。

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齐之侃其实没记住什么,就觉得自家女友一脸认真为他着想的样子可真好看,他都被甜的只会傻笑了。

就快走到教学楼附近时,蹇宾的电话响了,打断了她的长篇大论。接通电话,执明明显有些慌乱着急的声音传出。

“煎饼哪,小哭包不见了!我找了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没人,电话打过去也是关机!她不会出事吧?”

☆☆☆

为了不让脑洞废了,先挖个坑摆在这里,等情缠码完了,什么时候有功夫再填土,不过这么雷的题材有人看吗?
执明在这里也是女孩子,不能让他一个人搞特殊化,必须统一。

评论(3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