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情缠——第二十六章·缝隙(古风ABO,平行世界AU)

   第二十六章:缝隙

蹇宾在一片泥泞乱流中挣扎着,四肢绵软,脑识模糊,一些迷离虚影飘荡于这片鸿蒙,如飞烟,又似轻絮,袅袅冥冥,飘忽不定。

嘎吱——清晨寒风吹开了未栓牢的窗牖。

蹇宾一瞬惊醒,额上淋漓一片,大口喘息着。欲掀开被褥起身,手臂无力不能抬,这被打断骨头又给接回去的感触倒是让他回忆起前情点点。

难堪,气愤,悔恨,蹇宾的脸色青了白,白了红,最后整个阴沉了下来,颦着眉瞪起眼眸,后牙槽磨的嘎吱嘎吱响。
齐—之—侃!

心中默念,一字一顿,尾音悠长,似是万千思绪都包容其中,纷杂繁绕,混沌未明。

与其说蹇宾是在怨齐之侃,倒不如说他在怨自己。

当时意识虽是迷茫,但隐约可感自身被情欲支配时的举动。是自己贴到他身上的,求着他要的。

蹇宾气闷,堵的心口一阵紧缩的疼。他从未对何困境低头,但这次是真的要绝望了。

一个人怎么能被情欲完全吞没理智沦为兽类!

潜意识里开始瑟缩逃避着,不想面对这般不堪的事实。多年来一直对自身自制力引以为傲,自视甚高,到头来才发现也不过如此,不过亦是一名凡夫俗子。

思绪是风雨里的一潭死水,潋潋雨珠坠落水面,淅淅沥沥地激起涟漪点点,一圈一圈向外扩开,多年未曾更改的水质也因着新生的雨水缓缓汇入,静静悄悄的起了变化。

有什么坚硬无比的物件在心里裂开了一条口子,里面柔嫩的近乎脆弱的内里暴露了些许来,娇弱的仿佛若是得不到细致的呵护,便会一点一点因着风吹日晒萎靡腐朽。

齐之侃敲开了这一条缝,但同时也划开了一道伤口,这柔弱腹里的老化消亡的速度便加催了不少。

————————————————

韩绪被抓了。

五花大绑的捆到了蹇宾面前,然后一点也不被怜惜的被两名卫兵架着直接甩在地上,脸先着地,左腮随即挫伤了一块,登时伏在地上就鬼哭狼嚎起来,好像这一丝拉皮肉伤还会要了他的命一样。

蹇宾面上凝着寒霜,案上的烛火摇曳,火光沉入漆黑的眼眸中,却似要被淹没般,越发衬得那双眼眸幽深不见底。

“是你自己招认还是想我动手后再招认?”挥退了旁人,蹇宾淡淡开口,语气冰冷摄人。齐之侃根本不知他雨露期到来,定是有人传讯,而知道内情仅韩绪一人。

此人究竟是何来历,医术一般,心思却琢磨不定,看似在尽力帮衬却处处保留,但有时分外之事又要掺和上两脚,虽是一早便嘱人调查清他的身份背景,如今看来也是捏造的。

韩绪艰难的支起上身,苦笑一声道:“君上您现在居然还有力气来找臣下算账,真是失算了,唉,动作慢了。”

蹇宾闻言怒然一拍案面,冷眉一挑,道:“若是想死我成全你。”

“那可不行,我还没享够福哪能这么简单就死。”韩绪略一皱眉道,但却瞧不出有哪里真怕了。

“享福?”蹇宾嗤笑一声,接着道:“你若是再装模作样下去,我就让你下半辈子坐穿牢底。”

韩绪凝眸看着蹇宾,对持了少倾,随之埋头叹了口气,道:“瞒者瞒不识,识者不能瞒。君上果然非是可轻易蒙混过关之人。”,膝盖往前蹭了两步,贴近了阶前,沉声问道:“君上可听过岐山韩氏?”

蹇宾面色一变,道:“前任大司命韩祈温是你什么人?”

“正是臣下伯父。”

话传入耳中,蹇宾只觉得荒唐。

“不对。”蹇宾蹙眉,“岐山韩氏因韩祈温谋逆之罪连坐判刑,五服之内的亲眷早就死绝了。”

“几百族人总会有漏网之鱼,再说伯父日日窥视天意,也多少懂点福祸无常,多做防备。”韩绪缓道:“君上可知当初伯父一则预言惹来了灭族之祸,这预言却是与君上密切相关。”

“你倒说说看,如何关联?”蹇宾冷淡道。

“立国之初,灭国之始,百年功成,十载祸就。”韩绪话一顿,仰面直视着蹇宾,眼神锐利,嘴角上扬,“这天玑会毁在君上手里。”

蹇宾一怔,随即更是火冒三丈,起身,袍袖一扬,高声道:“一派胡言!如此妖言祸国,留你不得,来人,将他押下,囚入地牢。”

门外的卫兵听见传召入内,两人行礼后,架起韩绪,拖着地就走了。纵是姿态狼狈,但韩绪却依旧笑着,有恃无恐。

蹇宾怒火中烧的同时,见此也不免有些诡异,一丝说不清的忧恐未明笼罩起心上。

此时寻他再问,倒给了他讨价还价的机会,索性先晾他几天,吃些苦头才好。

蹇宾如此想着,倒是不急了。复坐下,倚着靠枕调整着坐姿,使得腰腿的酸麻感不那么难捱才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

派出的小令已经在着手再次探清韩绪的来历背景,过几日便会折返复命,所得结果亦可做为辅证参考。
————————————————————

阴冷潮湿的地牢里,腐败腥臭的气息充斥在鼻息中,虽然捆住手臂的绳索解开了,但一幅手镣和脚镣同样限制了行动,被狱卒一把推入牢房,险些摔倒,韩绪稳住身体,找了块还算干燥的草堆盘腿坐下,叹口气就开始碎碎念。

早知道会这样谁要管什么家族使命?人都要死绝了,还不让后人有安生日子,灭国就灭国喽,反正谁做君主不都一样。

越念越气,言辞也脱离了原本框架,最后韩绪拍着大腿咬牙低声道:“不是看你俩长得好,我至于那么积极的拉红线么?烦人!”

喋喋不休的念叨了一个时辰,最后实在口干舌燥的不行了才停下吞了两口唾沫。

这地牢不供水,骂人都划不来。

不对!

韩绪忽然反应过来,腾地起身,猛敲着脑门。

我那么轻易的交代自己干嘛?生怕他没理由弄死自己啊?

☆☆☆
开车一时爽,事后火葬场。。。。(对不住,废话有点多了。)
有点收不了尾,因为发现一开始的打算发有点站不住脚,然后开始纠结煎饼的反应,最后出来个这样的结果。
大概意思就是煎饼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理智独立,或者说他也会失控软弱,然后关注点一部分在他自己身上不是完全聚集在小齐身上。
个人舍不得小齐受苦,就抓韩大人顶包了,顺便也开启支线内容,两个人再有个理由刷刷好感度。
lo主很忐忑,不知道大家接受得了不。好怕烂尾(这还没到尾就烂了。。。。。)
下章交代小齐的去向和这章没交代清的内情。
PS:lo主考完C语言了,科目一预约出了差错要到十一月中才能考,然后下周天考大物,所以就先跑回来更文了,下周再请假。

评论(1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