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情缠——第二十七章·被动(古风ABO,平行世界AU)

                   第二十七章:被动

大道向西,没于天际。斜阳欲归,洒下一片血色红芒,染的行人背影苍茫。枯藤,老树,昏鸦,更言道几声悲凉。

齐之侃出了王城大约两百余里,此时驾马徐徐而行,攥在手上的缰绳紧了又松,松了再紧。

韩绪当时虽助他进侯府,却又告诫他不可留下,他道:君上个性使然,若是留下,变故难以预料,兴许你会死,兴许君上将因此走入极端。总之万事有我,你带上我的信安心回边境即可,魏明不会与你计较前情。

要牢记你该行之路。

齐之侃心下却不若当日来的单纯。当时尚算做少年人春心萌动,满腔热情却又求之不得,所以辗转反侧,难以开怀。

现如今,齐之侃觉得自己有几分看懂蹇宾了。那人性情太倔,不肯服输,明明已经到了绝地,依旧要撞得头破血流倒地不起了才会暂时放弃挣扎,不想依靠,潜意识里却也盼求一个可供依赖的存在。

这样层层包裹下,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丝脆弱,就像一只蚌,紧闭外壳抗拒外界,可一旦撬开这层壳,又会发现内中柔软的腹里,十分羸弱却也鲜美非常。

齐之侃沉静的内心里隐藏着一阵躁动,他想要更直接的相处,名正言顺的把人环入保护圈。

或许,这就是那所谓的乾元占有欲:对坤泽独有的渴求和掌控。

这躁动并不是全部,齐之侃最强烈的欲望还是在于蹇宾的回应,能告诉他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

齐之侃出城了,但还来得及追回。

由遣出的小令所带回的信息,蹇宾得出这个结论。思索越深,眸色越发乌黑凝重。最后蹇宾只是挥退了前来回禀的小令,并未再下达什么追查或追拿的命令。

事到如今蹇宾也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与齐之侃之间的关联了,恨过亦怨过了,置之不理过了,决心撇清过了,可怎么也没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他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做不到把错都推到别人身上;他亦不是心性豁达开朗的人,也做不到既往不咎乃至顺其自然。

心思千回百转,到了最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蹇宾仰面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暂时收敛了满心乱绪。

齐之侃不论,在暗处做手的人却不能姑息,谁将消息送到军中,又将齐之侃带入侯府甚至瞒过守备带入竹林精舍?

除了韩绪,不做他想。

魏明与其有旧,这般违逆君令欺上瞒下也不是头一次了,日前将齐之侃纳入编制是开端,现在,倒真仗着祖上功绩荫庇目无尊上了,哪容的了你们如此快活安生?这帐迟早要算清楚!

蹇宾还带着绵软余感的手掌猛地拍响了檀木书案,手震的发麻,倒似是清醒了。

那韩绪绝不简单,至少目的绝不如他所表现的风轻云淡。

击掌招来亲卫,便直接下令前去擒拿韩绪到此。

————————————————————
魏明这几天过得很是紧凑,虽是按齐之侃所言计划行军布阵,但死的计划对上活的人总是有几分局促。分出去的部队还未到达天璇关隘,这头就有被攻破的趋势了,天璇的吴将军确实不是省油的灯,攻势迅猛且多变,自家大部队又袖手旁观,这种状况下,魏明赶鸭子上架似的使唤起手下的人,幸好齐之侃之前有所预料到现今局面,当时也提及到一些应对措施,魏明才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然而,今天这场魏明是真的招架不住了,一行人被逼至南方祭宫,几千人的队伍死的死,散的散,到现在粗略一算也不过数百之数,魏明这才想清楚方才是中了敌军的诱敌之计,分兵追逐导致落入圈套。

魏明亦在与几名将领厮杀当中听到敌军劝降的话语,指名道姓的便是他,这下魏明明瞭了,这是看准了他在队伍里所以要全力擒捉,招降不成,杀之亦可。

先去主力,剩下的散兵游勇亦不难办。

撕下还算干净的一块里衣料子,也顾不上左臂伤口血污未经处理,先扎紧了上方肌肉止血再说。

还未到末路,折在此地的也不过几千人,守在边线的还有二十万大军,就算逃不出去,多拉几个靠背的总归能减轻一些后续部队的压力。

只是,回不去就……罢了。

魏明捏紧手中刀刃,双眸环视了一圈这祭宫之内的这些残兵,满身灰尘,目光黯淡,神情忐忑,且恍惚,且惊慌,还有一抹绝望隐含其中。

有人颤声道:这祭宫里供奉了这么多神明,为什么却丝毫庇护不了我们?我想回家,我母亲可只有我一个儿子。

说的人心里不安,听的人也是戚戚然。都是烽火里摸爬滚打过的人了,七尺铮铮男儿 ,本该看淡生死,到了此时,想到自己,想到亲友,却都红起了眼眶。

“哭什么哭?”魏明吼道,见众人眼神皆聚焦在他身上,他接着道:“这么大个人了还不懂事么?既然做了兵士,活下来是运,死了那也是命,不想认命就得拼命,靠哭有用么,敌人还会可怜你么?”

有人弱声问道:“校尉大人,那位齐郎将在哪里?他不是很有办法对付天璇军么,怎么不来救我们?”

魏明一时哑然,随后道:“这是我的错,要怨就怨我太自满,也看轻了这场战争,就这么放他走了。”

众人自然不能真怪上魏明,开战以来魏明杀敌英姿是众人亲眼所见,将领如此身先士卒才会陷入敌军包围,又哪能怪的上他,何况此时论清楚怨谁又有何用。心中想的清楚,更是心如死灰。

“这也许是今生最后一场战,什么策略也用不上了,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许降,死也要给我拉一个人垫背!”

援军是指望不上了,最后死就死的悲壮一点,有价值一些,也算不枉了。

☆☆☆
小齐已经看透了煎饼强势外表下其实很柔软的内心,正在努力变强,然后可以让煎饼的依靠。
煎饼生气了,要开始找韩大人和魏指挥算账了。
魏指挥正在等待救援。
PS:和上次请假一样的原因,因为考试,所以更新会断一个礼拜左右,从下周一开始。

好像大家都比较担心煎饼女皇梗的那篇人物会偏女性化,以及一些其他因素,明天我再写一点内容片段出来,大家再看看吧,顺便我也再想一下怎么写,大概是什么样的篇幅。

评论(1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