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CND4·第三章·错爱(现代全员,淬毒的刀子)

第三章·错爱

陵光约了执明谈话,话题是公孙钤和慕容离。

执明本不想来,但陵光却说了一句话:我知道慕容离做了什么事。

挂了电话,执明磨蹭了很久,最后还是开车去赴约了。
这天的日光出奇的好,透过玻璃撒到人身上暖洋洋的,衣服热了,执明的手却还是冷的,就像浸在冰水里,只会越来越凉。

陵光是被人扶着进的隔间,白嫩的手被侍者小心的捧着,步调缓慢地进了屋子,这排场有点像清宫里的妃子,还得是贵妃那种。

执明笑不出来,他看到陵光的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
陵光呀,现在是半个瞎子了。

两个人一坐下,周围的侍者自觉的退出去,骤然空旷的房间,有些诡怪的氛围。

“我知道公孙是被慕容离毒死的了。”陵光淡淡的说,他的气很虚,话也轻飘飘的。

就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却重重的猛压到执明心上,堵的很,还有些慌张。

“那你是来报仇吗?”执明问道。

“不是,要报仇我就不会来找你了。”陵光摘下墨镜,摸索着桌面放了上去,“何况,除了慕容离,更该赎罪的却是我自己。”他的眼睛还是很美,眼角微微上挑有些艳丽,但配上那张有些肉嘟嘟的脸,又可爱的紧,被那双眼眸看着的时候真的很容易沉溺进去。

有两个人便是如此。

但那双眼睛现在没有神韵了,像两个深不见底的洞,看不到一点光芒和色彩。

“我去把灯都打开吧,情况会好点。”执明偏过脸有些不敢看,也不敢听。

“不用了,看不到也挺好的,起码心不盲目了。”

眼睛瞎了,他的心倒是比以前清醒了不少,想明白了很多事,也改了很多毛病。

陵光是可以用狠毒来形容的人,野心很大,手段比之蹇宾还要狠绝三分,对待他爱的人,虽然也是很在乎,但与自己的事业比,到底轻了些。

他把裘振派去卧底,甚至为了逼真,把裘振家人送进了监狱。

有些事,有些人,总是要失去了才会懂得自己到底有多在乎。

裘振完成任务回来了,但他却死在了陵光面前,炙热的血灼伤了陵光的眼,他当时受不了打击昏死过去,醒来,蛇蝎美人就成了小哭包,抱着裘振留下的匕首整日整日的哭,什么事都不管了。

陵光说:我的心里有一个洞,愈合不了的一个洞。

公孙钤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外貌和裘振有三分相似,谦谦君子,沉着机敏,还有一点,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办法填上那个洞。

就像精卫填海,纵使日夜不息,劳心竭力,但成果依旧微乎其微,公孙钤到了后来已经对成果没有期望了,他却还是一直如此填补着。

他想,那是因为天璇的未来不能没有陵光,哪怕再不可能,自己也要坚持下去。

陵光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天璇,那公孙是不是会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他?

应该就是这样了。这样的爱,他怎么会傻到信以为真。

现在陵光想他那时候大概就是那句话说的:眼瞎了,不对,应该是心瞎了。

公孙钤那种人学不来虚情假意,也不会隐藏什么内心的想法,哪里装的来深情款款。

提起裘振时在他面前的表现,那眼底的一抹涩然,还有别的很多很多细节都是可以察觉的。

没等陵光发现这些,公孙就死了,什么都晚了。

这个洞不再是洞了,它变成了一个坑,没有底的坑,人在里面一直往下坠,一天,十天,一个月,还是一年,或者更久,还在下落着,永远没有尽头。

陵光想,他承受这些也是应该的。谁叫他自己错过了,自己种下的果。哭的太多,他的眼睛也出了毛病,渐渐的就很难看清东西,看不到的东西越多,想明白的事情却也越多。

他想公孙钤的次数越来越多,想裘振的次数却减少了很多。

学不会珍惜的人活该失去。

陵光这么讽刺着自己。

“眼瞎了是比心瞎了好。”执明只能这么说,他没看陵光,用汤匙搅着杯子里的咖啡,低头把眼睛注视着面上因为搅动而形成的漩涡,它把表面的牛奶带到了里层,然后融成乌黑的一体。

“蹇宾还是那样是吧?”

“一直都那样,眼睛里只有齐之侃,过的……”他顿一会儿,“过的很幸福。”

陵光深吸了口气,眼睛眨了眨,“确实很幸福,只有清醒的人才是痛苦的。”

执明抿了口咖啡,没加糖,苦的他想哭,他果然只能喝可乐,享受不来这种高格调,但是,可乐也是苦的了。

“当初,公孙和他算是朋友吧?”陵光问道。

执明点头,确实是这样,他曾经还为此吃过醋。

“哪,为什么他不杀了我,而是杀了公孙呢?”陵光空洞的双眸对上了执明,眼睛一眨,泪珠溢出眼眶划下一道水痕。

执明不说话了,世界上总有那么多不明不白难以解释的事,何况,有立场解释的人里不包括他。

陵光笑了,眼泪却一直往外流,“是我愚昧了,问你这个有什么用?”

没什么营养的对话到此为止。

陵光抹了抹眼下的泪迹带上了墨镜,起身用脚挪开椅子,转身往外走。

执明看着他手探出摸索着,缓慢小心的朝着门口走去,那里有很好的日光,是陵光现在眼睛能感受到的不多的东西之一。

“对了,你还有那种药吧?”陵光停了脚,没有回头,“能给我一些吗?”

“好。”

第二天,执明让人送了一个包裹到陵光的宅子。陵光把它放进床头柜里,一直没有拆。

☆☆☆
下章执离坟前杀,方方土上线。

有点不敢码情缠,29,30还没看完,估计看完了还要疯一点,这时候会整出来什么样子的文,我也没把握。

明天试试吧,可以就两篇一起更。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