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CND4·第四章·坟前杀(现代全员,淬毒的刀子)

坟前杀

执明这天一大早起来就开车去了郊外,顺路,他在花店里照例买了一捧纯白的羽琼花,放在副驾驶座,刚好是微微偏头就可以看到的位置上。

他不算细致的人,却有一个性子相当细致的发小——莫澜,让他记住了那人最爱的花就是羽琼花。但,他就算让人摆满整个屋子的花,他也没看到那人笑一下,永远都那么冰凉冰凉。

他以前怀疑过这个说法是莫澜胡诌的,不过,执明也无所谓这个说法是不是真,反正阿离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可是,阿离呀阿离,你到底想要什么?

执明以前琢磨不透慕容离的心是什么想法,做了很多事只是想让慕容离开心的笑一笑,但每次都没什么效果,他向出主意的人撒气,但下次还是契而不舍的继续努力。

阿离是石头做的心,怎么捂都捂不热。

执明怨过,但也只是当时而已。

执明曾经想过慕容离若真的只是个箫乐演奏者该多好,但也只是想想而已,真是如此他们两个人能不能相识还是两说,何况,那样的阿离还是他的阿离吗?

或许真的就是那句话说的: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失去之后才会倍加珍惜。

执明心里的慕容离永远占据着最多的空间,哪怕他死后也是如此。

他们说慕容离无情无义,对待视他为挚友的公孙钤也能狠心毒害;他们说慕容离嫉世厌俗,唯恐天下不乱;他们说慕容离心有所属,纵使百般讨好也难求得半分真心……

执明听了,好心疼。

心疼他的阿离,那么好的人会变成这个样子,对人世都没了半分惦念,强迫自己硬起心肠,就像受伤的刺猬卷成一团,用着尖刺来保护自己。伤害别人的同时也拒绝了别人的温暖。

车开到了目的地,执明下了车把花拿出来,再锁上了车门。

公墓建在这里很清幽,植被蓊蓊郁郁,清晨金色的日光投过枝桠交叠处的缝隙投射下来,落在绿茵地上成了一块块光斑,风轻动,影微漾,飒飒作响,间歇有数声莺语,啾啾而啼。

慕容离的遗嘱上写着要把他和他家人葬在一起。执明便买下了这里一整片地,他不想他的阿离身边有太多的闲杂人等,阿离喜欢清净,那他就不让其他人搅扰他。

慕容离的墓建在几座墓之间,执明想,阿离生前这么孤独应该也想要家人多陪陪吧?他或许就会开心了。

执明把花放在碑前,转个身坐在墓前的台阶上,两肘放在膝上,叹了口气。

“阿离,我又来看你了。”执明一笑,歪头说道。

“天枢败完了,天璇也损失惨重,蹇宾又疯回去了,现在天权不得不对上遖宿,可是我好累,不想争,没有你,我就更不想管了。”

寂静无声,杳无应答。

“你说,你为什么要自杀呢?”执明涩涩地问,却也是很温柔。

“阿离想报仇我可以帮你呀,不用管遖宿是怎样的,只要是阿离想要的,我就通通给你,为什么宁愿借助遖宿都不愿意和我说呢?”

“我混吃等死,所以你认为我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帮你吗?”

执明问着,又摇了摇头,挪了个位置,微侧脸看着墓碑上那张黑白遗照,伸出手柔柔摩挲着自责道:“阿离你别生气,我不是怪你。”

“都是我的错,我都没早想明白你心里的苦,以为就算我继续混吃等死也无所谓。”

“可我还是不明白,如果你是要报仇,为什么还要选择死呢?我不想你离开我,可我更不想再也见不到你。天璇还在,陵光还在,你为什么就放弃了?”

连我也毫不留恋的放弃了。

执明的眼睛很酸,气息急促 声音都有几分抖。

有人对他说了,慕容离心里有一个人,一个他永远取代不了的人。

那个人叫阿煦,是慕容离的发小,在瑶光破产,慕容离一家人即将被判刑的时候站出来,代替他死了,和慕容离一家人一样,从公司顶楼跳下来,摔的粉身碎骨,血肉模糊,满地都是红的血,洗都洗不却。

那个人说慕容离报仇的心能这么坚决也是因为他,他如果做不到,那他就对不起家人更对不起代他而死的阿煦。

慕容离把执明送他的那套房改名叫了向煦台,以前执明不解其意,只是觉得阿离取的名字真好,然后他懂了。

有些人奇怪,执明这么疏懒的人居然还会关心蹇宾疯不疯的事情,大费周折找来一群声名显赫的精神专家去治蹇宾的幻想症,就算治好了又怎么样,天玑已经败了,他得不到任何好处。

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心理,执明看着蹇宾沉溺在齐之侃就在他身边的幻觉里,心里就很堵,就好像被提醒他慕容离其实一直想着另一个人,走不出来,不想走出来,他根本没有机会。

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

执明其实是一个很任性的人,想到什么便去做了,也不会太在意旁人的看法。让人治蹇宾的幻想症也是有些带着些赌气和不甘心的。

人死了为什么还要沉溺在过去,不是应该清醒过来面对现实然后珍惜身边的人吗?

执明后来被一个巴掌狠狠甩在脸上。蹇宾在治疗半年之后终于清醒,可是在清醒的当刻他却陷入更深的疯狂,执明那时候去看望过他,被那双夹杂着涛天恨意和痛苦的眼眸瞪着,蹇宾嚎叫着:“为什么?为什么连这份虚假的幸福也要剥夺?”

歇斯底里的样子完全没有了昔日的高贵冷傲。

执明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这样子还不够,还要整得别人不安生。他平生第一次这么颓丧,这么手足无措。

蹇宾后来自杀了,但是没成功,因为人在医院,救治及时,只是脖子上留了一道疤,而不是整个人进了太平间。

后来,慕容离自杀成功了,执明在太平间见到的他。
执明也想疯了,和蹇宾一样疯了该多好。

清醒的时候每一刻都像被凌迟到最后一刀,肉都剐没了,只留下骨头架子和一肚子五脏六腑暴露在外面,没断气,盼着断气。

后来蹇宾疯回去了,靠吃药,这种药致幻,能照着人的想法制造幻觉。

执明没吃,他怕。

怕他想出来的慕容离还是那样冷冰冰的,甚至会对他坦诚阿煦的事。

这样他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

执明在慕容离墓前坐了一天,金乌西坠时才离开。

车子隐没在血色余晖中,另一个着一身玄黑的人从树后绕出,走到了慕容离墓前。

☆☆☆
觉得写完了肯定会掉一把粉,但还是要写。
下章主仲孟&钤光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