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情缠——第二十九章·天意(古风ABO,平行世界AU)

                 第二十九章:天意

地牢湿冷,阴暗,时不时有鼠虫悉嗦爬过,两侧石壁上数盏昏黄的油灯,未及时剃芯,烧的灯油噼啪作响。
轰隆隆,牢房的铁门开启。

“君上,地牢之内颇为污秽,您真要亲自去往牢房?小的将人带到审讯室也是一样的。”狱卒头子颇为机巧,抓住机会恰到好处的现着殷勤。

“无碍。”蹇宾平淡说着,负手拾级而下,面上因鼻息间的腐臭气息而微微蹙眉。

“是,君上,这左数第四间便是关押韩绪的囚室。”狱卒头子低声道:“可是要小的将门打开?”

蹇宾摆手,“行了,你下去罢,若是有事,我会再传唤。”

“小的遵命。”

人退去了,蹇宾缓步走到囚室前,朝内探视,却见韩绪居然蜷在草垛上头呼呼大睡,这脸色刹那就阴沉了,抬脚踹起栏杆,厉声喊道:“你居然还敢睡?给本侯麻溜的起来。”

嘭嘭的噪音吵人清梦,睡着的人翻了个身,扭动了几下,颇为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终于醒了。随后改成枕着手臂侧躺,打着哈欠含糊不清地问道:“君上……怎么来了?”

“想来牢里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哪!让你以后都住这儿可好?”蹇宾挑眉,心中微忿。

“哎呀,这还是免了罢,罪臣尚且是有用之躯,可不能在此多做蹉跎。”韩绪脸色一变,坐起身抱拳讨好道。

蹇宾闻言一声嗤笑,“有用之躯?本侯倒没看出,说说看你有用在哪了?作为医丞,太医署医术胜过你的比比皆是。何况你所配之药,你自己知道!”

“这……嘛……”韩绪低头绞着衣摆,口中唯诺,随后抬头凝眸看向蹇宾,“君上可还记得罪臣上次所言伯父卜测得到的预言。”

蹇宾睥了他一眼,“天玑虽奉行巫蛊,却也不是什么都是一句天地神明便可含糊带过的。”

“罪臣自是明白。天意神旨,玄之又玄,不愿尽信,却又不得不疑。”

韩绪敛起笑脸,正声严色,“臣族脉中有可聆听天意者,谓之先知,却非代代可出,自我韩氏开宗立祠至今也不过出了两位,一位先祖当时能卜测出天下一统,钧天立朝,一位便是伯父,而他做出的预言却截然相反:兵燹起造,离火焚天。”

“你敢断言天玑将会败在我手,难不成你也是先知?”蹇宾眼微阖,语速缓慢,挑高的尾音显出些许警示。

“非也,当初伯父留下这则预言中对未来各国局势都有言及,天玑如此,其它六国也是如此。”

“六国?”蹇宾喃喃低语,眼中疑惑更甚,再问道:“我是不知这六国从何算起,哪怕算上瑶光,除却天玑也不过五国而已,再口不择言,也莫以此蒙骗三岁稚童的话来敷衍了事。”。

韩绪笑了,“君上是想不明白,还是不愿认同?”

“此事暂且按下,我再问你,为何如此关注于我与齐之侃之间的事由?”

“这个,就是命数了。”韩绪一顿,沉声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要想天玑盛世长久,君上就必须把握住‘一’,齐之侃是天应将星,您则身具紫微王气,最是相配,若两相结合,何愁天玑不盛?”

蹇宾却道:“就算你所言皆真又如何?宗族因我父侯而遭逢灭顶之灾,你没在我药中暗下断肠毒药已是奇怪,再言相助于我,你叫我如何信?”

“您也知道啊?”韩绪颇为无奈的笑了笑,“窥探天意是个苦差事,有此天赋者五弊三缺必占其一,能力越强,限制越大,而身为先知,早亡已是必然,不仅如此,其宗族也将受其影响,伯父向您父侯道出天机时,韩氏结局就注定了。”

“可你现在……”蹇宾还要问,韩绪却抬眼凝视着他说道:“如今韩氏独留我一人,也无所谓泄露天机而遭连坐。”

“十数甲子来,韩氏一族虽能窥得天意,却只能缄口不言,族人恪守避世,但五弊三缺之命却从未例外。”

“逆天,改命,不知多少族中子弟有此野望,伯父更是如此,才会入世就任大司命,还会因此遭难。”

“那我父侯为何从未提及如此大劫,而且知道天玑会亡于我手还要传位于我?”蹇宾蹙眉问道,心下已然信了四五分。

“这个就是君上自己要探求的疑问了,您或许该去问问老侯爷?”

蹇宾步伐迟缓,出了地牢却有些内心踌躇。

六国,天玑,父侯,齐之侃。

疑问太多,他一时难以接受。明明是不信的,却难说明这内心千种思绪盘结难解是何故。

天意,天意,所有人都信奉的天意,究竟是存或不存?
抬眼看向这碧莹晴空,蹇宾独自伫立良久,静默不语。

“备马,本侯要去宗祠祭拜父侯。”

——————————

敌志乱萃,不虞。坤下兑上之象,利其不自主而取之。

擒住魏明的并非天璇主力军队,斥候已探明,魏明并未送至他处,齐之侃猜测这是因骠骑将军不肯妥协致使天璇认为魏明分量不够重的缘故,想着兵力浪费在此亦不合算。

既然如此,他们也不会料到天玑分军主力会来搭救。那么,先引走营中大多兵力,再攻其不备是最好也是损失最少的方法。

绕道至天璇边境的军队约摸已经开战几日了,不用攻破关隘,只要让人知道有天玑军队在边境虎视眈眈即可,待求援信件一到这天璇军中或是朝堂上,那吴将军就算是想到了天玑的兵士必定不多,攻下了如此多的城池,却也不得不回防。

运送粮草的通道因此受阻,再继续呆在天玑境内只会损失更重。若是天玑再加兵在天璇边境,两路夹击下,他如何胜?

毕竟是天玑境内,不得民心,无国内接济,军队猖狂也只能是一时。这个道理,经验丰富的吴将军必定心知。

所以,现在损失多少城池皆不紧要,防御线一拓宽,天玑守军辛苦,天璇军队维系更是艰难。

待魏明得救,这仗大约也到头了。

☆☆☆
大纲码出来就是用来脱纲,已经是第三次大修脑洞。

看完剧了,不开心。

不就是搞玄幻吗,谁不会?o(╯□╰)o

本来打算就是让韩绪说说家族使命的,然后只关系到天玑,现在,真觉得这特么太小家子了。

搞大事了!
我就来写玄幻了。
逆天!!!改命!!!

天玑千秋万代长盛不衰,煎饼要和小齐永远在一起,天生一对!
生!生!生!

评论(1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