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情缠——第三十一章·虎斗(古风ABO,平行世界AU)

          第三十一章:虎斗

齐之侃声东击西的计策终于发挥效用,天璇军现已舍了两座城池,全面收锁防线,同时斥候汇报,一队人数大约数万之众的军队正沿山地绕行前往天璇边境。

天璇想来还是舍不下这已经到嘴的肉,不想就这么放弃了这侵占所得的疆土。

齐之侃亦亲自前去探查过,这一队数万人的军队,轻装简行,人衔枚,马裹足,意在隐秘前进,更求行军速度。

若真让他们到了天璇边境,计策破矣,还在天璇边境的天玑军队受此前后夹击,必将覆没。

目前天玑军心不齐,而己方正因违抗将令私自调军的事由在同帅帐内的人周旋。魏明从天璇军中被救出,伤势还未痊愈,但每日谈不完的会议又让他无法静心养伤。兵权由此又被收回,美其名曰:校尉有伤在身难以统辖,便交由骑尉代行。

魏明有爵位在身,有此顾忌,别人不敢在明面上太过针对他。否则就越权调兵这一条,他手下大半将领都要因此掉了脑袋。当然,骠骑将军拒不救援的做法也已落下口实,再绝情至此,军心散矣。

魏明亦将天璇军分兵的举动在会议中提出,但骑尉却道,天璇分兵正好,兵力减弱,正面迎击必不敌吾军。魏明听了将天玑军队还在天璇边境的消息说出,也一并道出了若任其回撤可能全军覆没的后果。

若是天璇大军全部回撤,倒也无需多做犹豫,增兵所需兵力不是小数,且未必能抢在天璇军前头赶到边境,所以只能在传令撤兵同时进行扰战,一方面拖延时间使军队顺利回撤,一方面亦可加速收复失地并重新筑建防御线。

天璇却是分军回防,行军速度又快,如此应对迟疑不得,对方人数不少,再思精兵奇袭就太不切实际了。同样的计策不会永远奏效。

齐之侃思前想后,反倒觉得事情未必是如此艰难,天玑就算军心不齐,到了已经有获胜苗头的份上,将领再裹足不前,不说传到朝堂会被如何问罪,连军中兵士亦会怨言四起 人心浮动,实乃行军大忌。

若是大军对垒之际,能趁机烧了天璇军的粮草,那天璇就连最后僵持的余地都没了,不管那队分军行至何处,要想重新从天璇运来足够的粮草,却不是短期可行。

果然,三日之后,魏明便被重新授予兵权,与大军一同正面攻击天璇军。齐之侃向魏明道出自己的想法,魏明听了也觉可行,通报一声后便拨了六千人给齐之侃。

……

平原上烽火正浓,马蹄纷乱,金鼓雷鸣,濒死的兵士哀嚎着,本该高亢震人的咆哮却也淹没在了两军厮杀的叫喊中,血液飞溅,寒光盈目,脚下的沙土被浸成了红色,铁色铠甲亦受朱红渲染。

齐之侃不在平原,他只是一名郎将,无权指挥全军,在战场上能发挥的作用有限,倒不如以魏明分给他的兵马前去焚烧粮草。本来计策说出时,该由骠骑将军与三位尉官共同商议,但,齐之侃想到天玑军中状况,不说是否有合适人选可前去,就等真议出结果,怕也是时机已失。

思及此,他干脆向魏明通报后就带人走了,一行人由峭壁无声潜入天璇营地。行动出奇的顺利,不说有人发现尚在峭壁上攀爬的他们,就连临近营帐时见到的守备也零零散散,齐之侃顿时心中警玲大作。他参军时日虽短,但天赋惊人,加之心性坚定,自然不会被求胜之心冲昏了头脑。

这局面,十之八九是为诈。

正要回返之际,远处荆棘丛和巨石后却冒出黑色人影来,密密麻麻,少说有八千之众,且这数目还在增加。
烧粮已经不成,这粮草必不在此,需得赶快突围。

眼看要形成包围之势,齐之侃拔剑出鞘,率先奔入还未整顿完备的一方,剑刃起落间,带起肃肃破空声,同时众多兵士在哀嚎后便倒地难起,神勇之姿,倒是鼓舞了己方士气。随同齐之侃的兵士也纷纷冲入战圈,敌军见状,放弃包围,朝着此处增援,防止齐之侃他们突围成功。

有人倒下,但随同齐之侃脱出重围的兵士还是居于多数,就在将要甩开敌军时,变故发生了。

一名身披重甲,头簪红缨,骑着剽悍黑马的将士突然出现,手中长戟向地,猛地一拽缰绳朝着齐之侃处飞快奔来。

马蹄声叠叠沓沓,重甲将士雄壮的臂膀高抬起,行至齐之侃处便凭地刺落,齐之侃拧腰侧身,手上剑刃恰好击在了锋芒处,锵然一声,似风啸雷鸣。两双同样阴戾血煞的眼眸刹那对视,有雀跃更有杀伐。

战马越过齐之侃又行折返,重甲将士手一撑马背,自上跃起,以猛虎之势袭向齐之侃,手中长戟划落中发出阵阵轰鸣。兵长一分,力重三成,齐之侃执剑抵挡中首次力屈后退,掌心亦有发麻。

“能胜过我,天璇军就让出一条路放尔等离去,不再为难。”重甲将士长戟横执在手,自信满满。

“不必,生擒你,便可逼天璇退兵,何乐不为。”齐之侃朗声道,不见畏惧。

“哈,黄口小儿,倒是狂妄。”

“毕竟后生可畏,吴将军战神威名今日就要染上污点了。”

天性作祟,同样强势的乾元一撞上便是一场死斗,何况二人之间更是牵扯到各自国家的成败输赢,更是难以姑息战意。

拖延越久,局面只会更糟。

齐之侃率先提剑攻上,剑疾如风,瞬息便是数十招,   挑,刺,劈,砍,变化无端。

吴将军挥动手中长戟,运用自如,举重若轻,招式变化间虽不若齐之侃迅速,但多年武斗经验在此,齐之侃虚晃之招他也能察觉出七八成,一边闪躲真正致命之招,一边找寻空隙反击出手。

长剑虽长,但与戟相比还是属短兵,最好再缩近距离以免克制,齐之侃运剑时踏步向前,吴将军便后退再次拉开两人间距,进退间战况一时胶着。

☆☆☆
属于小齐的帅气时光,想想还是尽量描写出来了,笔力只能到这里,不然还想再霸气侧漏一点。
么么哒,小齐,终于怼上一个大人物了,以后和煎饼要一起好好怼国师,振兴天玑呦。
包子别急,迟早要上锅蒸的,不过也没那么真快。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