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CND4·第九章·时光里寻你(现代全员,刀,慎入)

时光里寻你

陵光送了一罐药给仲堃仪,和药一起送过去的还有一封信,信上说:忘不了的,还是记住的好。能骗自己也是一种幸福。

仲堃仪看完信就撕了,撕的很彻底,细碎的纸屑已经不可能再拼凑在一起。

那罐叫做CND4的药却留下了,放在书桌最下面的抽屉里,里面还有另一种药,是当初苏瀚被判刑的时候留下的,也是让他吞枪子的原因之一。

最大的原因是仲堃仪在他家里翻到了这瓶药,还顺便报了警。

可惜吞了这种药的人已经回不来了。

仲堃仪现在才知道可惜是一种什么感觉,或者说后悔是什么感觉。

心又开始堵的慌,仲堃仪喘着气,从酒柜里翻出两瓶白酒,也不用酒杯,扯开瓶盖就仰头灌了一大口。

他的肝病没好就从医院里出来了,带回来一大袋瓶瓶罐罐:颗粒,胶囊,口服液,药片,药丸,仲堃仪看着不想吃,懒得吃。

还是酒好。

仲堃仪迷离着双眼,对月高举酒瓶,微醺的他,脸颊连着鼻尖酡红一片,这时候才有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我错了,我想你了。”

月光下,似有晶莹的什么物件坠落地砖上,溅开湿润了,又很快干涩到不留痕迹。

酒瓶子歪七扭八的倒了一地,仲堃仪仰面倒在地毯上,四肢大敞,眼神涣散,看来是醉的不浅。

踢开脚边的一个酒壶,仲堃仪缓慢坐起,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靠着一点微薄的记忆摸索着书房的位置,步履不稳朝着那里走。

砰地用肩膀撞开门,仲堃仪差点栽进去,扶着柜子缓了会儿,仲堃仪踉跄几步窜到了书桌边,蹲下身子拉开了抽屉,手拿起一个瓶子看着重影叠叠的字,感觉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干脆两个瓶子的盖子都扭开了,各倒了一把,直接吞了。

药片哽的他拍着胸口直咳嗽,眼泪都咳出来了,通红一片的脸像是要把心肝咳出来才罢休。

靠着书桌坐在地上,仲堃仪喘息缓气。

屋子里没开灯,反正开灯也亮不到哪里去。

幽蓝月光透窗而入,暗灰的屋子里就有了一道光幕,仲堃仪注视着那里,渐渐的,好像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是一抹绿,由上到下绿意渐浓,尾端已是青色。

好像一个人。

仲堃仪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个走向他的“人”,熟悉的眉目,还是略微稚嫩的面容,浅浅笑着,轻声对他说:“仲堃仪,你现在可太狼狈了,形象毁的够彻底啊。”

语句里满是调笑意味,美好的就像一场梦。

仲堃仪开口打算说话,却埋头捂着嘴咳嗽起来,绿衣人见状,蹲下身轻拍着他的背,“你怎么也和我以前一样咳嗽起来,可要注意身体,这病一发作就要好久。”

仲堃仪笑了,“那挺好的,老板你可不可以也照顾我这么久?咳咳,看在以前我也照顾卧床那么久的你的份上。”

“不行,你要快点好,天枢还要靠我们振兴。”

“我都听老板的,好好吃药,快点好起来。”仲堃仪五官很柔和,“不过请老板还是要照顾一下病弱的我。”

“你有病,你有理。”绿衣人笑了,颇有些无奈。

“哈哈哈……咳咳”仲堃仪边笑边咳,似疯似颠,又像是高兴坏了。

————————

“公孙,你说我是不是太任性,也太自以为是了?”陵光微蹙眉,缓声问道。

“并没有,您是天璇的天,自信和威势是理所当然。”

熟悉朗润的声音传入耳际,陵光虽笑了,眼角却有些湿润,有些哽咽道:“真好,就这么听听你说话也挺好的,真的,好开心。”
“您开心就好,我什么都会依您。”

陵光不说话了,坐在床上呆愣了半晌,忽然说道:“我爱你,你爱我吗?”

“爱,第一面见到您的时候这份爱慕之情就萌生了。”
陵光心下一阵骤缩,微怔了一会儿,又问道:“公孙钤,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会撩人?”。

“有,很多人,他们还可怜我就是撩不到一个最想撩的人。”声音颇有些抱怨。

“哈哈哈,那你现在撩到了,开心吗?”陵光仰面笑着,也不管什么形象了,捂着肚子在床上滚。

“自然是开心的,感觉人生都圆满了,可以死而无憾。”

陵光的笑僵在脸上,翻身坐起来,他说道:“以后,不用再提死了,我不想听。”他迟疑了一下,随即说道:“我现在看不到你,你能再靠近点让我感觉到你吗?”

“那,我现在抱住了您,您感觉到了吗?”

“有,很暖的怀抱,别放开好吗?”陵光软软回道。

“好。”

床头柜上,白色的小药罐子打开着,里面的药片已经少了三分之一。

天花板上的灯没有开,床头的壁灯发着暖黄色的光,向四周晕开来,铺在墙壁和床铺上,连陵光背上也盖了一层夕阳的颜色。

暖暖的,好像忘了是一个人。

☆☆☆
谁都看到了自己最想看的,谁都听到了自己最想听的,谁都感受到了自己最想感受到的。
是真是假?
计较真假已经是多余了。
可是能幸福多久?
下章结局,最黑一章。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