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情缠——第三十三章·回朝(古风ABO,平行世界AU)

            第三十三章:回朝

时值霜降,钧天谴使至天玑、天璇两国,共商罢兵事宜,旬有十日而后返,尔后两国互呈国书,此战了之。天璇全面退出天玑境内,天玑守军不得追击。

廿日后,大军回朝,大司命执礼以三牲六畜祭谢鬼神,天玑侯于城门亲迎入城。

悠长的号角声响彻云霄,隆隆鼓响亦声动如雷,战帜飞扬,帜上白虎威武。剽悍战马走在队伍前列,其中一位银甲将士分外耀眼,身姿英武,器宇轩昂,凛厉目光自马上俯视着两旁奉迎的百姓,神资高彻,望之竟似战神睥睨尘世,令人不禁心生敬畏。

临近城门,年轻将士冷硬的五官柔和下来,眸光深沉地看着城门口那位高冠白衣人,有些怯懦又有些期待,脸上微红,咬着后槽牙,攥紧了手里的缰绳。

蹇宾看到了他,一瞬僵硬后又默默将视线转开,维持着孤高冷傲,悲喜不显的姿态。

百姓被道路两列的禁卫军隔开了,神情却依旧雀跃,兴高采烈的朝着凯旋而归的军士抛掷喜庆的彩纸福袋。宗亲大臣列队于天玑侯之后,面上难得一致地带上了喜色。

简单宣言慰问后,诸多将领随同听天玑候至宝殿,表陈战绩,论功行赏。

骠骑将军受封千户,三尉赐良田百亩,珍宝数十。校尉魏明,战中莽撞,受俘于天璇,有损天玑威名,爵位降为二等,勒令闭门思过。

郎将齐之侃,功绩非凡,令天璇多番受挫,英雄少年,擢升为羽林军提督,直辖于侯命。

数多青铜飞鸟衔着红烛,莹莹亮着,将殿内照了个通明,笙萧丝竹之声悠扬灵动,堂上酒斛杯盏交错,叮咚脆响不断。无人在意这殿内早缺了两人。

天玑候早在入夜前便言道身体不适,回殿休憩,而今日封赏的最大功臣,新任羽林军提督齐之侃于半个时辰前也托言不胜酒力,退席了。魏明看着他离开,笑着没揭穿。

宫侍手持宫灯走在前端,领着齐之侃绕过数多回廊亭阁,又蜿蜒几回后到了一处庭院前,停下脚步,宫侍转身对齐之侃言道:“提督大人,那位已经在院中等候多时了,您快请进。”言毕,退至一旁,朝齐之侃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寒月皎洁,如钩,如弓,光华照不清院内景物,看不见人,只能依稀辩得内中种了一排翠竹。

齐之侃吸了一口气,迈步踏入。穿过小径,景物豁然开朗,一处灯火通明的八角琉璃亭映现眼前,一人着枣红官袍负手立于亭中。

齐之侃面色一变,说不上来的失望,“韩大人,如何是你在此?”

韩绪只斜着眼神看了他一眼,兀自走到石桌边坐下,“你以为我乐意,大晚上的不睡觉跑这儿来赏月啊?”提起瓷壶,将倒扣的杯盏取了两只摆好,缓缓向其中注入茶水,“你不过来喝口茶再说话?这些事对你来说还是蛮紧要的,仔细些听清了终归有好处。”

齐之侃抿唇,眉心轻拧,还是依言坐到了石凳上,接过茶盏仰头一饮而尽后“啪”地扣在石桌上,心内却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韩绪笑笑,默默将自己杯内茶水饮尽,“升了这么大的官还不开心,是觉得赏赐少了么?没事,过几日还有一个赏赐,保管你到时候乐开花。”

“韩大人莫要在取笑于我了。”齐之侃苦笑,“你应明了这些赏赐我并不在意。”

韩绪闻言睥了他一眼,“不开窍,还真是不开窍!”

“多日前君上召见大司命,命他卜算一卦,你来猜猜这内容是什么?”

“我……”齐之侃见韩绪神色,想到了一个自己也觉得荒唐的猜测,“可是与君上姻缘有关?”

“你还不傻嘛!”韩绪故作惊奇,“猜的倒也八九不离十,君上命大司命卜算出一黄道吉日祭祀天地神明,他要在在王城内设一试炼,而在试炼之中考核最高三者,君上将择其一与婚。”

“齐之侃,你已经被内定了。”

齐之侃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差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呆滞了一会后,又是想信不敢信的问道:“韩大人,你方才说什么?”

“你瞧,现在可不就乐的找不着北了。”韩绪边喝茶便调笑,看齐之侃已经快急的上前来揪着他问了,他才搁下茶盏说道:“总之一句话:好好干,你啊,鸿鸾星动,姻缘挡都挡不住了!”

“原因为何?”齐之侃虽是内心极度欢喜澎湃,但还不至于被冲昏了头脑,自顾自陶醉了些许时候,还是提出疑问。

并非他多想,实在是早前蹇宾的反应确实让他对短期内二人关系更进一步不抱希望,更何况此时竟突然要到婚娶的地步,着实让他有种沉醉梦中,一切皆是虚幻的不实感。

“这个嘛……”韩绪尾音拖长了一大截,“君上只说叫我看着办。依我看,这事儿还是到时候你自己问他吧,我这个外人说什么都是错。最后,不管他有没有对你坦诚一切,我只能说,他心里的苦比你至多不少,从某种层面来说如此。”

“我明瞭了,多谢韩大人坦言告知。”齐之侃起身朝着韩绪深深行了一礼。

齐之侃并未久坐,随后便告辞出了庭院跟随守候的宫侍离开了。

韩绪叹了口气,朝着暗处竹林高声道:“君上,臣现在可以回去睡觉了?”

“滚!”传来一声短促呵斥。

衣料摩擦的悉嗦声,应该是某人在咬牙切齿的甩着袖袍。

韩绪听着,颇有先见之明的捂住了嘴,随后笑的肩膀抖个不停,快断气了,但害怕被迁怒,他还是很小心的没笑出声。

君上这脸皮还要再练练哪,不好意思当面说,结果这还没见着面都羞成这样了。

“那臣下告退。”韩绪福身行礼。

“等等,他刚贬了爵位,还被天璇俘虏过,你就不想去慰问一番?”

“管他去死!”韩绪甩着袖子怒骂道。

蹇宾终于略消气,眉目缓和下来,还勾起了嘴角。

☆☆☆
最近真的是要处于狂发糖的局面了,我真的是萌萌哒。

对了,问一句有人对魏明×韩绪这对介意吗,不介意的话,我想稍微写下,感觉还蛮好玩的。

(赶着要去写作业,码的急了点,没怎么捉虫,明天再来看看。么么哒,爱你们呦!)

评论(2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