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雨露期(墨受,ABO,ooc瞩目)

   单纯只是想开一辆墨总受的车,但是还没有想好攻君是谁。。。
    雷者勿入。   
   ㈠

女医师埋着头,手刷刷翻动着桌上的病例,对着一旁的化验单子仔细比对着,过了良久,她把单子递回墨倾池面前,“都不用我看了,你自己比对比对。”

墨倾池扫了一眼,这些数值不是比旁边的参考范围低一点就是高一些,不学医也知道这肯定麻烦了。

他问道:“还有救?”

女医生瞥了他一眼,估计是不满意他这种不重视的态度,眉心拧起,“暂时不会死。”视线重新回到电脑屏幕,手点着鼠标,“血样里OPH(omega 信息素)含量这么高,雨露期要到了。”

墨倾池有些讶异,毕竟他的雨露期才过去不到二十天,随后他又淡定了,“麻烦帮我开三份抑制注射剂。”

“不行,现在什么抑制剂都不给开。”女医师很坚决,“你体内已经有抗体了,再注射抑制剂非但效果微弱,而且还对脏器有害。”

墨倾池被噎住了,上次雨露期他不止注射了抑制剂,还吃了整整两板胶囊才勉强撑过雨露期,这可是正常药量的四倍还多。

“大不了叫你爱人那几天辛苦一点就好了,说不定还能有个孩子。”

“我没结婚,也没谈恋爱。”墨倾池低声说。

女医师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低头,十指灵活的敲着键盘,“我只能给你开两盒胶囊,你这几天呆家里尽量避免外出,觉得药物控制不了要立即打电话到医院。”

“多谢。”

拿着单子缴了药费,再预约了下个月的CT,墨倾池提着包到了停车场。

坐进车里,手搭在方向盘上,头跟着埋下去,长长呼出一口气。

单到三十多的坤泽(omega),说出去估计也少有人会信。毕竟这个时代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乾元(alpha)和中庸(beta)满大街都是。属性比例摆在那里,能熬到现在还没有个着落确实是有些奇葩了。

可他乐意就做一朵奇葩。

墨倾池坐直身体,扣好安全带,换档踩油门。

先去超市买存粮吧,沧溟被他爸接走以后,屋子里冰箱就一直空着了,应该撑不了一天。

……

请了一礼拜的假,应该够了。

墨倾池把一袋袋的速冻饺子码整齐,又把几盒鸡蛋和杂七杂八的火腿和袋装卤菜塞进去,啪——阖上了冰箱门。

客厅茶几上的电话响了。

墨倾池看了眼一边料理台上的老干妈、食盐、白砂糖什么的,决定还是先接电话再回来收拾。

踩着棉拖鞋到了茶几边,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还没接电话,面上就阴沉了三分。

摁下接听键,“什么事?”

电话这头的火气也不轻,“过几天霄冥生日,你来不来?”

“来。”墨倾池挂了电话,随手把手机甩到沙发上,土豪金居然还在沙发上弹了那么几下才趴在坐垫边。

这忘潇然是想炫耀他才是霄冥的抚养人,真正的父亲吗?

我养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混呢!

墨倾池眯起眼,下颚的线条也随之死硬起来。

等等,过几天!那不是可能撞上了雨露期?

墨倾池脸色白了白,瘫坐进沙发里,躬着腰,手撑着头,眼皮闭紧了,像是犯了头风。

事实上他也确实头疼的厉害。

远沧溟划进忘家户口也有两年了,而去年上了高三,学业一天紧过一天,最近一次来看他还是三个月以前的事。他不好过去太频繁,去了还是看忘潇然那张老脸,就更不愿去了。

现在沧溟生日,是该去的。

麻烦……

这雨露期干脆提前过完好了。

提前。

墨倾池睁开双眼,想到了什么,伸手捞过一边的土豪金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离经,你上次从美国带回来的诱发剂还有吗?”

玉离经用肩窝和侧颊夹着手机,接过秘书递来的策划案,龙飞凤舞的签上大名,“还有三支,怎么了?”

“可以,你能匀给我一支吗?”

“全送你都行。”玉离经笑了,“我又用不着这些。”

玉离经是中庸,尽管怎么看,他都比坤泽更像坤泽,五官秀气,脾气温和,人也端庄,活脱脱大家闺秀一枚,但他确实是中庸,压根没有雨露期,也不会散发信息素。这东西他也是看着新奇,又刚好是合伙人送的,就收下了,回国后七七八八的送了出去,现在只剩下三支。

“不用,我要一支就行了,尽快。”

“行了,中午之前我让助理送过去。”

“多谢。”

墨倾池很满意的挂了电话。

下午一点。

墨倾池用注射器往手臂上打进去一支诱发剂,随后的十五分钟内,锁好门窗,拉上窗帘,端着药和水到了卧室,然后坐在床上准备等情热一上来就吃药。

不是热,是晕,还想吐……

墨倾池一手捂着脑门,一手压着肚子,想喝口水去去恶心都觉得费劲。手下湿腻腻的都是额头冒出来的冷汗,终于是耐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墨倾池用脚勾过来垃圾桶干呕起来。

他不会是对这个过敏吧?

完了,要死要死。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
明天考完试继续。
吃了两篇墨受文,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了……
好了,我要竭尽所能也拖一两个下水。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