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雨露期(七)(墨受,ABO,ooc瞩目)

(七)

粉丝说,圣司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透着一股苏气,简直舔颜舔的欲罢不能,电脑屏碎了,接着舔手机屏!

哪怕墨倾池息影三年,依旧孜孜不倦。

儒门圣司是墨倾池荣获万堺影帝头衔的角色,也成功让他迅速窜红发紫,踏入一线领域,而这背后的运作少不了他的经纪人——应无骞。

众所周知,他们关系不好。

娱乐圈里关系差的人不在少数,但能摆到明面上却寥寥无几。从这方面来说,彼此两看相厌到都懒得遮掩的地步,居然能坚持搭伙下去!简直是奇迹。

或许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差。

应无骞是墨倾池的学弟,不过届数不同,专业不同,两个人几乎没有交集。

直到墨倾池出道,有人推荐了应无骞作为他的经纪人。

墨倾池是坤泽,但他总把香韵收敛的跟没有一样,以至于接触不深的人会认为他是中庸。

应无骞也是坤泽,但他总喜欢用类似乾元信息素味道的香水,不是浓烈的香气,也没有乾元信息素的功效,可以让坤泽自动打开腿什么的。

对此,墨倾池谈不上喜欢或者厌恶,不耽误工作就行了。

应无骞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离“应扒皮”只差一步的那种。他对墨倾池各方面都管的严,工作上如此,生活上也时常插一脚。对于墨倾池窝里那只叫做远沧溟的小崽子,他相当厌恶。

远沧溟那时候还是十岁出头,正是“猫狗嫌”的时候,整天淘的几乎让墨倾池恨不得跟在他屁股后头收拾残局,什么昨天把同桌骗的吓哭了,今天把邻居家的玻璃打碎了,每次回家,看到的都是宛如台风过境的场景,桌子椅子倒了一地,上面摆的陶瓷花瓶也碎成渣渣。

墨倾池气归气,却也不想和远沧溟一个小屁孩置气。
应无骞在墨倾池在剧组又一个电话要被叫到学校收拾远沧溟闯下的烂摊子时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你,留下拍戏,我去。”

下一场轮到墨倾池上场,所以说到最后终归还是应无骞去了,收拾完摊子,他劝墨倾池请个保姆或者干脆点把远沧溟送到寄宿制学校,省的耽误工作。

墨倾池想了想还是没同意。

应无骞退了一步,提议给远沧溟找个家庭教师,顺便督促他学习。

各退一步,墨倾池同意了。

畅遗音被应无骞推来看孩子,他不是什么温和的脾气,对上的又是牙尖嘴利的熊孩子远沧溟,两个人几乎是要打起来了。

墨倾池这时候又到国外拍戏了,手机由应无骞管着,远沧溟联系不上,少了一个庇护,境况就变了。

最后远沧溟逃家了。

人是找到了,但墨倾池和应无骞之间的梁子也结下了。
关系逐步恶化,可以聊两句变成了非公事莫开口。

这样都没散伙确实是奇迹。

……

墨影帝作品不多却部部皆经得起细品,为人乐道的除了炉火纯青的演技还有的便是扑朔迷离的绯闻对象了。
窝边草应无骞,小鲜肉剑非道,新锐导演叹希奇,导游界的男神——任平生。

墨倾池的粉丝论坛里就有这么两栋楼相当壮观,一栋是撕配对,一栋撕属性。换言之,前者论西皮王道,后者论攻受王道。

其中站墨倾池是乾元的粉丝达到六成以上(这么苏,不是总攻不科学),站墨倾池是中庸的粉丝则包揽了三成(对不起,这边就喜欢互攻),而站了坤泽属性的粉丝,人数不到一成(妈妈呀,粮少的快饿死了!)

今天刚进论坛的邃无端看什么都是新奇的,那一堆挂着“墨all”、“墨应”、“墨剑”的帖子他不解其意,抓了抓头发,他点进了回帖最多的帖子。

【限制级】《望帝春心》#墨all#by涉江菜芙蓉

“眼见剑非道捧着青瓷茶盏的一双细白手腕凑到了眼前放下茶盏后正要离去,望帝放下手上奏折,钳住了他的腕子,将人往怀里一拽,哑声道:‘非非可比这茶来的清甜,可教我好好尝尝。’

剑非道脸上蒸上了一层红霞,期期艾艾‘臣妾,臣妾……’”

下面是不可描述的圈圈叉叉情节。

一页拉到底了还是……

邃无端,卒。

可是死不瞑目哪!

邃无端多哆嗦嗦按着鼠标跳到了最后一页。

“不愧是芙蓉巨巨,这肉炖的,ooc到天迹了我也要跪着吃下去。”

“这肉有雷,这雷有毒。哇呀,倒地不起!”

“求继续,求继续,巨巨你不是说要来一次5 p吗?”

……

“他是坤泽。”

邃无端回了这么一句。

底下马上有人回复。

“邪教退散!!!”

“对家的来找什么存在感,想吃自己码字去。”

……

我吃过了。

这句他没发出去。

☆☆☆
但笑不语。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