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雨露期(十三)(墨受,ABO,ooc瞩目)

(十三)

温吞如水的补习班生涯进行过半。

邃无端……依旧还是那个原汁原味的木头人。

老师们扶额翻白眼:白瞎了那一张脸了,真真朽木也,不止不可雕,简直一碰就掉渣!

靠脸吃饭的先例不是没有,就好比现在红透半边天的小鲜肉剑非道,一张绝逸出尘的谪仙脸摆在那里,哪怕是纯背景那也是镀金镶钻闪瞎人眼的极品花瓶,能让收视率瞬间飚到令投资人心悸不已,但同时出场费高的也是让投资人哭爹喊娘。

然而能成就一个剑非道,却不一定能成就第二个,相似的东西总是会被贬低价值,粉丝的喜好是有一定固定性的,深爱上一个,便会觉得再出现的一个很难超越前者,粉丝能爱屋及乌最好,但若是觉得对方东施效颦那就不好说了。

所以说,要红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特色(《出名的五十条捷径》——蝴蝶君)。
邃无端认真学了吗?

是的,他至少在上课的时候是听了的,但其实他也明白自己并没有点亮表演这个天赋技能,面对镜头永远肌肉僵硬,列如:笑的时候,比较像——嘴抽了。

当然,抽也是很可爱的抽啦。

邃无端另一个学不好分心的原因不是墨倾池,虽然他也是在努力找路子追,而是他舅舅前两天通知他的事情:他的特殊结业考核批准下来了,时间是十月中旬。

邃无端虽然天赋异禀,加上后台强大,但八年的空窗期却不是一时可以填的平的。君奉天考虑到他的年龄不太适合再按部就班的回去读大二再一步一步本科毕业报考研究生,所以也就替他申请了特殊结业。

他一面需要补习专业知识,一面需要疯狂攒到足够量的学分,这也是为什么他一个法学院的在大四还要四处选修课程。要知道法学院的课业繁重,通常大四虽然没多少课却是有实习任务在身,根本闲不了,绝大多数学生选择到大三结束前就修到够数的选修课学分,宁愿辛苦一点也省的以后麻烦。

好在邃无端赶在学期结束前总算是凑足了学分,要不然君奉天出面也不一定能让考核批准下来。

现在的情况是:邃无端要准备结业考核的笔试和现场答辩,还要上朝九晚五的表演补习班,还要坚持不懈的不动声色的追人。

鼓掌,真是的好棒棒!

如果有传说中某位先天一人三化就技能就完美了。

席断虹看着儿子瘦成萝卜尖的下巴,默默的再添了每晚的一顿宵夜和早晚两盅补汤。

邃无端:……

……

补习班下课。

邃无端下了楼,却注意到靠着玻璃门边的紫色身影。他顿住了脚,那人却转过身来朝他招了个手。

“邃无端,喝一杯?”

“啊?”邃无端愣了一会,“好。”

两个人都脱离了未成年的行列,喝一杯的意思自然不是指混着使用香精的珍珠奶茶了。

邃无端面前是一杯小桶似的冰啤酒,玉离经则很是优雅地端着红酒杯,呷了一口。

放下杯子,玉离经开口了,“你知道墨倾池喜欢什么酒吗?”

邃无端摇头。

玉离经一幅“果然如此”的先知模样,指尖笃笃扣着桌面,“他极少沾酒,因为讨厌头脑混沌的感觉,不过其实喝不喝是在于他对面是谁。”

“玉总。”邃无端举手提问,“你的意思是什么?让我不要送酒?”

瞧这重点抓的……

“噗——哈哈哈”玉离经喷了。

邃无端不明所以,一本正经地等着玉离经回答。

“你这呆还真是极具个人特色!”玉离经笑了有一会儿,揉着有点痛的肚子说道,“不过八年,不对,是九年前的反应更有趣一点。”

“九年前……”邃无端这下算是难得开窍一把,“我们九年前认识?”

“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玉离经龇牙,道:“撬了我墙角的男人。”

邃无端懵逼脸。

“青梅竹马就这么突然被人抢了,那时候我都想从美国飞来揍你一顿再说,当然,只是想想。”玉离经说是这样说,一脸可惜的表情却说明他不是这样想。

“你不一定打的过我。”邃无端认真脸,他可是拿过散打三联冠的。

“呵呵。”玉离经一个眼白甩给他,“每天想送什么花够为难吧?”没等邃无端回答,他接着说道:“其实绑个蝴蝶结把自己送去就能解决问题了。”

“他一定会收的。”玉离经慈爱一笑。

邃无端莫名打了个寒战。
☆☆☆
诸位道友新年快乐!么么哒,发糖发糖。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