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建国后特许成精(二)(地天,玉法,邃墨)

(二)

玉逍遥和地冥的恩怨得从几百年前算起,那时候玉逍遥正改了个装逼的名字——神毓逍遥,继承了他师尊九天玄尊的天迹之位,乃是妖界一方主位,各种酷炫狂霸吊炸天。

是的,玉逍遥是一只纯种妖精,来自地球的异次元——妖界,现在是一只会撒娇卖萌要抱抱的长毛猫。

……

鬼知道他都经历了些什么!

抱尾巴哭唧唧。

反正什么都是地冥的锅,是他是他就是他!

玉逍遥弓着背,身体弯成了一座“桥”,尾巴上的毛根根立起,像一枚枚长刺,双耳放平了,眼睛瞪的圆圆的,龇着牙,牙缝里挤出来一长串猫类攻击前特有的斯斯声。

大鲤鱼守在水箱底部,鱼腹几乎贴着箱底的沙石,吐泡泡,慢悠悠摆着尾巴。

喵——

玉逍遥一跃而起,两只前爪先扒住水箱边沿,然后一只爪子夹紧玻璃壁,放另一只伸进水里搅着,两只后爪在半空扑腾,艰难地多伸进去几个厘米。

先一爪子拍晕你,然后捞起来吃掉。不过生吃有点腥,算了,这个时候就不嫌弃了。

猫爪掀起“涛天巨浪”,大红鲤鱼穿梭在猫爪之下,鱼鳍摆动,左闪右躲,滑不溜爪的就是一条鱼,简直用行动说着:来抓我呀,有本事你来抓我呀~~~

猫简直要气炸了!“喵~嗷”,水也不搅了,后爪踩住玻璃一蹬,八公斤的的重量成功让水箱向外一斜,砰地再砸回去,声势吓鱼,大红鲤鱼呆滞了瞬间。

玉逍遥也被撒出来的水浇了一脸,湿的一塌糊涂,胡子尖都在湿哒哒滴着水。玉逍遥很不开心,于是他蹬的凶了,水箱斜——正——斜——正……,水淌了满地,水箱也在一次次摇晃中慢慢挪出了长木柜。

终于,水箱倾斜的角度超过了三十度,而且再也没正回去,砰——箱口朝下砸落在地板上,一箱水倒的一滴不剩,反应不及的玉逍遥被罩在了里面,举着爪子一脸懵逼。

大红鲤鱼被甩了出去,在地板上扑腾,他是鱼啊,没水会死的。

“哎呀!”非常君一声惊呼,捂着脸,表情宛若“呐喊”在世。

玉逍遥捂着眼睛,耳朵耷拉着,不是我,我没有……

大红鲤鱼一动不动,状若死鱼。


玉逍遥身上裹着毛巾,眯起眼睛享受非常君的吹风机伺候,长毛在嗡嗡热风吹鼓下开着白色“毛葵花”。

唉~

非常君叹了一口气,“我的小公举,我是真拿你没办法。”

“人家只是一条鱼而已,活在鱼缸里,说不了话,更做不了事,那能招惹你了?再说锦鲤只是好看,肉又不好吃,至于这么急不可耐吗?”

玉逍遥听着,觉得也是。地冥现在做一条什么都干不了的锦鲤确实够惨的,他不用这么急着报复,慢慢玩也是蛮好的。

瞟了眼水箱里的红鲤,目露凶光。

非常君揉了一把玉逍遥头顶,“还看,再看你也不能吃!”

玉逍遥表情严肃地看向非常君,我就是要吃,怎么了?
“小鱼干没有了。”

没有就没有,玉逍遥抖抖胡子,不为所动。

“肉罐头没有了。”

玉逍遥低头看爪子,有点为难。

“炸鸡没有了,遥控器也要没收。”

玉逍遥抬头瞪着非常君,前爪揪着非常君的袖子,用眼神哭诉:铲屎的,你居然忍心这么欺负我!

非常君被萌的心肝颤颤,抱起玉逍遥就开始用侧脸蹭那颗毛绒绒的小脑袋瓜子,“好了好了,都给你,你这么可爱,要什么都给你。”

事实再次证明:猫奴没有节操。

大红鲤鱼:……继续装死。

夜半三更,忽来一阵乌云急走,蔽月遮星,天地无光。
团在玉离经枕边的君奉天乍然睁眼,察觉出一丝异常。随即起身跳下床,落地的却是一名白发束冠的素衣人,面容略微丰腴,气息沉稳,难辨年纪。狭长眼眸微眯起,一旋身,跃出窗台。

玉逍遥蜷在猫窝里抱着尾巴睡的正香,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压上了玉逍遥柔软的肚皮,指尖轻轻挠了几下,似乎很满意这种软绵绵滑溜溜的手感,改挠为揉,却是逆着毛发方向,将油光水亮的白毛打乱来。

“呵呵,讨人厌的来了。”

慵懒的嗓音可惜着,转瞬消失的无影无踪。

君奉天直接穿墙进来,看到客厅猫窝里的玉逍遥并无异样,但他却没有松下戒心,单手结印,横过眼前,他的目光开始扫视着周边的一切。

一点妖气也没有。

君奉天不怀疑自己的术法,所以他只能把刚才一瞬即逝的妖气归结在玉逍遥意外释放,虽然感觉有些相异。

得不到满意的结论,君奉天还是走了。

鱼缸里的红锦鲤,鱼鳍摆动,吐着泡泡。

☆☆☆

一对一对慢慢来。
雨露期的话,会先更玉法番外再写墨总孕期,慢慢来。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