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鬼妻(邃墨,墨性转,现代灵异)2

联文第二棒,接 @堂吉花朵 好友的后续,照样崩雷毁,各种ooc,不喜勿入。
上一章链接先放评论。
(二)

“依贫道看,小公子命里庚金太旺,却天生五行缺水,空有贵气,却无威压,才会惹得邪祟缠身。为今之计,索性破釜沉舟,寻得一门阴亲压一压贵气,过了二十五这道坎,一切必将否极泰来。”

邃无端,生于一九九四年,家里有一个妈妈,一个舅舅,一个表哥(舅父)?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但幼时被拐,目前下落不明中。

按二十一世纪初的说法,他是豪门富二代,未来的霸道总裁;按二十世纪后期定义,他是资本主义反动派,因为家族企业横跨数国;按二十世纪中期思想,他是资本主义剥削阶级,是广大劳动人民的敌人。

其实简单点,不讲套路,二十世纪初期的定义就很适合他,地主家的傻儿子,身体还不太好。

一切都很科学,但比较玄幻的就是他舅舅君奉天居然突然说他是什么劳什子云海仙门第一百六十代亲传弟子,还差一点就做了掌门,为什么没做成先不管,反正就是看出自家外甥状况不是一般的体质虚弱,而是鬼气缠身,然后就带着外甥回了趟本门,问他师兄要办法解决。

眼前这个人,穿着蓝花沙滩裤,脚下趿一双军绿人字拖,一把大蒲扇把脑门刘海波扇的如浪翻滚,通身乡下老农的打扮,但他的皮肤很白,样貌比自家舅舅还要年轻,又明明是生活优渥的表现。嘴里的话是神棍意味十足,但邃无端除了无语,一个标点符号都是不信的。

你说世外高人哪有这样的,好歹嘴角油光先擦擦吧,鸡骨头还在脚边呢!

“舅舅,我们继续找你师兄吧。”邃无端全当没听见,扭头对着君奉天建议道。

君奉天眉心拧成了川字,邃无端头一次在那双细长的眼睛里看到了类似于心累的情绪,慢慢的,一种暴击前的冷漠渐渐浮了出来。

“天迹!”

教导主任的威压不是盖的,出了高中好几年的邃无端,乃至对面不晓得出了校园多少年的男人皆是身躯一震,背脊立马挺直了。

邃无端发现这句原来不是在叫自己,又悄悄放松下来。
“奉天哪,哈哈,好久不见。”默默踢开脚边骨头,玉逍遥干巴巴笑着。

长长呼出一口气,君奉天打算先处理正事,再找天迹聊聊,“你刚才的话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自己也看的出来这小子的命数,这两年是关键的劫难。”玉逍遥说道。

“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生辰八字,家庭资料,详细要求,稍后我会交代给你,最好两个月之内找到合适的。”

“两个月……我会试试,不过最近鬼市行情也就那样,实在不行,找个男媳妇你也要做好心里准备。”

“这个倒是可以再斟酌。”

邃无端处于那种“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是说我吗?”的懵逼状态。

然后,钻石王老五候选人邃无端就这样一只脚踏进了婚姻的坟墓,重点是,对象活的不要,可能……男女不限。

一个月后。

“墨倾池夫人是吧?”邃无端坐在椅子上,小心地看了眼对面的女人,表情举动都有些不自然,不是因为这是相亲,也不是因为相亲对象是女鬼,而是纯粹和美女独处而产生的局促。

金兽炉里燃着特制的犀香,这人鬼接触才没了阻碍。

墨倾池还是穿了件旗袍,不过样式却改成了现代风格,水墨图案,紧身窄腰,勾勒着纤瘦却玲珑有致的身材。新烫的大卷,蓬松知性,耳垂上一对珍珠耳钉,温润雅致,眉毛跟随潮流,是利落微挑的粗眉,妆容浅淡,唇色却是那种闪着微光的水红色。

“我是,怎么,和照片不符?”墨倾池勾唇笑着,忍下一丝别扭。

“确实不一样。”邃无端摸着后脑憨笑,“本人比照片好看,嗯,很好看。”

墨倾池掩着嘴嗤嗤地笑着,“你这样的反应很容易被人吃定的。”

“还好吧。”邃无端一脸腼腆,翻开了桌上厚实的缎面菜单,目光由上往下浏览,“我喜欢大红袍,你呢?”

“都可以。”墨倾池点了点头,“这次面试应该你家里人也会来,怎么只你一个?”

“母亲和舅舅等会到,他们说让我先见见。”

“哦,看样子我们俩能不能成,决定权在你手里了。”墨倾池说着,目光直视着邃无端,透着锐利,“我也就直说了,我的状况简历里说的很明白,不算好,所以前面九户人家都拒绝了,连面试的资格都没混着,你们既然接收了简历还安排了面试,想必是不介意的。”

邃无端点了点头,“我母亲说这些都不重要,八字合适,人合眼缘就可以了。”

“你母亲还真是心大,好歹是结亲,门槛也太低了。”墨倾池有些庆幸,却也是真悲凉,原来自己的条件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

“没有没有,墨夫人很好的。”邃无端连连摆手,脑袋摇成了波浪鼓。

“谢谢,就算这门亲结不成,我也很开心。”墨倾池心里好受了些,却还是有些别扭,“我阳世的夫家姓玉,不过他估计已经投胎去了,你也不用称呼我夫人,直接唤我的名字就好了。”不然她有种红杏出墙的诡异感觉。

“墨倾池,倾池……”邃无端一遍一遍说着,“第一次这么直接称呼女性名字,我会慢慢习惯的。”

隔壁,两只耳朵紧贴着墙面,将邃无端、墨倾池两个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收进耳朵里。

席断虹戳了戳君奉天的肩膀,比了个OK的手势,眼神表示着:我觉得这事可以,这姑娘性子正,人和善,无端也喜欢。哥,你说是吧?

君奉天回以眼神:还可以,只是还需要再观察。

席断虹挤眉弄眼:再观察人家就去地府投胎了!

君奉天:……行,我去办。

席断虹之所以这么赞同促成这门亲事,其实有三方面原因在。

第一是墨倾池的资质其实还不错,那些短板在她眼里也不算什么;第二嘛,这一照面,墨倾池和邃无端的相处也融洽,应该以后日子还算和睦;第三则是心里那一抹怜惜和同病相怜,席断虹也是母亲,嫁过三回,寡妇的艰难处境她体会很深刻,想到墨倾池在那样的乱世与幼子分离,自己随即便死在了枪口下,她唏嘘不已。

寡妇改嫁,活人难,死人也是不容易的。

唉~能帮就帮吧。

天无绝人之路,墨倾池在被九道门槛绊的险些摔成恶鬼之后,终于可以登门入室,成功再嫁了。

缎君衡给墨倾池施法弄了一顿她能吃的大餐。

墨倾池妆也不卸,恶狠狠咬了口鸡腿肉,仰头嚼着,可把老娘憋坏了!

缎君衡一旁提醒,“诶诶,你可就这件能看的衣服了,滴了油就毁了。”

说着,墨倾池嘴角一滴油就顺着下巴滴到了裙摆上,暗黄的油渍扎眼。

墨倾池:……超想哭。

☆☆☆
下面一棒交给 @睡眠锭  道友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