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末日曙光(一)(丧尸梗,各种ooc,cp混乱)

算是对墨总死的一点牢骚,不是甜文,也不是虐文,大概就是晋江味十足的一篇有点血腥的末日文,不打算写长,三五天内完结。

    (一)

“砰、砰、砰——”

急促的撞门声像阵阵闷雷,沉重的力道让墙面簌簌往外抖下一层墙灰,墨倾池和玉离经压在门上,即使是两个成年男子的重量,门板依旧“哐铛——哐铛”连声哀鸣,连带两个人也跟着门板一起震动。

墨倾池心里计算着这扇老式的宿舍防盗门还能支持多久,或者说,多久已经不重要,他现在必须想出方法往外逃,这里已经不能待了。

门外撞门的不是人,那是至少三个“怪物”。

那些怪物顶着人的面孔,用撕咬的手段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啃噬殆尽,又或者转变为另一只怪物。

走廊,窗外,全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惊嚎,杂乱无章,真实的宛如一场噩梦。

“啊啊啊……”

一道仿佛近在耳边的嚎叫让墨倾池心头一个猛跳,紧接着门外的撞击停止了,几声怪异嘶吼跟着响起,纷乱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空气里的血腥味又重了几分,除此之外,这片空间安静到可以清晰地数着自己的心跳。

墨倾池透过猫眼看了眼门外,黑漆漆的走廊没有半个人影,“他们是追着幸存者走了。”这几乎是用气音说话,字词很是模糊。

玉离经靠着默契听懂了,惊魂未定地点点头,“现在怎么办?”

墨倾池不再抵着门,缓缓蹲了下来,闭着眼睛缓气,玉离经干脆一屁股坐下来,捂着胸口,一口一口吸气。从死人堆里跑出一条生路来,看了一路的人间地狱,脑袋里那些肢体残缺奇形怪状的“人”如幻灯片呼啦啦闪过,血淋淋的肉块,碎骨头,半只手掌……胃里泛酸,一阵呕意盘旋在喉咙。

“你能联系到其他人吗?”墨倾池问。

“我看看。”玉离经有些僵硬地摸出口袋里的手机,墨倾池也掏出自己的手机。

“嘟嘟嘟——” 两部手机同时响了起来,在这样的死寂里无异于平地炸开的两道雷,两个人皆是一惊,屏幕上显示着是陌生来电,号码未知。

“喂?”玉离经先一步接通了。

墨倾池没有挂电话也没有接通,他习惯挂掉陌生电话,但这次,有什么阻止他摁下触屏——这通在尸潮爆发后的电话未免来的太巧合,紧绷的神经不自觉地疑惑。

“HI,幸运儿们,首先恭喜你们成功活到了愚人节。”慵懒又漫不经心的男声,鬼气森森如国外恐怖片里的幕后变态BOSS,玉离经眉头一皱,拿下手机开了免提。

男人的嗓音在空间散开,“永夜剧场已经开幕,接下来请你们在这次表演中竭尽全力展现自我价值,剧作家保证,最出色的人将能得到额外的奖励。”

“你是谁,这些丧尸是你弄出来的?”玉离经冷声问道,任谁遇到制造这样一场灾难的嫌疑人,还是玩弄自己的人,态度注定不会温和,积累到极端的负面情绪需要爆发点。

愚人节,谁能在愚人节把玩笑开的这样离谱?真是荒诞到令人愤怒!
“咦~,这样的情绪可是无济于事。为了回馈新手,眩者就额外给予一点温馨提示:一切的源头在南面。”

话到这里,电话就挂断了,墨倾池的手机也安静下来,一同消失的还有屏幕顶上代表信号的四道白竖,这下,谁都不用联系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黑暗的寝室里维持着死一般的寂静。

玉离经语气冷静,双手却忍不住攥紧,“你说,这个学校不会只剩下我们两个幸存者吧?”

“不大可能。”墨倾池摇头,他看了看手机,4月1日,00:03,“我记得我们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是九点半左右,然后走到一食堂就撞到了那群……丧尸。”墨倾池选择了一个普世比较认同的称呼,“现在过去了大概两个半小时,按那个男人的话意,厮杀已经过了第一阶段,活着的人被他视作演员强制参加这场‘表演’,而演员明显不止一个。”

玉离经听他说完,情绪稳定了不少,“刚才你的手机也响了,也是他?那他怎么同时给至少两部手机打电话?”

“今天晚上的事已经够离奇了,相比之下,这个倒无所谓。”墨倾池起来活动活动僵硬的腿,“看看能不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要逃出去最好能弄一辆车,我倾向往东门走,那里的地势开阔,不容易被堵住。”

玉离经有些迟疑,他一面认同墨倾池的推论,一方面因为男人的话心生顾忌,他皱起眉头,“可是,那个男人说一切的源头在南面。”

“南面是什么地方你记得吗?”墨倾池头也不抬地问道,手上动作不停,翻箱倒柜,很小心地尽量不弄出过大的声音。

“南面有二食堂、综合楼、实验楼,再过去就是后山了。”

“虽然没有有效的依据,但我认为他说的源头就是指实验楼。”墨倾池在架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抽开刀鞘,在桌子上的高数书上划了几道,痕迹不深,显然这把刀并不算锋利,“上个月的会议,实验楼那项研究可是被点名了——危险性高,传染风险大。”

玉离经试着回想那次会议,“我记得化学系那些教授抱怨生物系占用实验室太久了,还用国家作筏子,招摇过市不干正事。”说到这里玉离经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个笑,“以前觉得这些事听着挺烦的,现在我反而觉得能听听也是好事,顶尖学者的掐架也不是随便就有。”

“这次丧尸爆发姑且设想成刻意人为,你我都知道病毒是传染扩张的,那么传染源是哪来的,本校就有,还是自校外传来?”墨倾池说的很慢,很冷淡,几乎不带任何感情地分析,“那次会议,生物系主任反驳时说过一句话:我们的研究如果成功至少能给人类平均寿命增加两百年!”

“可那不是在胡扯吗?”玉离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时怔住了,“你觉得他们并没有吹嘘,而且研究的东西就是引发这次尸潮的源头?”

“从某方面来说没有痛觉、不知疲倦,只有大脑一个弱点的丧尸已经接近不死,说只增加两百年寿命还是谦虚了。”墨倾池插回刀鞘,抬手扔向玉离经,“接着。”

“我该夸你淡定,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笑吗?”玉离经一阵牙疼,接过水果刀在手里掂了掂,“这么短还这么轻,我倒是能用这把刀在那群丧尸面前表演一把吞刀自尽,顺便求几个硬币。”

“我是你,我就会想办法找一根适合的棍子结合这把水果刀,做成类似矛的长兵,况且,就算你不要去找君主任,我还要去找沧溟,时间多拖一会儿,局势就危险一点。”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