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末日曙光(三)(丧尸梗,ooc瞩目,cp混乱)

好了,圣司墙头全出来了。 先道个歉,有人死的挺惨的。呃……介意就不要看了

(三)

话音落地,玉离经和墨倾池都是一愣,惊讶之余,心里是浓浓的疑惑。

东门是电动伸缩门,宽度足以让五六辆小汽车并排进入,不论怎样设法,要想补上这么巨大的一个缺口都不是简单能做到的,何况还是这么短的时间,这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晋升为玄幻领域了。

邃无端扫视了一圈他们两个人的表情,继续说道“那里没有门了,能看到的只有形如胶质的雾气,在里面难以辨清方位,我尝试按记忆走直线,但一次次都没有走到过大门口,总是莫名绕回原地。”

墨倾池的脸色难得凝重起来,他原先找到逃走的打算被拦腰斩断,看来如果不按那个男人说的完成这次“表演”,这场灾难几乎没有结束的可能。

“后来我只好掉头走,一路上除了零星几个丧尸并没有其他的活人,再之后我就遇到你们了。”邃无端越说越低下头,声音微抖。

玉离经点了点头,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别太紧张,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图书馆楼顶呆着,那里是学校最高的地方,建筑外层是钢化玻璃,门也是新装的,算比较安全,我想学校失联超过一定时间,肯定会有人来探查情况,我们可以在那里等待救援,最多两天,我们绝对能出去。”

“恐怕不行。”墨倾池说道,“我不觉得会有安全的地方,这些丧尸基本可认为是人为控制的,幕后黑手绝不会让我们有躲到获救的机会,如果他控制丧尸一起合作甚至使用工具呢?这样,又有什么地方是绝对牢不可破?”

玉离经脸色白了白,墨倾池的话简直越想越恐怖了。

“我们不用先离开吗?时间不多,而且那些丧尸好像越来越多了。”邃无端看了看周围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些阴暗的角落开始生出些扭曲而诡异的影子,蠢蠢欲动的黑暗压迫着绷成一根弦的神经。

“往南走吧,我们先依从他给的提示,至少在得到下一个有用的提示之前只能如此。”

时间不容多做迟疑,墨倾池先扭头朝着二食堂的方向跑,邃无端紧随其后,玉离经一咬牙,暗叫一声作孽,也追了上去。

00:56,距离丧尸群出动只有不到五分钟,而10栋宿舍楼到二食堂也不是五分钟就能跑到的。

时间分秒流逝,水泥路两旁开始出现一些摇摇晃晃走动的丧尸,三个人没有说话,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尽可能地在时间结束前多跑一段距离。

“上二食堂二楼,虞记麻辣烫。”墨倾池忍着气喘喊道。

三人的速度再次加快。

01:01

那些看起来蠢笨的丧尸如受召唤,齐齐仰望天空,或者说这些混沌的视线被聚集在了某一处,畸形的脸上满是血污,上下颚骨仿佛蛇类张到了极端,随后一种从胸腔经流喉咙喊出的低沉咆哮响彻在夜空里,此起彼伏,宣誓这所学校再次沦为猎场。

吼声刺激的耳膜一鼓一鼓,极速的奔跑让心跳无可避免的加快,肺部因为急促的呼吸而有沙子刮过一样的不适,墨倾池的眼神锁在二食堂外面的楼梯上,很好,只有两个丧尸。

事实上是两只丧尸在二食堂电梯口,而三个人周围还有左面两只,右两只,它们正加快速度跑过来,那僵硬的身体甚至因为跑动的动作而咔嚓作响。

三个人不管不顾地跑向纵向方位的二食堂,同时与横向方位上几只丧尸的距离也在拉近,终于,左面最近的一只嘶吼着飞扑了过来,正好朝着墨倾池而来。

墨倾池正要向后一躲,手上的铲子也提了起来,跑在后面的邃无端却闪到了他身侧,抓起布条包裹的棍状物砸在丧尸的侧脸上,随着“砰——”过后,它的脑袋咔嚓向左扭了一百二十度,面部榻陷下去,右眼因为骨骼变形压迫而挤了出来,被相连的组织吊在眼眶外,黑色黏稠的血液从破损的肌肉组织里缓缓淌出。但它还没死,甚至没有痛感,在被打倒在地之后,它就以着这样的面孔四肢挣扎几下爬了起来,继续朝着三个人飞奔而来。

难以杀死,更杀不完。

墨倾池不愿耗费多余的力气,见识到邃无端的力量后,他快速说道,“我右你左,开出一条路。”

邃无端点头,二食堂已经近在眼前了,七只丧尸也快形成了包围圈。

墨倾池用铲子瞄准太阳穴敲,铁器与颅骨相撞发出沉闷的骨裂声响,几次之后,铲面弯曲了,木质的长柄越来越松,而丧尸还有五只。

在彼此拉锯中,二食堂终于到了,电梯口的两只丧尸被两人掀翻,三人乘着空隙一股作气跑上了楼。

麻辣烫店面的玻璃门是关上的,还被人用救报纸和杂七杂八的布挡住了视线,墨倾池窜过去一巴掌呼到了门上,“开门,不是丧尸!”

布帘被掀开一个角,一张熟悉的脸出现了,苍白的脸上欣喜若狂,“大哥!”突然,那张脸变得惊恐万分,双眼盯着墨倾池身后的位置瞪圆了,好像什么骇人可怖的事正在发生。

墨倾池下意识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玉离经被一只丧尸从后面抱住了,他用双手用力推开那颗散发着腐烂气息的脑袋,避免被咬,但这个时候另一只丧尸也从正面扑向玉离经。

几乎是想也不想地把铁铲朝着玉离经前面的丧尸扔了过去,丧尸被砸的向后一倒,恰好邃无端在旁边解决了两只丧尸,跑过去一脚把倒地的丧尸踢下了电动扶梯,玉离经也甩开了身后的丧尸,利落地抽出水果刀扎进它的脑袋。

这个时候,玻璃门被打开了,远沧溟站在右边门扇后面,手舞足蹈招呼着,“快呀!”

三个人闪电似地冲了进去,守在门扇后面的远沧溟和剑非道火速关门落锁。

身体放松下来,墨倾池险些跪倒,弯下腰手撑膝盖,大口大口呼吸着,苍天见证,他一个学文的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拼死了。

缓了几分钟,远沧溟贴心地给他递了一杯水,墨倾池端起水杯,抬头一看,他微信通讯录里人的到席率还真是可观。

脸熟如隔壁办公室的生物系副主任应无骞,信息工程学院教授叹希奇,音乐学院教授剑非道,新结识的如地理学系主任任平生。

应无骞走上前,锐利的眼神好像把进来的三个人从皮肤到了骨头都看了个透彻,冷飕飕的视线宛如盯上猎物的冷血毒蛇,随后幽幽提问,“背叛者在不在你们之中呢?”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