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末日曙光(七)(丧尸梗,ooc瞩目,cp混乱)

……逻辑死,逻辑死,逻辑死完文笔死,文笔死,文笔死,文笔死完,作者死。

(七)

八个人,两两并排,那只扑来的丧尸大张着血口啃向队伍最后的玉离经。

瞥见怪物瞬逼而至,玉离经脑袋里闪过一道电光,没等脑袋反应,他转身就上扬一脚踹开了这只丧尸。

顿足不过一个呼吸间的功夫,玉离经就和队伍断开了一条明显的豁口,那只被踹倒在地丧尸迟缓地爬起,另外三只丧尸好像发现落单的玉离经,也不再管其他人,四只丧尸全部扭曲着四肢直冲而来。

……这仇恨拉的有点满。

玉离经再怎么样也只有一双腿两只手,硬杠是傻子,他只能拼着人品,玩命去追赶队伍。

这情形仿佛前头七个人是一柄鱼杆,玉离经则是末端系的一点饵食,后头四只穷凶极恶的食人鱼盯死了饵食饿红眼想恶狠狠咬上一口。

这时候,一张“鱼网”从前甩到后,玉离经敏捷地偏头闪过,这件袖口安着翡翠袖扣的外套顺势糊住玉离经后方的一只丧尸的脸,他的动作受阻一顿,而他身后的两只丧尸还在冲,结果一只就这么不知所谓地撞了上去,另一只抬脚却被前面丧尸的腿绊住,三只就这么连环追尾碰车,一起悲剧了。

只余下一只没被波及的丧尸仍执着追随玉离经的脚步。
玉离经一时压力大减。

最前面剑非道已经冲进了食堂,闪身到了门后,人员一个接一个鱼贯而入,玉离经乘奔御风也迈进门内。

剑非道立刻无缝阖上玻璃门,那只丧尸却直挺挺撞了过来,砰——剑非道往后挪了半步,门被撞开一拳宽的缝隙,那只丧尸挤进来一只灰白手掌抓住了剑非道的胳膊。剑非道只觉得手臂一阵骨头要被捏碎的剧痛,但他完全顾不上这个,那三只撞车的丧尸也近在咫尺,要扑过来了。

任平生跑过来掰开了丧尸的手掌怼回门外,两个人施力重新阖紧了门,顺势旋上了保险拴。

“快走吧,没钥匙,这个保险栓也撑不了太久。”任平生拉起剑非道往里跑。

另外六个人除了邃无端全都直奔后厨而去,那里有备选武器还有扇小后门,邃无端则在所有人没察觉的情况下则上了二楼。

右栋偌大的建筑物内部多半存在漏网之鱼,但以它和左栋的距离远近,数量也不会多到那里去。

当任平生和剑非道追上大部队的时候,后厨两只被啃的剩下半张脸的丧尸已经被其他人开瓢解决了。

尸体倒在一边,后厨里一地狼藉,锅碗瓢盆刀叉筷子撒了一地,众人在满地的杂物里飞快挑选好趁手的武器,墨倾池瞟到远沧溟只拿着一把剪子,皱了皱眉头,另外拿了一双洗碗用的塑胶手套递到了他手里,“拿着。”

远沧溟嘴角一扯,还是没拒绝这双嫩黄色拼着一截碎花袖管的塑胶手套,有点嫌弃的戴起来。

墨倾池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01:55,广场的那部手机估计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必须赶快远离这块丧尸聚集的区域。

从小后门出去是一条水泥路,左走是去实验楼和综合楼的近路,但要路过二食堂左栋,按这个路线无意于又往火坑里跳,往右可以走石桥到小后山,再沿下山路则可以绕开二食堂而到达实验楼后方。如果沿上山路则会途经外语学院、体院,到达岔路口可以选择直走去海军学院,或者可以改走岔路去大后山,那里外沿有一扇废弃的铁门,出去就是公路。

但是东门被抹掉了,那扇铁门还还会存在吗?

等等……东门真的消失了?

墨倾池下意识在人群里搜寻邃无端的身影,却是遍寻不着,他脑海里浮现出邃无端在门店内独身站在尸堆前那一幕,血腥的画面缓缓隐去之后,墨倾池心里生出一丝犹疑。

墨倾池对这荒唐的校园有太多的疑问,而对在场的人,其实除了一直存在于视线范围内的玉离经,不论谁他都持保留态度,只是保留的程度有区别。甚至于那几通电话带来的提示,他心里也不完全相信,先不说这些含糊其辞的语句,从头到尾,除了玉离经与自己那两通电话是他亲耳听到的,其他每个人的提示都是自己说出来的,究竟有没有偷换概念乃至存不存在这句话?

要知道自己在一开始没有接那通电话,提示就此取消,那个男人也在后来的电话说自己放弃了奖励,并且也没再继续给个人提示。但他却在电话里说已经得到了全部提示,也就是说放弃了一次就会作废。往悲观的方面想,谁都有机会说谎。

还有尤其要注意一条提示。

——“背叛者静候时机。”

以叹希奇的脾性,这句话的存在性还要进行估量,如果是真,背叛者是谁,只有一个么,他在等什么时机,他背叛的目标是什么?

是不是成功达成目的就可以确保活下来?

墨倾池无声瞥过远沧溟,恰好远沧溟的目光看过来,冲他微微一笑。

墨倾池收回眼神。

没时间纠结这些了,先离开再说。

路线很容易确定为往右去人工河的石桥,随着离二食堂距离的拉开,几乎完全失去了丧尸的踪迹,夜风送来的吼声也弱了。

“那群丧尸好像从二食堂慢慢退出来了。”剑非道站在桥上朝二食堂张望了一眼说道。

“我想,到了分开的时候了。”任平生拄着一长根铁管,慢慢叹了口气。

墨倾池点头,“就按个人意愿吧。”

剑非道、任平生和叹希奇是确定要往实验楼的,墨倾池则想要去大后山,除了验证猜想,还因为那里比较安全,选修课一般在字母楼上,晚上后山几个学院的教学楼除了自习的考研学员,一般没有其他人。

“我和小叔一起吧。”远沧溟说道。

叹希奇揉了揉他的头发,“小子,我可不一定能顾上你。”

“你决定了?”墨倾池问远沧溟。

“大哥放心吧,我懂分寸的。”远沧溟笑的眉眼弯弯。

墨倾池抿抿唇,“那里危险远高于大后山,你聪明,遇到危险自己要懂得避开及时逃。”

远沧溟连连点头,“我懂。”

应无骞扫视了一圈周围,往墨倾池与玉离经身边一靠拢,算是表了态。

这里的统共七个人,四个去实验楼,三个去后山。

沿山坡台阶到了小后山的水泥路,后面两拨人就分路走了。

静到可怕的后山水泥路,两边树影憧憧,三道人影被月光印在路面上,心思各异。

“他是个好孩子,很关心他小叔。”玉离经轻声道,“就是可惜某人又要操老妈子心了。”

墨倾池说,“我相信他,你也相信君主任不是吗?”

玉离经的笑容变得很僵硬,“我相信,不得不信。”

应无骞好似酸的牙痛,“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打亲情牌。”

“对了,我还得谢谢你那件外套。”玉离经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朝应无骞缓缓说道,“不过下次记得打招呼,要是被糊住的是我的脸,那就糟糕了,我就得真被生吞活剥了。”

气氛突然微妙起来。

☆☆☆
呃……不晓得说啥了,总之开始点蜡,and无端要干大事了。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