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末日曙光(八)(丧尸梗,ooc瞩目,cp混乱)

好想开新坑,不过得先把这篇填平。

(八)

“刚才我就奇怪你怎么不问我,原来你是在等时机。”应无骞似乎早有预料,表情很淡定。

“所以你准备好什么说辞了吗,我的应主任?不告诉我说,你认为我们俩的默契好到不用打招呼就能心意相通提前预知对方动作?”玉离经半开玩笑,却是相当强势的逼问了。

墨倾池顺着玉离经的话语看向应无骞,眉头皱了皱,“局势到这个地步,我希望彼此之间能达到最基本的信任。”

这是明显表示和玉离经同一阵线了。

三个人还在走,但速度却慢了很多,应无骞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却是意外的坦诚,“我的目标只是拖延丧尸的脚步,至于用谁拖延,我并不在乎。”

玉离经气的发抖,“应无骞!”

“你太大声了。”应无骞皱起眉毛,捂着耳朵,“我被你吼死,丧尸也要被你招呼来。”

墨倾池上前拉开玉离经,“现在计较只是浪费时间。”

玉离经的脸皱起来,愤怒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憋屈,应无骞这样有恃无恐的态度无疑在说:对,我就是要弄死你,谁叫你刚好被丧尸追呢。堂而皇之的恶意被漫不经心的语气带出,同他计较是共沉沦,要他放下又显窝囊。

“为了表示歉意,我不妨给你们透露一些信息。”应无骞的语气好像是在向墨倾池与玉离经施恩一般。
玉离经一声嗤笑,墨倾池却说,“应主任想说什么我也能猜测出几分,你是生物系副主任,病毒实验你不说全盘参与,但绝对了解内情。”

“墨主任这是高看我了,实验人员都要签署保密协议,我没参与其中,知道的也就和你们差不了多少。”

“那更没必要谈下去了,大家既然全无默契还是分开的好。”说完,墨倾池拉着玉离经就往往前快步走。

玉离经还没反应过来,应无骞更是整个人呆住了,这情形好比卖家刚咽下一颗润喉糖准备一番电光火石拐弯抹角的舌战时,却见买家淡定地放下东西,挥挥袖子就往外走。

“等等!”

墨倾池转头,“应主任还想说什么?”

“你真是会做生意。”应无骞略咬牙。

玉离经抿唇,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再与应无骞有接触,但墨倾池有打算,他还是选择配合。

“这次丧尸爆发确实和实验研究的病毒有关,进行第二次活体实验的时候,有一只实验鼠发生了类似的病变,但也就只此一只而已,折算成比例也不到0.1%,所以实验并没有被叫停,而遭成这么大规模同时间病变的原因绝不可能归结为简单的病原体泄露。”

“只有这些?”墨倾池不信。

“你先别急。”应无骞瞥了眼一边怒目相视的玉离经,“我记得你还在找君主任是吧?是担心他染上病毒,变成毫无心智的嗜血怪物吗?”

玉离经压低声音,十分警惕,“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担心,是好事,虽然限制很多,但我可以确定丧尸化还是有可能逆转的 抗毒血清已经研制出来,就在实验室的保险柜里,我还可以把钥匙给你。”应无骞笑了,这笑容浸透着戳人痛处的爽快,十分扎眼。

玉离经明白这只是应无骞惯有的恶意玩笑,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勾起了心里的担忧,君奉天生死不明,全无消息,而且混乱持续到现在,希望好似也越来越渺茫。

墨倾池捏了捏玉离经的手掌,又冲他摇了摇头,更是难得软着表情和人耳语。

应无骞看着终于满意了,嘲讽脸都柔和了不少,像是欠钱的人终于知道要还了。

一路无话,看似平静的薄冰下,汹涌的暗流不断冲击这脆弱的表面。

外语学院建在坡上,正大门前修了一条十分宽敞气派的云阶,但这条路走的人却不多,更多的人从旁边供车辆行驶缓坡路上去,不止省力也更近。

墨倾池三人这次也是走缓坡,应无骞在前,墨倾池和玉离经在后,对于这个阵列,应无骞挑挑眉倒是没说什么。

漆黑的树丛里不时传来头皮发麻的悉唆声响,空气中隐隐的血腥味从未消散,只是有时近了,有时又仿佛远了。

外语学院的建筑大楼已经近在眼前,深沉的夜色里,每扇玻璃门窗折射出阴冷的寒光,而更阴祟的黑暗仿佛蛰伏在内中。

死寂之外,森恐瘆人。

咣——一个铝制易拉罐掉落,骨碌碌滚过路面。

有人,还是有丧尸?

应无骞骤然停住脚,墨倾池与玉离经对视一眼,三人同时戒备。

一声低沉而怪异的嘶吼从隐匿在黑暗里的绿化带传来,一只身材肥硕的丧尸随即蹿了出来,但三个人现在既不是手无寸铁,而且还人多势众,几乎没费什么功夫丧尸便被砸开脑袋,倒地不起了。

墨倾池离开之前看了眼躺在脚边脑浆迸流彻底死亡的丧尸,心想如果不是那个易拉罐,他继续靠近绿化带就很可能反应不及,然后被蹿出来的丧尸咬个正着。

这些丧尸是学会埋伏了吗?但易拉罐又是那里来的?

又是几道吼声传来,虽然刚才已经尽力加快速度了,打斗的声音还是引来了附近丧尸的关注。三个人自然是更加迅速地离开现场。

“你们打算逃还是躲?”应无骞突然问道。

墨倾池维持着小跑,却问,“有差别吗?往哪逃?到哪躲?”

“呵呵。”玉离经笑了,“不就是他们追我们跑,没人追就走慢点。”

“你说的有理。”应无骞说抬手指了指远处树冠上方幽蓝的建筑屋顶,“海军学院在那里,要赌一把吗?教学用的枪支弹药虽然老旧了点但还能用,拿上它,你就能多一点对抗的资本。”

“你怎么接着说海军学院的人吃、住、学都在学院里,现在那里就应该是满院的丧尸在嗷嗷叫了。”玉离经拒绝咬钩。

墨倾池:“不一定,丧尸被集体调动过一次,海军学院的人也可能被调离了大部分,我们可以去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玉离经惊诧的眼神看向墨倾池,简单直白的表达着:你抽什么疯?

应无骞皱眉,有些意外两人的反应,这跟他料想的恰好对调了。

海军学院建在后山的山沟里,有独立的宿舍、食堂、教学区,评价一句与世隔绝并不夸张,可以料想的是,如果那里有丧尸,绝对是全校最强壮最难对付的丧尸。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