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星河咏》03章(星际ABO,穿越,系统)

开头两章已经重新写过,因为觉得问题很多而且原来的原创配角多余了。
所以阅读本章请回头看看前两章。
这篇预计算长的,所以会节奏较慢。你看墨总三岁就知道感情线还早着哩。

第一章:http://hongliaohuashu.lofter.com/post/1d510c07_fc70b4e

第二章:http://hongliaohuashu.lofter.com/post/1d510c07_fd32c97

03章(邃墨,冥迹,玉法,昙楚)

“什么事?例会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君奉天的全息投影浮在桌面上,清俊面容上表情冷淡。
玉逍遥被泼了一盆冷水,忍不住捶着桌子抱怨,“我是你师兄诶!找你聊聊还要等有事吗?”

“说吧。”君奉天完全不与理会。

还真是见鬼的铁面无私。

玉逍遥撇撇嘴,有些挫败,“小玉上周给我发了一封讯息,说她已经成功录取了云海星际综合院校,明年起就是我们的学妹了。”

“替我恭喜她。”

“就这样?”虽然知道面前的君奉天只是虚拟影像,玉逍遥还是愤愤地戳着君奉天的脸颊。

君奉天的表情微妙起来,玉逍遥的动作同样被投射到他的桌面上,他自然是看不见玉逍遥戳自己的画面,但略一思索就了解玉逍遥在干什么了,“你再继续,我就转语音通话了。”

“别呀!”玉逍遥立刻收回手,“小玉说离经想你了,他才三岁就学写信还发了那么多简讯给你,然而你一封也没回。”

君奉天眼神黯了黯,又立刻坚定起来,“中央星系很安全,他还小,等以后忘了我就好了。”

“你怎么像块食古不化的老顽固?”玉逍遥这次不戳脸了,猛地一拍桌子,旁边的水杯跟着震了震,“那件事不是你的错,谁都不会怪你,你到底还死纠结这个做什么?”

君奉天没有说话,投影里的他双唇抿成一条线,那样年轻的面容,眼神却像是饱经风霜侵蚀,满载着与年岁不符的沧桑,他同时又是坚毅的,脊背挺的笔直,似乎在说,他抗的住。

玉逍遥也安静了,平心而论,君奉天真的成长了很多,短短的几年间磨平了过去几十年顺风顺水削出来的棱棱角角,他不得不承认这是君奉天在迈向成熟,但他还是怀念那个和他一起翘课练机甲、横扫联赛奖牌的君奉天,至少那个君奉天喝酒吃香肠的时候笑的很开心。现在的他,无论玉逍遥做什么,他根本不会笑更不会哭。

君奉天说,“能怪我的人已经都不存于世了。”

3D影像闪灭,通话结束。

须臾。

玉逍遥瘫进座椅,头枕着椅背顶端呼出了长长的一口气,他喃喃自语道,“事情明明该有我一份,你一个人扛算什么?”

会议开始,玉逍遥惯例看戏,君奉天同样沉默。原因无它,现在他们俩同作为“曙日边线”守军大将,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任期将长达百年,军庭内务他们不用也不能过多插手,只要顾好边线就是天大的功劳了。

一百年说长是挺长的,但对星际时代来说,这并不意味着要老死在岗位上。现在的人类平均寿命在四百年左右,但单提出AO属性的人论,还要在这个基础上加上额外的五十年。正常情况下,alpha和omega普遍比beta长寿,即使众多学者并没有合理的解释,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事实上,漫长的寿命没有过多拉长人类的幼生期与衰老期,二十岁的他们基本就已经发育成熟,虽然星联规定是年满四十岁才算成年,而且发育成熟之后的三百多年里,他们的青年状态几乎纹风不动,也就是说,人类的衰老至少要在三百五十岁以后,alpha和omega则更晚。

一百年后,玉逍遥和君奉天也不到两百岁,只能说正是好浪的时候。

听几箩筐换汤不换药的套话实在无聊的紧,玉逍遥随意地掏掏耳洞,然后对着指甲吹了吹。没想到这一吹还吹出问题了。

问题来自新人,也就是议会派来洽谈的两位中心议员,玉逍遥掏耳洞的时候正好是其中之一发言,而另一个接手的时候,玉逍遥又是弹指甲还吹气,俨然一幅不把人看在眼里的感觉,叫人心火狂盛。

军庭和议会自从星联宪法确立那天开始就决定了两看相厌的今天,虽算不上世仇,但也完全摸不上友好的边。
为什么挑中玉逍遥的原因也很简单。

谁叫玉逍遥一个四星上将,悬浮框里占的地盘都要比其他人大,还排在前面,做这些想无视掉都不行。更谁叫这个中央星系来的中心议员焦点人物做久了,却资历尚浅,不够世故圆滑,所以最是受不了无视,何况玉逍遥的行为在他看来已经是接近鄙视的不尊重了。

气急了怎么办?

当然是果断炸。

一个成功的政客同时意味着他是个出色的演说家,俗称大忽悠兼嘴炮达人,论嘴仗,他们无所畏惧。

嘴炮第一步:示之以弱,“玉逍遥上将大人,不知道您对我提到的方案有什么看法吗?我们虽然对军庭情况做了很多了解工作,但到底不是军庭的内部人员,可能方案有错或者不完整的地方,希望您能说说您的看法。”

玉逍遥啊了一声,一张脸就明晃晃写了:你叫我?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议员眼神似笑非笑着。

卫星连线会议所有人都有发言的条件,但都不是小学生了,都明白别人发言是保持安静也是基本礼仪。这也是说发言人停一下就是死一样的寂静。

最怕突然的安静……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微妙的尴尬。
玉逍遥挠了挠后颈,很直白地表示遗憾,“其实啦我不是很懂你说了什么,叫我玩机甲可以,说政策方案什么的,专业不对口,我也无能为力了。”

议员一口老血呛在喉管,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简直想撸起袖管揪着玉逍遥的领子开骂了,你骗谁呢?玉逍遥你的政法博士学位被你揉碎了喂狗吗?五十多年前老子竞选议员的时候还被迫背了你的两百篇演讲稿和政法论文呢!

另一位议员则没有个人原因在内,他由衷赞叹,比弱更弱,这是一式高招啊,直白来说就是“你请教我,但我学识不够/资历不足……总之你再问我就是为难我,这样很不礼貌诶。”

他细思了会,开口帮腔,“其实方案概括的范围很广,兵士医疗补贴,退役福利,武器配备,军区改造等等,相信上将大人为了士兵的利益也做了很多设想,挑一个方面简单说说也是好的。”

两方面都有了台阶,玉逍遥说说两句官话顺坡下就可以了,发火的议员得了建言也免去尴尬。

然而玉逍遥偏是不合作。

他很自然地笑着说,“这个君奉天上将绝对有话说,昊法系军区基础设施简陋被抱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句话无异于直接甩了两名议员的面子,连带着也骂了议会吝啬不拨钱改建军区。

所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一直安静娴雅的君奉天面对突然的甩锅:……MDZZ!!!

同样想说这句话的还有一个同样以面瘫冷淡出名的人。
有人明白一个武学先天现在沦落到被动卖萌吃糖的绝望吗?

手捧甜筒的墨倾池深刻体会到了,他的脸现在泛着丝丝缕缕被玩坏的疼,小孩子泪腺又发达,这点刺激下眼眶酸胀到想哭……

顺带一说,他现在穿的是一套兔兔连帽童装,季节新品,绝对保证小孩子看着十足软萌Q弹,可以一口吃掉的那种。

去你妹的软萌Q弹,他心理年龄都四位数起步好伐!

墨倾池咬了一大口甜筒,舌头被冰的发痛,然后他捂着嘴巴缩起了五官。过了一会,甜筒有些化了,他叹了口气,捧着甜筒坐在粉色小板凳上,伸出舌头慢慢舔,不能浪费啊。

话唠系统昨自从昨天安静之后就一直隐而不现,而墨倾池折腾完一阵套乱七八糟的检查后被送到了另一间正式的隔离室。

之所以说它是正式是对比前一间空旷干净到像新盒子而不是房间的小室来说。

这间隔离室,大的出奇,装修风格在墨倾池看来也是奇葩无比。

墙壁是极具欺骗性的梦幻宇宙星辰,吊顶的灯也配成散发着朦胧光芒的月球,这些墨倾池都没什么意见。然而重点的来了,看看这四周从天花板垂下来的粉白蕾丝边的帷幔,看看这印满可爱小动物的桌椅床榻,看看这些花朵水果造型的杯盘摆设,看看这铺满了一地形状讨巧的抱枕玩偶……

唉~墨倾池内心长叹,别说住了,光站五秒他都觉得有种莫名羞耻不自在,这间满满童稚少女心的屋子让他不忍直视,这谁的古怪审美啊!

内心吐槽不断,墨倾池还是慢慢悠悠地把甜筒吃完了。

“哔啵——人家回来了,宿主大人你有没有想我伐?”

墨倾池一怔,刹那间,他忆起了被话唠支配的恐惧。
他问,“你回来做什么?”

系统的声音有些无奈,但又包含了一种淡淡的酸腐味,“上班喽,不上班就没薪水,养家糊口——”

“祝你幸福!”墨倾池可不打算再让它折磨自己,他抢先开口。

“你人真好!”系统说,它忽然换了一种恍然大悟的腔调,“对了,我有一件事没对你说。”

墨倾池说,“只有一个要求,没有详情听说也要保证长话短说。”

系统道,“我尽量吧。”

听起来一点保障都没有。

“我跟你说过你这具身体是人造人吧?”

墨倾池揪着帽子上垂下来的兔耳,“然后呢?”

“你是AO基因融合的产物。”

“还有呢?”墨倾池眯起双眼,这些他都知道了。

“基因来源都是男性。”

“所以?”

“你的精神阈值潜力很高。”

这个听研究员检查的时候嚎叫的内容就知道了,墨倾池嘴角抽了抽,“能说点我不知道的吗?”

“有,boss看到结果比较满意,已经打算明天从总部基地动身来了。”

“星际海盗头子要来,你这不算涉及剧透吗?”墨倾池问,他断断续续听系统把《系统守则》说了个大几章,一些系统规则他还是知道的。

“这不是看你人好才破例走后门吗?不过答应我,别给我上司打报告。”

墨倾池眼帘半垂,眸光未明,原来还有上司。但摆出来的表情似乎是默认了。

“等等,只是说这个的话,你为什么要在前面加一堆废话。”

“不是长话短说么,你看我尽量只有简单句。”

墨倾池:……

☆☆☆

ps:因为我也知道这文设定有雷,所以如果对文或者我有什么意见欢迎私信给我,可能引起掐架的就别在评论区说了。谢谢合作。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