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恶魔法则》·下(邃墨,西幻,ooc瞩目)


墨倾池是恶魔中的异类,地狱里知道他的人很多,评价却分化严重,有的觉得他太过装模作样特立独行,有的却觉得他能力强大个性孤僻。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都觉得他不好接近,也不想去招惹。

他们不知道的是早在一开始墨倾池从地狱爬出来成为恶魔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跳槽的准备,放弃这份在别人眼里前途无量的死后职业。

墨倾池并不信仰上帝,然而他却死在了基督教的地盘,还是那样一个黑暗的年代,作为异教徒又是同性恋的他下了地狱。

众所周知,西方没有轮回一说,死后的灵魂只有天堂和地狱两个归处,然而这些年西方的天堂和地狱几乎乱成一锅粥,前有上帝离家出走几万年,后有哥哥路西法出狱捅死了弟弟加百利,再后来大天使长米迦勒陪着大魔王路西法蹲牢房……一群大佬死的死关的关,小喽啰又被炼狱偷跑出来的利维坦吃了不少,所以不管天堂还是地狱都严重缺人到了极端,所有公务员都要求停休,禁假,扩招人数开了历史先河。

墨倾池也从一个区管到了一个市。

可他没半点开心,且不说他想辞职很久了,就说光让加班不涨工资这件事他也是呵呵了。

消极的心态直接影响到工作,唐尼是这次扩招新上任的恶魔,工作热情高涨,对着墨倾池这种消极怠工的态度很是看不顺眼,对方放着大把大把的灵魂不去收,一天到晚折腾他那些风花雪月早该淘汰的……是叫水墨还是工笔来着。

现在更是沉迷男色,连杀个人都畏手畏脚的。

唐尼并没有别的想法,他就想试试邃无端的死能不能让墨倾池那张冰块脸崩开,他想那应该就像冰川崩塌,一定很壮观。

那个召唤仪式,叫来的可不是墨倾池,而是地狱深层的堕天使。

……

月黑风高,荒郊野外。

邃无端的召唤仪式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了,他把最后一锹土撒下,见盛放祭品的铁盒已经被完全掩盖了,便站到一边开始对着书页不紧不慢地念咒。

精神力随着一句句说出口的咒语抽离,他的头越来越晕,似乎灵魂就要飘出体外,邃无端知道这是代价,没有魔力的他只能用生命力代替,而当最后一句终于说完,他像是突然被人抽掉了骨头一样摔在地上,失焦的眼神花了好一会儿才再看清的景象。

——一个男人飘在半空,手里拿着嵌满珠宝的权杖,身穿华丽的黑色长袍像是油画里走出来的上几个世纪的贵族。他有一头张扬的火焰色头发,在夜风吹拂下愈发像舞动的火焰,月光将他苍白的脸庞刷上了一层细腻的白釉,虽然是笑着,却只让人觉得寒意要渗进了骨髓里。
那个男人的眼睛里空无一物,似乎这世界没什么值得他驻留目光。

“男孩,你要用你的灵魂换取什么?”他开口,声音如同乐律醉人。

“我不打算献祭灵魂。”邃无端觉得缓的差不多了,从地上爬起来站直,“按照古老法则,要你实现他人愿望除了献祭灵魂还可以打败你。”

男人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用权杖上端指着邃无端,“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勇气可嘉又愚蠢至极的灵魂。”这些话在空中震荡形成一道道锐利的风刃砍向他。
邃无端只是看着他,镇定得仿佛事不关己的路人。

“等等,你的对手可是我。”

伴随一道清朗男声入场,数十片树叶组成的特殊暗器直直撞向半空的风刃,两者相击,椭圆形的叶片无一例外断成平整的月牙,打着旋儿坠落一地,呼啸的风也在这个当口被扼住咽喉止了声。

男人长眉一挑,眼神中透露一丝玩味,“你是谁?”

“没人教过你问人家名字要先介绍自己吗?”白发男子从树冠上灵巧跃下,眉目带笑,自信从容,有一种夺人眼球的闪耀之感。

男人微笑,表情中竟然有一抹温柔,“那你该记住这个名字——地冥,他会是你灵魂的拥有者。”

“那你更该记住这个名字——天迹,他会是你永远的噩梦。”

邃无端走近要开始嘴炮的天迹,戳了戳他的后腰,“前辈,别忘了正事。”

天迹冲他眨眨眼,然后转头朝着地冥说道,“要打可以,先说好条件!我赢了,你就得解放一个地狱的灵魂,他叫墨倾池。”

“你这是在和我做交易吗?”地冥降落到地面,优雅地走到了天迹面前,“我可以答应你,但我赢了能得到什么?”

天迹指着邃无端,相当没心没肺,“你要是能赢,这小子归你。”

“我没兴趣。”

“那你想怎样?”天迹翻了个白眼。

地冥权杖驻地,右手打了个响指,邃无端只觉得一阵风从身后吹过,他转身一看,穿着睡衣的墨倾池一脸阴郁的站在草丛的空地上,脚上甚至没穿鞋子。

邃无端立刻走过去,“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了门?”

墨倾池先是没理会他,看了眼地冥后才皱着眉头说道,“我睡得好好的就到这里了,能告诉我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位高位堕天使,而且还恰好三更半夜闲着无聊把我拽过来吗?”

“……”邃无端觉得这情况有点不对,是他的错觉吗,墨倾池看上去有点生气。

墨倾池眯起眼睛注视邃无端,半敛着的深沉目光让人下意识闪躲,“你召唤他来的?”

不知为何,邃无端心虚地低下头,像是被老师抓到的抄作业的学生。

墨倾池的眼珠子微微转了一下,没再问下去。

正如古往今来戏文里的一贯套路,决定“女主角”归属的最终决战即将拉开帷幕,但其是现实的情况更像是“燕赤霞”和“姥姥”打情骂俏,“宁采臣”拉“小倩”吃瓜看戏。

不信请看。

地冥专注在天迹身上,他说“我要你永远属于我。”

天迹嘴角抽搐,这厮说话能不能正经点,难不成吃春药长大的啊,“输了我就答应你任意一个条件。”

“可以。”地冥满意了,伸手捏住天迹的下巴一挑,脸随即凑过来,像是要吻上去,围观的墨倾池和邃无端看的目不转睛,谁知天迹立刻一巴掌拍在地冥脑门上,“你说流氓话就算了,特么还干这么流氓的事。”

“和恶魔交易就是这样,亲吻过后条约才算成立。”地冥说的理直气壮。

天迹唰地转头看向在场的另一名恶魔,后者点了点头,示意他没有说谎。天迹的心瞬间暗了,难得别人给钱出国一趟,想着收个魔还能顺便玩玩,没想到初吻都要葬送在这里,他狠狠瞪了一眼地冥,这才不甘地阖上双眼,且致之死地而后生。

两张风格不同的俊脸缓慢靠近,月光下,密林前,美好得如同一幅画卷,如果忽略其中一个皱巴巴像是赴死一样的表情。

咔擦——

墨倾池用邃无端的手机为这一幕做了永恒的记录,惹来对方求知的眼神,墨倾池只是回以高深莫测的一个浅淡眼神。

感受到嘴上一软,天迹立即睁开眼跳出去,左掌化剑,手扬起就是一道划开夜空的冷肃剑气,“我杀了你!”

地冥不慌不忙旋身闪过,淡笑道,“看来是初吻无误了。”

“旁观的站远点!”天迹气的身体都在抖,下决心要杀魔灭口,也不再顾忌什么破不破坏生态。

墨倾池配合地拎起邃无端退了几英里。

“免谢,我马上送你入地狱!”,转眼天迹手上长剑绽出层层绚丽流光,如星河万丈,使在场众人竟一时如坠苍茫宇宙间。而在如此美丽的外表下,真正可怕的庞然剑气正是化入道道流光中,层层叠叠,如浪如潮,惊走风雷,刹那铺天盖地袭来。

这还仅是旁观两人所感受到的威势,离他不过几十米的地方,地冥已经感受到了剑气未到而先一步变得压迫的气息了,宛如空气被抽离挤走,天地之间将只留存肆虐的剑气杀意,所经之地,万物皆作齑粉。

地冥还在笑,银灰色的眼睛似乎直直盯向天迹的灵魂所在,他背后怒然展开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仿佛夜空下径直指天的黑色巨旗,笼罩出一片黑暗地域,耳畔似乎有歌咏声响起,伴随音调拔高,一股不亚于天迹剑气的黑暗力量在这极速扩张的灰暗色彩中酝酿,他说,“地狱无你,太无趣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近神之战。

而在这片土地上是有神存在的。

神说:你们给我滚远点打。

于是他们强行换了个地方打。

一个巨大的天涡在两人上方的空域里骤然成型,转瞬涌出无法抗拒的吸力,不只吸纳了两股外涌的庞大力量,更将一人一魔一起吸进了漩涡之中,漩涡消失,天地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安宁。

邃无端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他眨眨眼,恍惚地对着墨倾池问道,“上帝显灵了?还是外星人的阴谋?”

墨倾池眼神比他好,而且也比较关注当时的情况,他确实看到了天上一闪而过的白影,就他的能力来说,他感知到至少这片他管辖的区域已经没有了那两位的气息,他说,“你的想法很有参考性,我们需要对那两位的生存可能作出评估,然后详细思考找到他们的可行方法,最后我想我需要先回去穿鞋。”

带有黑色幽默的话语并没有娱乐到邃无端,他愣在原地,脑袋里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些东西,他觉得因为自己的私情搭上天迹了,虽然从小起天迹前辈就是高深莫测却又大大咧咧的人,让他潜意识认定他有强大的能力保护自己而且也不会和人计较过错,但自己这分明是仗着别人的包容就做出了非常鲁莽的行为,早前还迷之自信这件事非常简单。

内疚几乎要吞没了他,邃无端的脸愈发如同像是一只失水萎缩的柠檬,酸苦酸苦的。

墨倾池颇为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对方顺势在他掌心蹭了几下,松软的头发擦过掌心,这感觉就像是与某种毛茸茸的可爱生物亲近,墨倾池心头莫名一软,安慰道,“那位白发前辈不是一般人,相信他能自己照顾自己,而且那位堕天使地冥看样子也并不想杀了他,我们只要尽快找到人就好了。”

邃无端点了点头,“我想的太简单了,现在也只能先找到人了。”

墨倾池突然想到什么,他问,“谁给你的召唤符咒?”
“他说他叫唐尼,我被天迹前辈告知书页上的仪式召唤的是高位堕天使,但堕天使本身又确实具有解放你的能力。”邃无端慢慢说道,他还沉浸在低落的情绪里。

墨倾池一时说不出来话,他想骂邃无端傻,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份傻让他十分愉悦。

更想辞职走人了。

他扳过来邃无端的脑袋,在他嘴唇轻轻啄了一口,“对你下手果然是对的。”

邃无端惊愕地瞪大眼睛,然后果断压着墨倾池的后脑勺来了个深度接触体液交换的热吻。

☆☆☆
其实早写完了,但同系列的文还卡着,不好发。
后来想想,为什么我要担心还没开坑的坑?
随便吧,反正写的就这样。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