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情缠——第二十八章·议合(古风ABO,平行世界AU)

                第二十八章·议合

魏明没想到他还是活下来了,不是被救而是受俘。
“校尉大人自是英雄气节,可也要顾念这天璇军中的数千俘虏,你一死,他们也就失去存在价值了。”

洪磊微抬下颚,带着轻蔑的意味说出这句话,周身那股张扬的乾元气韵因着得胜的喜悦而向外散逸着。高傲地看着堂下身受桎梏的魏明,几分讥讽。

他是吴将军手下将领之一,为人好胜心强,易冒进,却也有几分才能,武学也不错,所以虽然没有坐到吴将军左右手的位置,在军中倒也是举足轻重。作为乾元,他有着基本所有乾元都具有的典型毛病:自满,好大喜功。

魏明皱起眉头,心中不悦渐生,一位乾元向另一位乾元释出气韵不外乎两个意思:炫耀或者挑衅。

“老子可没说过想死,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留我几天?”魏明沉声道,虽是双手被铐,但周身的气韵摄人,几乎压过了洪磊。

空气中有硝烟味萦绕且逐次加重,似乎是两只雄壮威猛的野兽彼此审视,龇牙咧嘴,面目狰狞,斗凶斗狠。

洪磊的脸憋的通红,这局乾元之间的斗争他是处于弱势的一方,被魏明压制的几乎抬不起头,这便说明了论乾元的先天优势他明显比不上魏明,这让他又是恼怒又是羞窘。

魏明蔑笑,在洪磊险些失态前,收敛了一身狂放的气韵,冷着脸说道:“我不想看到你,换一个人来和我谈话。”

————————————————————

齐之侃以为回到军营时最轻也会受到一方拦阻或质问,但在言明他是齐之侃后,他便被十分热切的带到了主营帐内,里面基本魏明手下的人都聚在内中,还有一张齐之侃之前并未见过的面孔。

“齐郞将你终于回来,快想想怎么办,校尉大人被天璇俘虏了。”魏明手下一位将领见到齐之侃就仿佛看到了救星,上前对着齐之侃就是一顿吼。

其他人虽没如此夸张,但看向齐之侃的眼神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希翼的意味,只除了那位生面孔。

“既然人已到齐,那将军的命令也可以宣布了”那人一身布衣,料应非军士而是一位文臣,此时他站起正色言道,其余将领闻言皆躬身待令。

“将军有令,命尔等即日开拔,与主力部队汇合,共同抵御天璇。”

“那校尉如何救?”齐之侃抬首问道。

“我不知,只知天璇军扬言要天玑放出军中所有天璇俘虏才肯放回校尉,但将军拒绝了。”那人淡淡道,“如此我便先回帅帐复命了,告辞。”抱拳福身,便向外走去。

齐之侃文言眉心紧锁,不再说话了。

没人有心情再寒暄一句“慢走”,人一走远,就有人说道:“我不管,就算一个人我也要去救指挥。”

基本都是亲卫队的老人,谁都有这份心,受如此渲染下接连有人摘下头盔猛的抛至在地,“当什么郎将,老子才不要听着什么劳什子军令!”

齐之侃却叹了口气,捡起头盔逐个交还给了他们,他说道:“承你们不弃,也未曾怪我,若是还信我,我们便齐心合力救回魏指挥。”

“哪能怪你,指挥都说了你是要亲自去勘察地势敌情才会离开军中,就等你回来就可以打的他们麻溜利索地滚回天璇。”

“没错,齐兄弟无需自责,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

“我们都听你调遣,管他军令不军令的,那位无所事事的将军着实太碍眼。”

齐之侃微怔,内心的愧疚不言而喻,浓烈的让他眼眶发涩,控制好声调,他道:“那我们便来商议战略,务必要尽快救回魏指挥。”

众人纷纷点头。

——————————————

“君上,几日前战报回传,天璇军攻到了南方祭宫,还劫走了当中的鹿首方尊,四方镇守神像不全,这可是大凶之兆,会招致灾祸啊!”大司命俯身说道,声辞诚恳,似乎极为忧心。

“灾祸?”蹇宾话一顿,貌似很是疑惑,“大司命可卜测出是怎样的灾祸?”

“这……”大司命迟疑了一会儿,再把身子压低了些,回道:“卜测需等候天时,消息才传来,还未曾有合适的时机卜测。”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卜测随时都行,不然我怎么才病几天,书案上全是奉常署的折子,堆的一个书案都放不下了,连军中急报都被挤到了一边的小案上。”

“君上息怒!”

朝堂上隶属奉常署的官员立马跪了一片,齐声说道,连着大司命也跪下了,五体投地,认错的姿态都摆的极其端正。

“行了,起来吧。”蹇宾挥袖随意道。

众人松了一口气,纷纷起身,看来今天应该不会被甩一脸奏表了。

“以后无关紧要的请安奏折或者卜算都给我斟酌点呈上来,要是忘了,再让我看到一大堆不切实际的泛泛而谈,你们就准备把自己写的奏表吞进肚子里,这样总记住了罢?”

“是。”

众人心中苦水不断,但皆是不敢表露分毫,恭敬应下了。

见目的已成,蹇宾转头着手正事,拿起案面上的一封军报,翻开观视,似是随口道:“军中急报想必大家都互相传阅过了,说说看,情况如此糟糕,各位有何可应对的良策?”他把手中奏报抛回桌案,抬眸看着这殿中的诸多大臣,眼神中却没有抱着一丝期望。

身在此处的那个不是国之支柱,不是宗亲外戚,不是位高权重?却皆是一群酒囊饭袋,烂了满心满怀!

“君上,天璇攻势如此猛烈,倒不如尽早议合的好,到时败果越沉重,国之根本都可能受到动摇。”上大夫出列俯身言道。

蹇宾却沉着脸拿起案面左侧的一方绣有朱雀图腾的布帛,扔到了上大夫脚边,冷声说道:“昨日天璇也送来了一封议合国书,上大夫翻开看看,顺道也念给众人听听。”

上大夫闻言捡起来一看,脸都白了,看向蹇宾,吞吞吐吐的说道:“君上,这……这可万万不能应下。”

“念出来。”蹇宾抬高音调说道。

“多日前天璇与天玑因边境守军摩擦一战,不幸战事扩大,最终导致天璇攻破天玑四城,承天玑侯美意,君既无力守之,便由天璇代劳,两国自此之后联系更为紧密,亦可亲如一家。”上大夫越说声越细,但听着的众人越听越不敢出声,大气都不敢出,最后这细若蚊蝇的声音依旧响彻在殿中。

“再想想,还有其他什么可靠的法子么?”

☆☆☆

昨天晚上看完了一直想看又不敢看的27集,然后我没哭,我笑了(起码两个人也算生死相随了,情感上自己比我那一对本命CP好太多了),但心里还是有很多想法,很多怨念和遗憾。
然后我就梦到了可能是我这辈子想到的最虐的故事,然后我整理了一下脉络,理了详细大纲,最近会开坑,很短,确定十章完事,如果写完我没有被骂出圈,我以后一定好好更文,不再随便虐了。
我不想一个人受伤,所以大家一起挨一次刀子吧。

评论(2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