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CND4·第二章·双白过往(现代全员,刀刀刀)

第二章·过往

蹇宾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打小起就过着和周围人不一样的富贵生活,但处在商贾世家,亲缘凉薄,他的性子没能和越长越水灵的外表一样平易近人些,长大后眼高于顶,在他面前好像几乎所有人都是地上的尘埃,只配供他踩踏,初次打量人的时候如果六十分是及格线,那么低于五十的他都不会再看第二眼。

他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在他父亲死后坐上这个位子,待了几年之后更是如此,吞并公司,操控股市的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雷厉风行的手段,配上殷实的家底,事业可说是蒸蒸日上,在这片地方横着走也没人敢说,商场上说是让人闻风丧胆也不为过。
人说,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其中有一次蹇宾就被暗杀的人逼得跳悬崖,不过就像电视小说里的桥段,他没死,被人救了,救他的人叫齐之侃,是一位无业游民,爱好远足。

就像所有的傲娇都会栽在自己的忠犬或者流氓上,蹇宾在单了二十二年后终于爱上人了。

第一眼看到齐之侃的时候,蹇宾就不自觉的在心里给他画了个筷子夹鸡蛋——101,比满分还上去一个档次。
意思是:不会有人比他更好了。

他们的爱情就像掺了柠檬水的冰红茶,甜的,带酸,微微含涩,一口下去先是凉爽,一整杯喝完了不止胃寒,还会感觉沉甸甸的堵在里面。

蹇宾和齐之侃的蜜月期在那段山中隐居的时光,住的是小帐篷,喝的的煮过的山泉水,吃的有烤鱼,山菌,野鸡,还有很多肉罐头,蹇宾以前真的觉得这些满是防腐剂的过期肉简直是毒药,但那时候他吃毒药吃的可乐意了,因为那是齐之侃递给他的。

他们的第一次在那顶帐篷里,没有润滑剂,没有安全套,两个人借着酒精迷迷糊糊的的就做上了,之后,蹇宾躺了三天,因为齐之侃不让他起来,连晒太阳都是齐之侃背着去的。蹇宾嘴上很嫌弃,坚持要自己来,可齐之侃真的背起他的时候又会圈牢他的脖子,脸贴紧了齐之侃的肩,分明就是十分享受欢喜的样子。

他们在一起了,或者说齐之侃跟了蹇宾,就像忠犬追随着自己的傲娇。

蜜月期结束了,蹇宾投进了工作里,齐之侃跟在他身边做助理,虽然不像在山里那么甜蜜,工作之余互相换个衣服,摸摸肩,没人的时候亲一个,甚至在顶层的豪华办公室的大沙发上来上一发也不是没有过。

忠犬在床上都是流氓,大坏蛋。

会故意的放慢速度,故意的浅入,就是把人吊在那里不给个痛快,逼得蹇宾眼眶都憋红了,艰难的说着:再快点,再用力点。然后羞的脚趾头都在打颤。

齐之侃这才满足他,还要说着什么:你要说出来我才知道你到底要什么啊,你不说我怎么猜的到?

蹇宾这个时候只有喘息的力气,反驳都反驳不了。

做完一场蹇宾的腰起码要酸两天,齐之侃这只流氓怎么会一场只做一次呢?

傲娇和忠犬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插了根刺,起因是蹇宾问起齐之侃当初为什么要救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还这么拼着命的挡在他前面,齐之侃说是他父亲临终前的遗嘱,要他以命报恩。

其实要是蹇宾再傲娇点,再自视甚高些,这都不是事儿,他的人格魅力这么大,就算是父亲遗嘱才来的又怎么样?管他什么遗嘱不遗嘱的,齐之侃的心都会是他的,就算没有它,齐之侃还是会一样对他。

或者他再幽默点以为齐之侃在和他开玩笑,这也不事儿了。

可蹇宾没这样想,原因有两个,对上爱的人,傲娇的傲娇就是表象,他不可能真的对爱的人像对其他人一样毫不在意,以蔑视的姿态看待;蹇宾知道齐之侃的性格,也相信他,齐之侃永远都不会对蹇宾撒谎。

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蹇宾没对父亲有什么特别亲厚的情感,理解不了齐之侃心里的想法,他有点怀疑但更害怕齐之侃说的是真的。

是不是他厚脸皮贴上去齐之侃才会接受的?

一开始齐之侃只是来报恩根本不是喜欢他?

蹇宾一这样想,心里就一阵一阵的发寒,冷的他要死要死的,想杀人。

掺了沙子的冰红茶,喝进去味道还在,但口感太难受了。

人们都说蹇宾爱拿捏人心,就连跟着他一起出生入死为他挡刀多次的心腹齐之侃也不见得被完全信任。

蹇宾听了只觉得荒谬可笑,不是话荒谬可笑,是他自己荒谬可笑,因为这话还真没说错。他好像,真的没办法对着齐之侃完全不带隔阂了。

爱拿捏人心,但最拿捏不住的却是他自己的心,既学不会忽视放下,也学不会决断狠辣。傲娇的眼睛里容不下沙子,自然做不到忽视。放下什么?对谁决断恨辣?他那里舍得?

就在蹇宾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虽然含着刺,但会永远在一起生活到一方死去的时候,变故却发生了。

一个叫遖宿的集团横空出世,来势汹汹,产业线又和天玑重合太多,蹇宾面对这次竞争一时有些焦头烂额,损失了很多。但不要紧,蹇宾有自信就算本钱输得一文不剩,他也能东山再起,一手回天。

又发生了一件事,蹇宾就再也没有说出这句话的豪气了。

齐之侃死了,警察说他是自杀,自己往脖子上割了一道,颈静脉破裂,然后一点一点失血死了。

蹇宾拒绝相信,他把齐之侃的尸体放在冰室两个月就是不打算葬了他。但后来蹇宾自己却又为齐之侃举行了一个相当盛大的葬礼,邀请了各处商业名流和个种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说:小齐觉得自己办自己的葬礼很好玩,所以大家不用客气好好玩。

齐之侃被烧成了灰,永远的埋在了郊区墓地。

蹇宾,疯了。

疯了两年,不管事,天玑全败光了。然后蹇宾被执明强行找来的一群专家折腾了将近半年,又清醒了一回。清醒的后果很严重,蹇宾差点就被自己弄死了,和齐之侃一样的死法。

现在,齐之侃死了快六年了,蹇宾前后加起来疯了也快五年了。

他服用CND4已经超过三年。

☆☆☆
港真,这只是开端,后面还要虐的厉害,每对都要虐一遍。
下章陵光上线。
一句话,刀子快点捅完,阴影不会那么大。

评论(2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