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CND4·第五章·负心人(现代全员,淬毒的刀子)

负心人

仲堃仪是祭奠公孙钤之后到的慕容离墓前,但执明在,他便没有出现,而是隐匿在树后待到执明离开,他才现身。

他在慕容离墓前伫立良久,注视着石碑上那张黑白肖像,洗去了浓墨铅华,原本清秀的五官便显露出来,嘴角带着浅笑,十分美好。

仲堃仪瞧着,嘴角勾起,三分讽刺不屑。

“慕容离呀慕容离,你也有今天,这算是善恶有报,天道轮回吗?”

“本无心与你为敌,奈何你却不该动到他,所以我就只好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不过这个结果我还真是没想到。”

仲堃仪敛了笑,向上提了提衣领。

“他们说你自杀了,我还真是不敢信,你真的死了?”
自然是无人作答。

轻笑一声,随即转身,又再觎了一眼墓碑。

万事皆已尘埃落定,恨恶也已尽归空无,这眼神中便只剩淡然。

仲堃仪认为慕容离是负心人,辜负了不止执明的爱意,更重要的是公孙钤的信任。结果不同的是,执明活着,公孙钤却被他毒死了。

论起冷心冷情,慕容离称第一,那仲堃仪也在伯仲之间。

一个困在家仇,一个囚于野望。

同性相斥,初见面这份对立便注定了,以前还有公孙钤这个共同的友人,加上相隔甚远,所以交集较少,但,仅是数次接触,其中就满是繁复的谋算圈套。

针锋相对,所知信息的不对等使得仲堃仪落了下风,和公孙钤之间生了闲隙,但后来这份闲隙因为事实填平了。

这时候公孙钤的死明显与慕容离有撇不开的关联。

仲堃仪看的很明白,罪魁祸首就只会是一个人。

所以,仲堃仪就和慕容离怼上了。

一件事想明白了,那很多事都能明白了,慕容离是遖宿的人,或者说他是站在遖宿一边的人。

离间嘛,谁不会?

天权你待不得,遖宿你更待不得。

……

仲堃仪一直看不惯陵光,认为作为领导者的他,私情太重,就因为一个人的死自暴自弃,拖累了天璇更漠视了公孙钤的努力。

公孙钤察觉不出他自己对陵光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仲堃仪却看的透彻,但他没点破。公孙钤未察觉就已经是这种状况,真要让他明白了,陵光又不可能接受他,那痛苦岂止是加倍而已?

后来公孙钤亡故,陵光却连谁是真凶也没能查出,他就更看不惯陵光了。

他所知道的真相也未曾向陵光提及。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已是两年。很多事都变了,天权扳倒了遖宿,天璇重新任命了CFO,天枢还在重建过程,天玑因为蹇宾的疯癫还是一蹶不振,却也没有更坏。

仲堃仪因为严重肝硬化只能休假一个月到医院接受治疗。

医生说:再这么酗酒下去,治病的钱的可以省了,交点钱直接去火葬场吧。

仲堃仪这才反应过来这两年他过得是怎样的生活。

他很讨厌闲下来,或者说脑子有了空闲。

白手起家的日子里事情多到睡觉也是奢望,但一闲下来,他就开始心慌,慌的莫名其妙,脑袋里明明已经疲累的一突一突地跳,却被这阵心慌影响的偏生就是睡不着。

吃安眠药都没什么效果,但是喝酒却可以,脑袋被酒精麻痹了,就感觉不到心慌,迷迷糊糊的很平静。后来,他养成了饮酒的习惯,但一段时间后酒量变好了,浅酌醉不了人,他喝的只能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住院的时候被迫戒酒,仲堃仪每天晚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心慌的感觉太难受,砰砰砰的跟里头有个计时炸弹一样,惴惴不安,看什么也静不下来,头部充血,久了,耳鸣目眩的感觉跟着就出现了,焦躁的直想摔东西。

没有酒精麻痹神经,他根本就睡不着,绷的要疯了。
滴水可穿石,漫长的折磨下仲堃仪消瘦的人不人鬼不鬼,日子过得恍恍忽忽。

结果肝病没治完,他后来又多挂了一个精神科。

这个医生比较和善,他说:问问你自己,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心里有愧,但又觉得自己没错。

仲堃仪当时很有底气的回道:没有,要是你拿了我的钱就只是用这句话打发我,那就免了,我不用你治。

嘴上这么说,仲堃仪却明白这个心理医生或许没说错,他不是个坦荡的人,对不起的人多了去了,其中有一个,他忘不了,不愿多提起,想也不敢多想。

或许他更本没资格对慕容离指手画脚。

那个他不敢提的人已经没有补偿的机会了。

他忽然想找陵光说说真相了。想知道如果一个人知道了自己欠一个人一条命和一份情之后,他会作何选择?

约定日期,仲堃仪在咖啡馆等了陵光大概半个小时,就在他不耐烦的想走的时候,陵光被人扶着进来了。

仲堃仪一直是一个相当能忍的人,永远表面对人礼让三分,就算对方再咄咄逼人,他也会竭力维持表面谦和,但实际却是棉里藏针,韬光养晦,力求找一个最佳时机反制对方。

他只在两个人面前暴露过自己的本性,一个是公孙钤,另一个便是孟章。

现在就要出现第三个了。混到这个地位,他也没必要继续伪装。

“天璇的董事长果然是日理万机,约定好的时间也能拖到现在。”

陵光没理他,在侍者的服侍下,坐了下来。侍者随后退开了,守在外间等待传唤。

仲堃仪这才发现陵光的异样,微微疑惑。

“你的眼睛怎么了?”

“如你所见,快瞎了。”陵光淡淡道,“仲先生找我有什么事?你可是大忙人,这一离开,刚刚起步的天枢可是要损失惨重。”

仲堃仪一笑,“我说一句你回十句,天璇董事长果然不是好相与的。”

“过奖,不过尔尔。”

“我只点了黑咖啡,天璇董事长需要什么?”仲堃仪翻开缎面菜单随便看看,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究。

“不用了,等会儿我就得走了,赶傍晚的飞机。”陵光微停顿,“仲先生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也不用整这些套路。”

墨镜遮住了眼眸,看不清眼神,声音说不上有力,但绷紧的面部线条还是让人感受到他的严肃,久居上位的人自然有一种威势可憾人心。

仲堃仪也不是头一天出来混了,这点点压力还不至于吓住他,“不知道天璇董事长还记得贵集团前任CFO公孙钤吗?”

陵光的面色沉了下来,“左右人都逝世两年多了,仲先生是想谈些什么?又想谋求什么利益?”

☆☆☆
出乎意料的没有写完预计内容,下章继续仲孟&钤光
为什么单纯插刀还要搞剧情?
算了,就这样吧。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