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雨露期(九)(墨受,ABO,ooc瞩目)

(九)

邃无端差点就把自己爱上墨倾池的事对着席断虹说出口了。

八年的长眠,邃无端没什么感觉,却让席断虹有些患得患失,她不是软弱的人,一直压抑着,这下却爆发了。

最后邃无端忍住了,头在席断虹怀里蹭了几下,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妈,我只是不想读这个专业的研。”

“那就不读,你想读那个读哪个,拿不定主意也可以问问你舅舅。”

“嗯。”

晚间,邃无端抱着电脑上了床,他开始例行公事:墨倾池的微博他是每天必刷的,虽然除了一些风景照和诗词外的内容少的可怜,但评论却信息量巨大,比如墨倾池发张风景,底下马上就有人说的出照片是合成还是实景拍摄,地点在哪里,甚至有时可以挖出墨倾池到那干嘛。

由此可见粉丝的力量有多恐怖!

虽然脑补居多,但对偶像的了解却也是出奇的深入。

另外,墨倾池粉丝论坛里的水贴多如牛毛,但总有几篇水的还算趣味,邃无端不得不感叹自己不止情敌可绕苦境一圈,而且上下也逆了。

比如,#但求此生一睡墨倾池#

众所周知,圣司攻略难度系数达到了五颗星。不论剧中剧外,各路人物看似都与他交情匪浅,但到最后却都不是能走进他心里的幸运儿。

他不是黑也不是白,不主动,不否认,撩人以三分痒意,进退有度,瞧着和谁CP感皆似是而非。浑身上下,行为举止掺杂了君子,鬼畜,老干部,种种本该相悖却诡异相容的迷之气质。

对此我有且只有一个词可做形容——苏!!!

我想,要睡到这个男人,起码要满足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条件。

天时者,千载难逢之机,墨总这种理智到恐怖的人,哪怕一只脱光了正在雨露期的坤泽摆在他面前也估计难以撼动那张冰块脸,除非他自己被下了药,还得是那种烈到非要叉叉圈圈才能解的啥啥合欢散。

地利者,近水楼台先得月,就算墨总真的阴沟里翻船,那也不是说是谁就是谁能上的,因为和你抢的可不是一个情敌,那是百万大军,打不过起码要能先其他人一步搞起来。

人和者,要顺利让墨总主动上车,否则啥也是白搭,因为要是墨总自己愿意,上面两条就是就是屁;他要是不愿意,那还是屁,“请你败亡”,game over。

本楼供大家畅所欲言,期待同萌高论。

高举大旗:“同一个儒门,同一个梦想(睡圣司)。”

邃无端看着眼角抽了抽。

墨倾池的粉丝,厉害了!

他敲着键盘回复了一句。

“如果梦想达成了,然后怎么办?”

等了三分钟。

天行无方:呵呵……朋友你好幽默。

隐锋深鸣:我说真的。

天行无方:……666

“如果过度脑补是病,你已病入膏肓。”

“层主自己开求助贴说一下具体情况咯,我还蛮想看你编的。”

……

天已经黑透了,墨倾池梳洗过后上了床,腰后垫了个枕头倚靠床头坐着,被子盖到了肚子上,两手捧着手机压在上面,无聊地顺着热搜榜单一个一个点击浏览。

正点到“地茧整容”,手机嗡鸣一声,远沧溟发来一条飞信消息。

墨倾池点开来是一张截屏,内容就是ID叫隐锋深鸣的在那栋“论如何攻略一只活的圣司”楼里的发言,远沧溟还十分体贴的把首楼的内容做了拼图,让他能充分了解前因后果。

远沧溟:这个人居然说睡到你了,大哥,你现在的粉丝真是一个比一个脑动力强大!哈哈哈。

墨倾池:……

远沧溟:我要和他做朋友,真是一个志向远大的勇士,同道中人哪~

墨倾池:你是想抄论语,抄论语,还是抄论语呢?

远沧溟:大哥,饶命啊!

墨倾池:放下手机,关灯睡觉。

应付完远沧溟,墨倾池转头打了个电话给表演系的系主任悦兰芳。

“悦主任,这么晚还打给你,不好意思了。”

悦兰芳操着一口纯正的儒音,“无妨,左右还没到睡觉的点,墨院长有什么事?”

“下学期指一个班给我带吧,不用是科班上来的,我想试试能不能带起小菜鸟。”

“你这个影帝肯带人自然是求之不得,不过一向诸事不沾却突然改了性子,啧啧,引人好奇啊。”

墨倾池挑眉,“只是突然觉得好歹还拿了一份顾问教授的工资,多少也要做些事。”

“算了,与我无关,我也没那么多事。”

当天晚上墨倾池的粉丝论坛出现了一篇匿名求助帖。

【求助】#意外睡了男神,但是事后他好冷静,还和我说抱歉怎么办?#

☆☆☆

有能治拖延症的药吗?

我觉得我快到晚期了。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