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末日曙光(五)(丧尸梗,ooc瞩目,cp混乱)

这章貌似有点贵乱。

(五)

二食堂其实分做左右两部分,都有三层,中间被一条五米宽的水泥路截断,但算上绿化带,两栋建筑物间相隔约十二米。墨倾池他们在左边这栋,占地面积是右边的三倍,正大门前有一大片平地。随着商讨的时间过去,空旷的地方现在密布着涌动的人头,像是蚂蚁成群觅食,外沿不断有新的成员汇入,同时另外三面围来的数量也不容小觑,一伙人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墨倾池注意到,丧尸的目标应该只在二食堂左边这栋,右边的丧尸仿佛只是路过,并不会进去,而且只朝着左边这栋建筑物逼近。

断断续续嘶鸣传入耳中,“砰砰”撞门、打翻重物声音已经近在一楼,所有人都清楚,他们马上要到达二楼了。

时间紧迫,远沧溟简单向众人说明了计划,“强行突围已经不可取,虽然大家都没办法做到彼此互信,但目前合作是唯一的解法。提示里说明了丧尸对声音最为敏感,二食堂的占地面积足够广,我们可以试着把他们尽可能吸引到一面,再从包围薄弱的地方逃出去。”

“砰——”

门店的玻璃门被撞的一震,随后是越来越密集的撞击,远沧溟倒吸一口气,快速说道,“先去楼顶,详细的待会再说。”

“等等,有人会爬楼吗?”应无骞问道,在座都是长期坐室内的文务人员,这种本事还真不一定人人都会,而且这面墙是用瓷砖铺面,整体设计的就比较简单平滑,没有阳台或者外凸的边沿,很难攀爬。

跑向窗户边的人脚步为此一顿。

玉离经抬脚踩在了窗沿上,“这里有两个空调外机,不能爬的先待在上面,能爬的和我顺着油烟管道上到楼顶后再用衣服做绳索拉人。”

众人没有意见,玉离经当即手脚并用地快速攀爬,后面叹希奇紧随其后,两人上到一定高度之后,墨倾池催促着远沧溟上去,“沧溟,快。”

“我手脚慢,还是后面再上吧。”远沧溟说,墨倾池也没有再劝。

剑非道第三个爬油烟管道,他的动作显然比前两个要来的生疏,但还算爬的稳当。任平生放弃了攀爬,踩着窗户下面的一个空调外机跳到了相隔一米多的另一个空调外机上,那里离两边窗户都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一时之间安全无虑。

屋子里还有四个人,应无骞探出窗口看了看油烟管道,抿抿唇选择了和任平生同样的方式,在第二个空调外机上落了脚,好在他们两个都体型偏瘦,并没有跨塌的危险,但因为局促的空间,两个人只能紧贴着。

远沧溟不再推辞,出了窗口紧抱住管子,手脚卡住固定管子的铁箍十分艰难地往上挪动,空调外机已经不能站人了,他只能往上爬。

墨倾池攀住油烟管道,紧跟在远沧溟后面,他还没有出来,墨倾池突然意识到,他朝窗户里叫唤,“你快出来。”

底下有丧尸已经注意到上面的动静,灰白的脑袋仰望着,表情麻木,眼神浑浊,他们的嘴张着,不知何时长出的獠牙反射着冷白的月光,血液混合唾液淅淅沥沥地淌湿下巴和衣领,不断发出野兽般的低沉嘶吼,失智的生物是如此渴求着新鲜的血肉。

远沧溟忍不住朝下看了一眼,他的表情一看就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身体也哆嗦着,“不要怕,我在后面。”墨倾池说道。

磨磨蹭蹭的远沧溟终于是爬到三楼的位置,他旁边的窗户却窜出来一张狰狞的面孔,挥舞的双手眼看就要扒住了远沧溟。墨倾池心跳一滞,大喊道,“沧溟,小心!”

楼顶的三个人同时急了,但却无可奈何。

远沧溟反射性往旁边一躲,手却跟着松动,整个人往下溜,正好砸中下方的墨倾池,下坠被这么一阻,远沧溟的手倒是重新扒住了管子,墨倾池却砸的手脚松开要掉进丧尸堆。

大脑根本来不及反应出恐惧和惊慌,墨倾池的瞳孔骤缩成针尖大小,连呼吸也忘了。

要——死——了。

墨倾池只来的想到这三个字。

一只手伸出二楼窗口揪住了墨倾池的衣领把人拉了进去。墨倾池扑通跌在地上,惊魂未定,不寒而栗。远沧溟焦急的叫唤让墨倾池从惊愕的余韵里拔出来,他干涩地回道,“我没事。”

随之而来,膝盖和手掌的痛感慢慢浮现,墨倾池撑着地站了起来,邃无端站在他面前,脸上有淡淡的担忧,在他身后,满是切口平整的碎肢残骸,猩红遍地,玻璃门打开了,那些丧尸的躯体却堆成小山将出口堵的严丝合缝。

墨倾池这才注意到空气里浓烈到让人恶心的血腥和腐肉味,墨倾池的肠胃不适的蠕动,他微微瞪大眼睛看向这张清秀甚至纯真的面容,奇异的是他此时却并没有多少恐惧感,常人的认知里邃无端应该是比丧尸群更恐怖的存在,赶快躲开他。

他的脑袋里却在不合时宜地想,这样澄净的眼神,这样屠戮的行为,天使与魔鬼,到底那个才是他?

邃无端突然抓过来墨倾池的双手,用还算干净的袖子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蹭干净了墨倾池手上的尘埃,神态紧张,带着一丝讨好地说道,“墨教授,帮我保密好吗?”

震撼过后,墨倾池放弃探究,现在并不是思考的好时机,他没有想杀自己,这点暂时就够了。

“好。”墨倾池低声说道,缓缓抽回了自己的手。

衣服拧成的绳索先把远沧溟钓了上去,墨倾池是第二个,他上去才发现,玉离经、叹希奇、剑非道三个人不只脱掉了外套,连长裤也一并做了绳索,夜晚的寒风里,三个人裸露着光溜溜的两腿,上身也只穿着单薄的衬衫,看着就冷。

应无骞与任平生依次上来,邃无端爬油烟管道自力更生。

八个人在楼顶汇合,脱了衣服的三个人迅速解开“绳索”各自穿上了衣服,几个人随即围成圈,邃无端不在圈内,独自一个人在边上呆着。

玉离经扣好纽扣,“爬楼的难度这么大,暂时不用担心丧尸会上来了。”

“按一般套路,说出这种话的,不是主角,下个死的多半就是他了。”叹希奇搓了搓手,半开玩笑说道。

但显然在场的人都笑不出来。

玉离经被短暂噎了一下,远沧溟头疼似地劝叹希奇,“小叔,这个时候就正经点吧。”

“沧溟,你的办法呢?”墨倾池问道。

“我们要等那些丧尸完全形成包围,才能进行下一步。”远沧溟说道。

“你打算从对面楼走。”墨倾池肯定地说道。

远沧溟点点头,“虽然麻烦,但好歹比穿越一两千号丧尸容易也安全。”

应无骞看了眼墨倾池,似乎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
总觉得那里不对,以后有感觉再改改。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