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怀了个孕》20(邃墨,崩毁,生子)

继续,倒数第三章。
终于解开误会了。

20

那一天,玉离经多了个表弟和表弟夫。

……

邃无端走进来的时候仿佛全身燃着一团火,尤其是那双瞪向玉离经的眼睛,唰唰的刀光剑影甩过来,似乎已经把玉离经捅成了筛子。

玉离经知道自己又玩脱了。

不对,这事怎么能都赖他,墨倾池你人干事?让他给邃无端背锅还不告诉人家,现在好了,君奉天以为邃无端绿了他,邃无端以为自己被他绿了,前者已经已经揍了他个半死,后者……他严重怀疑自己会不会被直接砍死。

等等,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他看着君奉天怀里笑嘻嘻的小六月,内心愈发欣羡起来,想当初自己也是君奉天怀里那个可以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宝宝。

虽然他现在更想对君奉天亲亲抱抱举高高。

唉……但现在也就只能吃吃夹板气了。

下一秒,君奉天站到了玉离经面前,挡住了邃无端。

玉离经:(* ̄3 ̄)╭♡爸爸还是爱我的。

君奉天:“你们要怎么打我不管,但我需要知道六月的生父究竟是谁,或者谁能承担起父亲的责任?”

玉离经:“不是,尊驾你还是管一下吧。”

邃无端毅然决然道:“圣司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谁要抢,那就休怪我无情!”

君奉天闻言点点头,有这个气焰很好,比玉离经那种想法闷骚的好了很多,是男人就该这样直接了当地上去干!他扭头瞥了一眼玉离经,意思简单明了:你还有什么话?

玉离经想了很久,最后决定把墨倾池卖了,反正现在墨倾池最虚了,不可能找他算账,而且就他那状态,在场的谁不是紧着他好,邃无端知道了估计也是哭着找墨倾池要亲亲抱抱去。

于是他完全抛弃了“那一夜”而变成尬笑着说道:“其实啊,是圣司让我这么做的。”

邃无端头一反应,尔敢污蔑圣司!然后就跟着就吼了出来:“你污蔑圣司!圣司怎么和你……”他羞红着脸又表情凶狠,指在虚空的手指简直要穿过挡中间的君奉天直接戳进玉离经的头,“和你有一腿!”

玉离经看他这个表现噗呲笑了,这下引得君奉天都瞪着他,玉离经立刻恢复严肃,他说道:“我承认说谎不好,但这事还真是墨倾池让我干的,他怕你被多方责难,所以希望我能站出来在尊驾面前说孩子是我的。”

邃无端大受打击,他道:“我根本不在乎被怎么责难啊……”

一旁君奉天也觉得自己的心被伤到了。

什么意思,这个谎一开始就是向他撒的?因为怕他对邃无端做什么还是怕他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他君奉天是这种人嘛?

哼!一群孩子尽会瞎胡闹,早告诉他,那里会有这么多事。他抱着小六月,真心觉得三个青年才俊还不如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懂事。

君奉天:“你的意思是你同墨倾池一起选择欺瞒我?”
邃无端哭唧唧:还有我。

玉离经感受到了君奉天怒气狂up up起来了,他急忙辩解道:“没有啊,亚父,这件事就是误会,误会!”

“这件事毕竟有伤风化,亚父你又身居法儒之职,不可能得知之后完全保持沉默,若是我担下也就罢了,您至多也是私下管教。但邃无端不同,身上双亲罪责未去,又在门内举步维艰,那里担得起这些?您还不得带去交给疏主事处置,而疏主事有对邃无端诸多偏见……”

君奉天:“他母亲是我义妹。”

玉离经:“啊?”

君奉天:“所以我也会私下管教他。”

“等等!”邃无端高举左手,母亲是尊驾的义妹,执事称呼尊驾亚父,那玉离经不就是他的……

“表哥,你真是要和我抢圣司吗?”

这又是闹的哪一茬?玉离经无力扶额,他简直心累到要晕了。

我说表弟,打个简单粗暴的比喻,这都演到四十集大结局了,你怎么还会觉得有男二要和你抢女主?

玉离经双手保证:“我们不抢——不抢!说好了我是六月的义父就只是义父,你亲爹的位置真没人抢。”

“不是……”邃无端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话了,在场的一下子全成了他亲戚,他不可避免地有点混乱。话说,他家不是死得只剩他一个了吗?怎么一下子蹦出来这么多亲戚,那是不是还有亲戚他不知道。

邃无端小心翼翼地问出口“那个……圣司不会是我哪个堂哥或者表叔吧?”

“哈哈哈哈哈哈……”

玉离经不可抑止地笑弯了腰,这傻孩子怎么这么可爱啊,还没捉弄就这么好玩了!

君奉天心里也是囧然不已,“据我所知,墨倾池与邃家及剑族并无关联。”

邃无端放下心,他点了点头,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做?”

玉离经邪魅一笑,似乎有了什么不得了的想法,“好表弟,这事你先别告知圣司。”

就在此时,怀里的小六月久久没受到关注,不开心地瘪嘴哭起来,君奉天立刻觉得怀里本来安分的孩子忽然扭的快掉出他的双臂了,他只好不断调整抱的姿势,同时也奇怪玩双马尾(划掉)流苏玩的好好的六月怎么突然闹起来。

“这孩子该不是尿了吧?”玉离经话被打断,但看着六月哭的凶,也不好再提。

君奉天闻言脸一黑,手伸进襁褓里一摸,干的,然后脸色又恢复如初,道:“不是,那应该是饿了。”

玉离经:“那我去厨房取一些羊乳。”

邃无端忙叫住他,“六月不喝羊乳牛乳,米糊也不吃。”

玉离经转身疑惑问道:“是要找乳母来吗?”

邃无端:“给圣司就好了。”

玉离经:“这话说的墨倾池自己会喂奶似的。”

邃无端:……

小六月脸都哭红了,君奉天见状也顾不上什么,带着孩子一个化光去了主院卧房。

说来也巧了,墨倾池正好胸口痛,所以醒过来了。

痛的原因嘛,这个墨倾池拒绝任何人知道。

大家都是男的,君奉天虽然因为墨倾池生产这件事之前几天对他稍存避讳之心,但到底也不是什么男女大防,所以他直接推门就进来了。

小六月嘹亮的哭声凭空出现的时候还让墨倾池怀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幻听了。

小六月离开最多两个时辰,自己就这么想她吗?

紧接着法儒尊驾有些焦急的声音传来:“圣司!”

墨倾池:我应该不至于连着法儒尊驾一起想吧……

事实证明,一孕傻三年不是假的。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