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人鬼情不了》(邃墨,夹带玉法、冥迹)(崩雷毁)

听说圣司要露面了,兴奋!!!

肝!!!

这篇写的很开心,希望看完的人也开心一下。

01

邃无端是进京赶考的穷书生,住不起客栈,只能在一间破寺庙里栖身过夜。

他啃了两口馒头,合衣睡下了。按他娘说的,这时候应该拿出书背课文或者写写诗才好,这样子才会有好看又贤惠女鬼看上他,然后发展出一段可歌可泣的奇幻爱情故事。

邃无端觉得他不喜欢女人,应该也对女鬼没什么感觉,还是洗洗睡了比较好。

一缕阴风吹过,邃无端打了喷嚏醒了。

不远处站了个人,长白发,个挺高,看背影应该是个帅哥。

“兄台,更深露重,进来一同烤烤火吧。”邃无端出于善意建言道。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走来坐下了。

邃无端看着他的脸,不自觉拢了拢松散的头发,随后说道:“你的眼线画的真好,我娘老嫌弃我马尾都能扎歪。”

男人沉默了更久才说道:“斜马尾个性,你扎它很可爱。”

邃无端红了脸,轻轻说了声谢谢。

随后他在背囊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个布包,“'这是临走前我舅舅给我的,说碰到喜欢的就送出去。”

男人怔了怔,问了句:“你是不是经常被骗?”

“不会啊。”邃无端很天真地回答,“我碰到的人都很好,就是有时候老是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男人再次沉默了,邃无端却拆开了布包掏出了一块通体澄澈的玉佩,结合这顶好的成色和包裹的粗布,仿佛是拉开破编织袋发现里面塞满了粉艳艳的钞票。

邃无端脑门上现在挂着一行字:人傻、钱多,大家快来骗哪!

他忍住吐槽,问:“你不是穷的住不起客栈吗?”

邃无端说:“我娘说住破庙我才能讨到媳妇。”

他笑了,又问:“这是哪来的说法?”

邃无端答:“不知道。”

男人收了笑,说道:“东西我不能要。”邃无端却已经把玉佩塞进他手里了,虽然是个读书人,邃无端的手劲却大的恐怖,男人差点以为自己的手骨要被拗断了,不,他的骨头早就变成灰了,现在拟造的身体只能晚上出来,还不能接触有圣气灵气的物品和地区。

玉佩到手的触感很烫,然后是火烧一样的剧痛,似乎要点燃灵魂。

男人猛地看向邃无端,他被套路了。

当啷一声,玉佩掉了下来。

邃无端懵逼地环视着空无一人的佛殿,喃喃道:“我见鬼了?”

02

鬼不可怕,鬼很好看。

打小起他娘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那些困在废旧寺院或是古老画作里的鬼魂都是可怜又美丽的年轻姑娘,她们会勾引过路的书生们,但老是在差一步吃掉的时候放人走,妈妈说这是因为爱情。

而这时候会有和尚道士名为降妖伏魔,实则抢亲地来超度艳鬼,不成功就逼书生出家。

他娘叫他小心这种人,因为根据最新趋势,艳鬼们可能会丢开书生投入道士的怀抱,虽然这样be的可能性会很大。

邃无端想了想昨晚碰到的好看男鬼,觉得有必要努力一下。

只要多相处几天,打败姥姥。

四舍五入老婆就有了!

再四舍五入就该考虑生几个娃了。

他的老母亲会为他骄傲的(席断虹:小子欠抽!)。
第二天晚上,男鬼再次出现。

邃无端捧着玉佩就像捧着自己的少男心,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鬼,便要扑上去。

鬼带着一丝惊恐:“你别过来!”

邃无端:“啊?”他很委屈,“我只是想给你一个爱的抱抱。”
鬼:“……”

鬼:“你抱一下,我可能会死。”

邃无端:“可你不是死了吗?”

鬼:“这不是重点,我现在问你,你这玉佩是什么东西?”
邃无端:“就是玉佩啊。”

鬼:“我换个方式,现在我的一魂一魄被它吸走了,所以它到底是几级道具?你氪了多少金?”

邃无端:???

他疑惑地搓了搓看起来很普通的玉佩,对面男鬼却红着脸高声说道:“别摸了!”

邃无端:“我没摸你,我摸的玉佩啊。”

鬼:“我说别摸了。”

邃无端:“我的玉佩,我为什么不能摸?”

鬼:“现在我宣布它是我的了。”

邃无端:“那你来拿啊,本来就是送你的。”

鬼:“……”

他要是能拿,要你何用!

03
席断虹:“哥,无端被鬼抓走了!”

君奉天:“你可以不用说的这么兴奋的,还有——放开我。”

席断虹闻言先把箍着君奉天脖子的手放开了,然后揪着她哥的前襟一点一点滑到落地,再掏出袖子里的小手绢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失态了,我只是太欣慰了,无端终于能讨到老婆了。”

君奉天看了她一眼,“别高兴太早,如果这只鬼对玉佩没反应,嫁给无端也没用,而且后续劫难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混过的。”

席断虹愣了下,然后用缀满星光的双眼注视着君奉天,嘴角向下维持着最为含蓄又小可怜的十五度。

注意!敌方对您施加持续性伤害攻击——妹妹的凝视,预计伤害值十万点,对妹控属性玩家的伤害为一百万点!
十秒。

“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

二十秒。

“我不做道士很多年了。”

二十五秒。

“别逼我,真不行!”

三十秒。

“……你赢了。”

于是玉离经就被塞了一手的《七天教你能掐会算》、《实用法咒一百条》、《基础御剑》、《三百年渡劫五百年飞升》,然后被无情的一脚踹到了兰若寺。

玉离经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几乎摔成四瓣的屁股,再次感叹自己果然不是亲生的。

一般的鬼白天是不能出来的,古代人认为是白天阳气中,太阳光能伤鬼,现代人则参考西方的吸血鬼传说搭配科学研究认为是因为阳光里有紫外线。

简单来说就是遮阳工作做得好,鬼魂也能白天出来溜达。

玉离经把地砖都撬开了还是没找到他表弟在哪,鬼也不知道到哪去了,夏季闷热,一会儿就能把人烘成肉干,他找到傍晚,渴的厉害要去院子里的井口打水。

正拎起木桶,就瞧见井口探出来一只白生生的爪子,淌着水,指关节还咔擦咔擦一扭一扭的,玉离经心口咚地一下差点没蹦出来,他立刻冲过去拎着水桶呼呼抡圆了胳膊砸下去。

“哎呦!”

玉离经觉得这叫声有点熟悉,于是蹲下来趴在井口朝里望,他不是砸到活人了吧。

蓦地,衣领突来有一股力量向下,玉离经还没来的及呼救就一头栽进了井,哗地水花溅起声过后,院落里只剩下夏蝉有些聒噪的鸣叫声,一如往常。

唯留地面上散落的《七天教你能掐会算》、《实用法咒一百条》、《基础御剑》、《三百年渡劫五百年飞升》无语望天。

04

井下的世界很凉快,但玉离经内心却似寒冬腊月,冰封千里,空调西瓜都省了。

他是一个才学道术不到一天的儒生,他自问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选择一脚把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混蛋表弟踢去剃度出家,然后再甩给那个蛊惑他弟的妖艳贱货一万两黄金让他以最小摩擦力的运动方式迅速离开视线。

然而现实是:

邃无端:“表哥你快点学,我还想早点让倾池的魂体凝实,好带他回家见母亲呢。”

玉离经:“在学在学,你能不能让他先把剑从我脖子边挪开。”

墨倾池:“我手很稳的,不会像某人一样忽然落下来。”
玉离经一扔书,视死如归:“不就是擦破点皮?男子汉大丈夫多条疤也是英武。”

墨倾池:“他的手还青了一块,你知道多痛吗?”说罢,又捏起邃无端的一只手吹了吹,轻声道:“还疼嘛?”

邃无端:“倾池吹吹就不痛了。”

于是他俩扔下玉离经去一边卿卿我我了。

玉离经暴风哭泣:“还有没有单身狗权了……”

大FFF期待你的加入,火把汽油了解一下。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有必要重点指出主线内容,所谓古代灵异,参考聊斋志异,我们的男主先要和女主接触产生好感,然后再因为发现对方是鬼大吃一惊,再之后意思意思跑路两步就扭头来找女主,最后就是配合外援或者自己升级爆锤boss,迎娶女主的happy ending了。

但因为我们的男主傻了点,我们就把过程简化,直接从相遇跳到外援到了,玉离经姑且只算半个,另外一个半终于出现了。

玉逍遥抱着西瓜躺在屋顶上晒月亮。

玉离经问他:“前辈,你是什么妖啊?”

玉逍遥说:“我是你爸爸。”

玉离经:???

玉逍遥:“你爹是君奉天,你义母是玉箫,你叫玉离经,而我叫玉逍遥,懂了吗?”

玉离经忽然无法反驳。

玉逍遥又说:“那个墨倾池长的好看吧?”

玉离经迟疑了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玉逍遥笑了:“这就对了,我挑给你的媳妇儿错不了。”

一句话引爆了原子弹。

邃无端揪起玉离经领子就把人拖去了后院进行树咚,然而气氛一点也不温馨,邃无端目光如炬,头冒绿气,手掌掰来掰去,咔咔地响。

天底下的表哥果然一般黑,不是和表妹不清不楚就是挖表弟的墙角!

玉离经护住脸:“先别打,我是友军。”

邃无端:“媳妇面前无兄弟!”说着,抡起拳头就要锤过去。

玉离经:“替我告诉我爹,我爱他!”

拳头擦着玉离经的耳朵砸在了树干上,抠下来后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见,树冠哗啦啦抖落了一半的叶子和两个鸟窝。

玉离经顶着一颗鸟蛋,喘着气心有余悸:这一拳下来我大概会死……

玉逍遥这时候冒出来:“你早承认不就没事了。”

05

“我喜欢他很久了……”玉离经顶着两人一鬼的凶恶目光,弱弱地说出了这句话。

玉逍遥切了一声,“就冲这个气势,你小子这辈子都别想拿下奉天。”

墨倾池把剥好的煮鸟蛋送到邃无端嘴边,“小心烫。”

玉离经看见了又妒又悲,他凑近了些玉逍遥,想说单身狗互相取暖,玉逍遥却把抓过烧鸡的爪子搭在他的肩膀上,落井下石:“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畏畏缩缩的,你是我儿子吗?”

玉离经怒了,“你自己说,向你师弟表白需要多大勇气?”
玉逍遥:“哪有?我以前无聊的时候老找他表白。”

玉离经愣住了,恍然大悟,随后抓起玉逍遥就是一顿琼瑶式男主摇,若癫若狂:“原来是你!我十六岁堵上所有的天真告白一次,你知道吗,他叫我不要玩了,不好玩!我特么一颗真心都碎成渣渣了!”

邃无端这时候说:“表哥你这么小就喜欢舅舅了,你真的不是单纯缺爱恋父吗?”

玉离经放过玉逍遥,掐住邃无端肩膀开始摇:“我就是喜欢我爹,又不是亲生的,怎么了?我二十出头,他都成百上千岁了,这怎么能叫恋父?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不能怀疑我纯洁的爱情!”

邃无端眼前天旋地转,但不得不说,玉离经说的有理,所以他忍着恶心说道:“表哥,对……不起。”。

墨倾池护犊心切,劝道:“可以再试一次告白,好好规划,说不定就成功了。”

玉离经终于停手了,想了下,“算了,我放弃了。”

邃无端:“幸好你放弃了,一想到你要做我舅妈,还真有点难以接受。”

玉逍遥:“……”

墨倾池:“……”

玉离经:“就冲这句话,我年底肯定能混到给你发红包 ”

邃无端:“别忘了倾池也有份。”

墨倾池:“……我可以不要。”

他都是几百岁的老鬼了,要脸。

06

玉逍遥替墨倾池凝了魂体,又施了法让他在白昼也能行走无虞,近乎是一个活人了。玉离经要时间准备表白,于是一伙人暂时留在了兰若寺。

后来墨倾池顺利成章和邃无端腻在一起,单是面对面吃饭也能制造出周围十米空间的绝对酸腐恋爱领域。对此,玉逍遥选择端着菜蹲墙角默默地吃,玉离经选择摔筷子去后院对着树苦练深情告白。

日子不可能就这么水到永远滴。

作为一篇牛逼的古耽灵异轻喜剧,我们怎么可以少得了喜闻乐见的抢亲环节?众所周知,有了黑山老妖和牛魔王才促成了两部爱情经典的诞生。

我们的boss也要准时上线。

一日,忽来黑翼蔽日,长啸啸空,随即从天而降的火云延烧出一片可怖火海。

那是一只长着翅膀的红色大蜥蜴(古代人不认识西方龙),他用敏锐的boss直觉锁定了我们的女主角——墨倾池,然后俯身直冲而下,一爪子铲起他就跑了。

邃无端不会飞,追了二十里还是把自家鬼给追丢了。

他很伤心但并不气馁,知道这是男主使命到了。

邃无端要去爆锤boss,玉逍遥却有些迟疑:“我觉得我们的剧本错了,到这里不该是树精蝙蝠精这种传统妖怪吗?一只大蜥蜴是什么鬼,而且它会飞会喷火就更奇怪了。”

邃无端跺脚:“不管,我要我的倾池!”

玉离经:“我觉得可以翻书找找这是个什么妖怪?是应该用桃木剑、雄黄酒还是大公鸡?”

玉逍遥:“大公鸡给我吧,记得多放辣不要香菜,我打完一架会很累很饿的。”

邃无端:“我想我有必要喊舅舅来吃鸡,他打架比较厉害,能带我们躺赢。”

玉离经:“能给我留点余地吗?我才下决心表白,要是看到他举刀开杀,我这辈子都只能憋着了。”

玉逍遥戳他脑壳:“怂!别看奉天这么含蓄正经,两瓶白酒下去你信不信他能扒你裤子!”

邃无端:“哇……前辈你经历了什么?”

玉离经:“纳尼!?嗯……要不要,我回头试试?”

邃无端:“表哥,我觉得你会死的很惨。”

玉离经:“叫舅父。”

邃无端:“……舅、舅妈。”

玉离经拍胸口:“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喊君奉天一起吃鸡最后还是作废了,玉逍遥一纸飞信过去后换来的就一句:没空。

玉离经和邃无端都很怀疑地看着玉逍遥,玉逍遥用手拼命向后薅头顶的头发,中分发型都打乱了,大声道:“看什么看,我师弟留给我出风头的机会不行啊?”

玉离经、邃无端:可以可以,您老开心就好。

三人说说吵吵踩着玉逍遥的神谕就开走了。

07

不知名山,某不知名堆满金币的山洞。

“你是公主吗?”

墨倾池一脸懵逼:“我是鬼。”

恶龙:“亡灵公主?你眼线画的挺好,唇膏可以换成干燥玫瑰色,流行这个。”

墨倾池:“不好意思,我就算死了很久,性别还是男,做不成公主,而且裸色是我的坚持,不想改。”

恶龙:“别狡辩!你头上分明有光环,写着:撩骚鲜肉,吸貂成魔,我们龙看见带光环的都要抓,坚决一个公主都不能放过,这都是跟着童话准则走,你装扮清纯还是妖娆我不管,但人设该怎样就怎样!”

墨倾池呆了会儿,又吸了口气自语道:“我真的尽力了,但三观不同根本无法沟通。”

恶龙:“你摸我一下。”

墨倾池:“……凑流氓!”

恶龙:“你说什么?”

墨倾池:“我有说话?”

恶龙:“那你赶快摸我一下,我构思了好久的妆面急着要化。”

轰——
墨倾池:“你家要塌了。”

此时恶龙躲过玉逍遥掷来的长剑,张开双翅,穿过落石缝隙飞上了高空,雄浑的吼声震动四野。

邃无端趁乱扛起墨倾池跑了,跟偷菜似的。

玉离经看着他的前表弟现外甥,对他的表现点了点头:看似慌中带急,实则稳中带皮。

邃无端看了看天,有些担心:“前辈一个人会不会有事?”

玉离经说:“我算了,他今天运势特别好,不用担心。”

墨倾池问:“那你替我算算,我今天为什么莫名其妙被抓一回?”

玉离经沉默了会儿:“我现在只会算桃花运。”

墨倾池了然于心:“我理解。”

玉离经不说话了。

邃无端却忽然说:“前辈今天的桃花运是和这个神奇生物吗?”

众人都沉默了。

08

童话里的两大准则:被公主摸过的怪物都要变帅哥的;没有什么是一个亲亲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换个人试试。

鉴于我们这是古耽灵异,没有金发碧眼的公主,那么进行必要的条件置换就并不算胡来了。

再来如果一条龙被人又摸又亲,他变帅哥似乎也就符合逻辑了。

玉逍遥强烈抗议:我用指甲剐他背后鳞,这算摸!?他用尾巴抽我嘴巴子,这算亲!?

然而变化还是发生了。

巨龙的身躯迸射出强烈的圣光,那是比他本身鳞片还要耀目的一种色彩,浓艳的红似不灭的烈火要烧尽这天地。

所有人停下了动作望着这奇幻的一幕——剧情时间里他们只能干看着。

火光逐渐淡去,一个人影却逐渐清晰。

黑衣红发,嘲讽脸。当他看着让自己变出人形的男人时,微微红了脸,又不自觉撇开视线。

如果非要用句话形容他的感觉,那应该是: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孩子的名字。

只见他掏出了一个黑金小盒子,弹开盖儿,开始扑粉,随后是一系列神仙画眉毛、上眼影、打高光阴影等等炫技手法了。

玉逍遥打断他,“看看我手上是什么?”

男人愣住:“我的TF08号为什么在你手上?”

玉逍遥把膏体全旋了出来,大拇指虚虚摁靠,调皮地笑着,“玩个游戏吧。”

男人盯着被挟持的口红,声音都抖了,“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对它!”

玉逍遥:“现在,谁是爸爸?”

男人:“我以永夜剧作家•地狱魔幻师•命运规划主•地冥无神论•末日十七•鬼谛•永昼的名义命令你,给我放下!”
玉逍遥:“哈?你叫啥?”

他一愣,男人就扑过来抢,玉逍遥反射性地一拳挥出,口红就这么撞在那个名字很长男人的脸上,妆花了,口红也断了。

男人瞪着玉逍遥,不用变龙,光是眼神里的火都能喷死玉逍遥。

良久。

玉逍遥抹着汗:“我可以赔。”

男人:“拿什么赔?你们这有TF专柜?”

玉逍遥:“哈?”

男人:“我飞个大西洋带点家底,你以为很轻松?”

但随即他忽然笑了,一把扛起玉逍遥,“拿你抵,勉强够了。”

“我要告你敲诈勒索!”玉逍遥的骂声随着西天的云彩逐渐远去。

背井离乡的龙决定带着他命定的新娘回到遥远的故乡,他们以后会有一窝窝的龙蛋,然后孵出一堆堆的小龙崽。

对了,他还要赶回去参加下半年的“黑五”。

09

君奉天:“玉逍遥被妖怪抓走了?”

玉离经:“要去救吗?”

君奉天低头思考。

玉离经可以算出玉逍遥的桃花运来了,他自然也能算出,而且他还算出玉逍遥和人(?)如果能成事,那会是一对欢喜冤家,把吵架当调情的那种。

至于救不救……

先不说这世上找一个治得住玉逍遥的人(?)有多困难,单凭卦象显示,他如果插手,很容易搞出三角关系,死伤惨重。

还是让他们先处着,分不分再看吧。

于是君奉天说:“不救。”

玉离经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君奉天看他迟迟不走,“还有事?”

玉离经深吸了一口气,豁尽勇气:“爸爸,我爱你!”

君奉天:“我哉。”

玉离经:“?”

这是答应还不答应啊?

君奉天摸摸他的头,“虽然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但我一直把你看做自己的孩子,你向来乖巧懂事,长大之后还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我很欣慰。”

玉离经埋在君奉天的胸口,心中热泪奔腾。

我还是去了解一下什么酒容易喝醉吧,睡到手再说。

10

经过恶龙抢亲之后,邃无端以为故事已经迎来了结局。
但事情却并没有如此简单。

一名白衣白发的少年在他和墨倾池郊游时突然冲出,直接抱住了墨倾池的腰,大吼道:“亲爱的,我终于找到你了!”边说边蹭,简直痴汉。

邃无端拉开少年厉声训斥:“看清楚,他是有相公的,当我死了?”

少年拍开他的手,表情高贵冷艳,“你谁啊?他和我困觉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邃无端捂心口,头上突然的草原快压断了他的脖子。

墨倾池也是一脸懵逼,“抱歉,你哪位?”

少年顺了顺头发,又清了清嗓子,“郑重介绍一下,本貂是这座山新上任的山大王白雪,也是亲爱的你最喜欢的雪儿。”

墨倾池面露怀疑。

邃无端对墨倾池说:“我们还要去菜市场买五花肉呢,晚了就挑不到好肉了。”

少年却在此时潇洒地肩膀一抖脱去了白色大氅,衣服落地后少年不见了,却有一只白绒绒的雪貂从衣服里钻了出来,眉清目秀很是可爱,它摇着大尾巴扑向墨倾池,在他腿边蹭来蹭去求抱抱。

墨倾池的眼神登时变了,他弯下腰把白貂抱起,揉着它的爪子,一头扎进了貂毛里,吸的不亦乐乎。

吸貂才是第一志愿,戒貂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弃吸貂的,又不爱笑,又不想做事,只有吸貂才能维持得了生活。做了鬼后好几百年没碰过貂的墨倾池已经疯魔,任邃无端怎样都撕不开这一人一貂。

发觉墨倾池真面目的邃无端满含热泪,他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