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CND4·第六章·爱你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现代全员,淬毒的刀子)

爱你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

“不,什么利益也谈不上。”仲堃仪拿起小镊子往咖啡里加了两块方糖,捏着汤匙柄缓慢的顺时针搅动着,金属敲在瓷壁上发出十分清脆的响声。

“或许是忽然想做个好人吧?有些话就想坦言相告了。”

陵光内心犹原存疑,搁在膝上的手忍不住攥紧,“公孙说过你是他的好友,也向我说过希望能在不危及天璇的前提下尽力帮衬你。”

仲堃仪的手一僵,汤匙脱手掉进杯中,一声脆响,溅起的咖啡落到袖口结成了几个褐黄的污点。

仲堃仪往手上瞄了一眼,眼神有些放空。

污点哪,倒也衬他,一样热衷于要巴在浅色事物上,粘牢了,便难以清除。

真是惹人嫌,自己都讨厌了。

为什么,慕容离能轻易靠着一场对谈就能离间他和公孙钤呢?

因为仲堃仪不够信任公孙钤,或者说就算他想全然信任公孙钤也做不到。

公孙钤是翩翩君子,身出名门,虽家世已经落败,但一身气度落落大方,永远待人真诚,处事沉稳,才华横溢,耀眼夺目的宛如天之骄子。

他是仲堃仪最想成为的一类人。

不需要伪装,不会因出身自卑,阳光正派,为自我而活,志向远大高尚。

根本不会有人会讨厌他。

仲堃仪仰慕的同时,心里或多或少有些酸,复杂难辨,应该就是妒忌吧。嫉妒他拥有的一切,又不满意自己的状况。

有杂质的友谊禁不起搓磨,所以轻轻被人一敲就有了缝隙,待他死了之后却只能再感叹世上少了唯一一个可并肩的人。

为什么不等等他?他想做出一番成就让他好好看看的。
或许到时候他们就能是真正志同道合的挚友了。

“他是个好人,一等一的好人。”

仲堃仪说着,抬头凝视陵光说道:“爱你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

因为爱你所以包容你,宠你,信你,甚至明知道前路渺茫也要一直走下去,陪着你走下去,表面上用着冠冕堂皇的理由包装自己,说穿了,还是傻子,爱上了一个人就想对他好,也不管对方领不领情,在不在乎,是不是真的能被感动。

陵光一怔,有些无措,“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公孙钤喜欢你很久很久了,可是他自己没察觉,你更没察觉。”

“你又是如何知晓?”陵光脱口道。

“因为,”仲堃仪一愣,眼神暗了,有些晦涩不明,缓声说道,“那种眼神,我还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

那个他亏欠最多,却提也不敢提的人。

“我明白了。”

陵光语调有些哽咽,“那句话我同样奉还给你:爱你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

有种被噎着气管的感觉,仲堃仪深吸了两口气,这喘不过气的感觉才好些,但心里那阵心慌又浮现了。

还有些痛。

没有了,爱他的人没有了,再也没人可以像他一样信任自己,包容自己,甚至知道他的野心恶行后依旧无怨无悔。

“仲堃仪是我一手提拔的,要怪也只能怪我识人不清。”

仲堃仪微趴下,伏在桌面上,攥紧了胸口的衬衣,五官都有些扭曲。

陵光察觉出不对了,“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仲堃仪装作若无其事,他问:“知道了这些,你心里没有一点想法吗?”

他想知道,真的想知道。

仲堃仪自己都未曾察觉出他的手虽然摆的很端正,但却压在了桌布上那滩溅出的咖啡上,袖口又染上了一片污渍。

陵光一时没说话,双眉颦着,一行清泪无声落下,仲堃仪看不见他的眼神,但他想,大抵那眼睛应该是极为悲痛的。

“我是个任性的人,当初裘振死后,魏老找来了公孙钤,其实我很抗拒。那张与裘振相似的面容日日出现在我眼前,无异于日日在我心口插刀。”陵光有气无力道,带上了些许哭腔。

“但后来我明白了,他与裘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我还是不想接受。裘振的位子就这么被一个人顶替了,是我不够爱他吗?而公孙钤真的爱我而不是想着天璇的未来吗?”

他捂住胸口,有些嘶吼“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明明什么都还未开始。”

仲堃仪静静听着,说不来心里到底什么感受,这些话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到对公孙钤抱着什么样的想法。

“你对他有愧吗?”仲堃仪急不可耐的问了。

“有。”

“愧疚的恨不得马上死了去陪他。”

仲堃仪听着默然了,喃喃问道:“死了,真的能再见到他?”
“可我不能死,我还要赎罪。”

“他的努力不能就此白费。我已经颓废过一次,践踏了裘振的牺牲,这次,不可以再重蹈覆辙。”

陵光用手将脸上的泪迹拭去,深吸了两口气,平复好气息,“我得离开了,今天多谢你的坦诚相告,情绪有些失控,见笑了。”

“没有,我才应该多谢你。”仲堃仪起身目送进门的侍者将陵光扶出房间。

爱你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可多少人不懂珍惜。

受着自身野望,谜障,执念侵袭,瞎了眼睛,然后肝肠寸断。

最后,落得个茕茕孑立,踽踽独行的下场也实属活该。

能再见他一面就好了,被恨也无所谓,这本来也是他该承担的后果。

☆☆☆
还有四章左右就完事了,以后lo主不会再虐了。
虐文一篇就够了。
下章双白,依旧回忆杀。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