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缭花疏

all圣司群号:613967514,有志同道合的同好们欢迎来畅谈人生。剑宿吾命,圣司吾心,都吃受向。

情缠——第三十章·父命(古风ABO,平行世界AU)

                  第三十章·父命

堂内炉烟袅袅,细细绵绵,状若轻絮,檀香柔柔隐隐。案几上是几排漆黑的牌位,静静立着,邃默肃然。

老侯爷的牌位被安置在左下首,按规制,蹇宾薨后,他的牌位会被安排在老侯爷的下方,那里还有一个位置则是留给他的夫婿。

蹇宾双手拈香,举于眉间,俯身跪拜前,视线一直停留在老侯爷的牌位上,轻拧着眉头,说不清是悲伤还是缅怀。

三拜叩首,蹇宾深吸了口气,起身将三柱香齐插入香炉。

他真傻,居然听韩绪的话真的来了。

父侯自小起便不太亲近于他,虽为独子,更是世子,但印象中的父侯自始至终便很少对他笑过,对待他的学业甚是严格,平日里戒鞭也没少挨过,公事公办的不似父子反倒像只是培养一个继承人。

抬脚迈过门槛,一抹秋风袭来,冷意钻进了衣领,蹇宾不禁打了个激灵。

院子里有一老者正在清扫梧桐树落下的叶子,这阵风正巧把已经堆好枯叶吹散了,飘撒一地,那老者叹了口气,举着扫把到了外围重新开始,佝偻的身躯干瘦的活像枯枝,颤巍巍的一掰就折了。

蹇宾看着,抬手唤来一侍从,“你让人去换下院内那名老者。”

侍者闻言面露迟疑,唯诺道:“君上,这没有什么老者啊。”

蹇宾怔住了,往院中看了看,那老者明晃晃的站着,又转头看着这名低头的侍从,畏惧的摸样也不似作伪,遂挥了挥袍袖,“下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语气中隐有不悦,侍从自是不敢多言,恭敬退开。

蹇宾在门口站了些时候,确信自己并非一时眼花。

举步下了台阶,蹇宾再往前走了数十步到了那名老者身侧,开口道:“老人家,你怎么在此啊?”

老者迟缓抬首,浑浊的眼眸看向蹇宾,嘶哑无力道:“有人,要我为他等一个人,把他留下的东西,交给那个人。”

“那人是谁?”蹇宾再问。

“哟,就是你了。”那老者咧开嘴笑了,手抖着从怀里掏出一方漆红木匣,捧着交到了蹇宾手里。蹇宾正要询问,这老者却化成一缕轻烟消散了。

身后的梧桐噼啪一声巨响,裂开来,轰然倒向了两边。尘土扬起,满院栖鸟惊飞了,连着在院外的守备侍从也冲了进来。

一时间局面乱作一锅粥,有人连声喊着“有刺客,有刺客!”,脚步声纷乱嘈杂。

“都给我停下。”蹇宾的手抬起往下一按,喧腾的场面顿时肃静了。

“如此大惊小怪作甚?不过是院中梧桐被虫蚁啃噬空了树干,才被风刮倒了,留两个人收拾残局,其余的人给我退回去。”

话语里已经带上了责怪的意味,众人连忙称是,行礼后依言退了。

蹇宾沉着脸走回祠堂内,似是犹有怒意,院内清扫的仆役见势更是缩起身躯,大气也不敢出。

那木匣上所纹的是白虎图腾,寻常人根本禁止使用此纹饰规格,此物只能是出自历代天玑侯遗物。

处处都是古怪。

蹇宾跪坐在香案前的蒲团上,手捧着这手掌大小的木匣,放在膝上,眼神注视着,晦涩难懂。

良久,还是打开了。

里面静静躺着一块圆形玉珏,打着红色的络子,再下面压着纸张,蹇宾把玉珏拿出,再捏出纸张,手一荡,纸张便摊开来,上面熟悉万分的小篆让他再吃一惊。

他没有认错,这必定是父侯的字迹。其上言道:

示吾儿,

父有言告之。

祈温曾曰,天下兵燹起造,然天玑气数将尽,盛极即衰。
先祖先宗开疆立业在前,不敢或忘,遂夙夜忧恐,社稷江山就此倾覆。

时吾儿尚在襁褓,冰雪可爱,如何能承亡国之名?

祈温亦曰,破中求立,可借力以转亢龙之势。吾询其往何处借力,其答曰:寻人而已,天应将星现世在即,借其威煞可免一时衰亡,若以王气相合,气运尤可延绵强盛,或可一搏。

祈温言吾儿为坤泽之身,一生与火相克,然若不亲水,则命途半生富贵荣华,终亡于国灭,仅止于而立。

国不存,家亦灭,如何能受?逆天亦实属无奈。吾儿命运多舛,责任亦重比泰山,却仍需寻得一人相合,或多无奈,或多忧虑,旨在天玑,诸多烦忧皆需放下,不可任性。

时过半月,祈温露泄天机,命垂如危烛,茕茕可灭,其恳求吾以谋逆之名将其问罪,身死罪消,则可息天怒。然族脉之人亦难存活,便以诛连问罪,实则迁居隐遁于越支山内。

祈温有一子侄,名绪,同为先知,然天窍未启,才赋难显。其未随族隐遁,祈温言道,若他未能由此察得真相,便难醒天赋,便遣人携其伪作逃亡。

如绪寻至,未有怨,或天赋已醒,可用之。

如绪有恨,慎之。

祈温回光之际,拼死卜得一卦,言将星应在水木,名中隐水,位在山林,与吾儿联系匪浅,必能得遇。磋磨洗濯,皆是劫难,惟携手方共进。

望吾儿福寿长久,儿孙满堂,天玑兴盛,诸国来朝。
————————

硝烟弥散,满地焦土,战帜破败委地,尚有未及理清的死尸伏地,边上的血流成了一小滩水洼,边缘干涩了,和着泥就变成了红色的沙土。

血腥味被火焚的只余三分,却仍旧浓的可怕。

齐之侃再多派遣了一队人马收掇战场,上马前再看了眼这疮痍境况,也未多做表现,收回眼神,一拽缰绳,马匹扬蹄跑向大营。

战争,已经到终局了。

洪磊的人马就此战损了大半,虽未对天璇有致命打击,但也算伤到了筋骨。

天璇主军正午时分已在开拔营帐,若所料不差,他们必定接到消息要向边防回撤,现如今趁机收复失地是一方面,若再派兵前往增援,假意造就合围之势便更能使得天璇大军急切回撤。

只可惜可用之兵仍是太有限了。

☆☆☆
父命梗走起,你也,我也有。
管那么多,已经放飞了,就自由的飞了。
煎饼啊,你爸比喊你嫁人了!
(临时改设定肯定有bug在,山下文风格差异什么的,等大概寒假不忙以后,lo主会进行大修,现在事太多就麻烦大家将就一下了。这章暴露了lo主其实是理科生的事实,墨水不够啊!拼命搜刮了好久才挤出来这么多字码完掉。)
还没说清的,下文再补,总之,这篇以后不虐!不虐!不虐了!

评论(19)

热度(107)